2003年11月8日

zora的短文


車禍人禍

小綠人閃閃發亮,我以為能安全通過。
但在日光下竟然劇烈撞擊,

這似乎也導引你我關係進行的模式,
人體最堅固之處碎裂,面子裡子俱傷

出竅的機車白氣在救護車呼喊下,
識與不識的人議論振奮,
僅留傷者空寂錯愕疼痛...


書寫


我在新聞台上貼了再改,
改了再貼
在昏睡裡清醒

清晰的身形不時忽竄動我心
前進雖可尋到蹤跡
但怯懦讓緘默鎖住孤寂

為你
信仰沒有信念的宗教
書寫沒有主題的短文

落筆書寫
在你從不曾
像我想你這樣的
想起我的時候...



找尋
我在尋找

可以哭泣的場所
或者--藏匿的場所

無須拿捏淚水寸分,
哀傷的劑量

我在尋找
不必為失態編織謊言的地方



錯置


言語內容、意義、順序逐漸消失
我的手在裙擺中折疊
茶杯在桌上搖晃

也許
秋天花開
春天葉落,


無法預見

2003-09-15



流逝


電腦檔案流失的瞬間,我釐不清~
哀痛的到底是檔案,還是被檔案紀錄的歲月?

年過三十後,生存似乎難以平順,
厄運與波折像鬼魅般,始終纏繞於身。

我終究難以承受心靈的孤寂,不斷摧殘賤踏自己的內心,睜著紅腫的雙眼,時時與螢幕共度天明,讓文字表白感情。

我的過往和無法挽回的文字一般,
失去的次數多了,也就逐漸麻木~

原以為那樣就是絕望....
但夜讀黃國峻的文字
「真正的絕望者,就是笑得最狂的那人」

才感受原來會麻木、笑不出,
代表著仍對生命懷抱希望!

呵!

2003-09-07





國小三年級考進前三名,
父親帶著我到延平北路的專賣店,

那時派克筆一支獨秀...

你將筆放在我掌心的時候,
我想起自己抬頭看著「派克鋼筆」看板的瞬間,
那時,父親牽著我的手…………

我選了一支大包頭鋼筆,
也是黑色。

筆或名牌都不是我關心的領域,
萬寶龍三個字對我來說完全陌生。
不知這幾個字如何書寫,只能用「鋼筆 名筆」在網路搜尋,
並在查看過無數專屬網站後,
才知道它在男人心間的價值!

我看到其中一條時尚標簽:
「如果你還在使用派克水筆,
那麼你已經遺憾地過時了,
這一季時尚青睞的,
是線條優美的萬寶龍大包頭鋼筆………。」

我笑了....
不管過不過時,不論是不是名筆,
送筆的人情意非凡,心意恆存我心。



交會


日復一日在同樣的路線裡來來去去,
只是招呼:「嗨!你好。」差肩而過!
高空俯瞰,街道佈滿風塵
你只是個點,
和其他的點沒什麼不同。

卻,你又是那唯一的一個點。

你可以去北極,可是你沒有。
我可以在南極,可是我沒有。
偏偏我們共同在這條線上
並且招呼:「嗨!你好。」。


高空俯瞰,互相招呼的點
有的因此同行,有的繼續往兩個極端分道

近看
點和點交會時外衣揚起塵埃。


抗體


我的自體免疫系統毀壞,抗體攻打自己。

外頭一有風吹草動,我就喪失行動能力,無法分辨方向。
這情形初現時,引發我的恐慌!我無法冷靜,只有眼睜睜讓它發酵!

我不懂,
世界天地之大,何以只剩台灣?
歷史淵遠流長,何以只存228?
世事繁多,何以只見政治?

更不懂,
面對代議的民意和別人大聲咆哮咄咄逼人地質問時
痛心的不是他們,而是我!

我反覆譴責自己,不該讓別人來影響我
由心理層面痛到身體,再由身體痛回心裡。

我的抗體選擇攻擊自己。

我廢食
全面否定民主社會

否定自我。

專家說少用電腦以免視力受損
盡量不喝咖啡增加睡眠


專家的話要聽?

我選擇戴上墨鏡,
繼續吞嚥苦苦的咖啡。


慎重丟棄..


想要擁有的時候,你我都不願考慮...
某一天得丟掉它時,必須很慎重處理。

動念擁有之前,先規劃好它的位置。
儲存的期間,要經常整理翻動,
才不容易潮濕、發霉、長蟲。

我終究必須學會:
自己真正可以負荷到什麼地步


盡訴!訴盡!

就在這樣的夜裡,在痛醒的瞬間,
你發現自己身處原始的寂寞。

好一陣子,你反覆做同一個夢。
尋尋覓覓仍無法找到足以放心在面前流淚的人。

你渴望不必一個人冰冷思索,
期盼遇見熟悉的面容可以盡訴!

你多想有一雙手臂接住你!

但環顧四周每張臉孔都流著淚。

無關睡了,夢著,醒覺。

December 17, 2005

壞疽

先知們早已說過
人生的第一幕悲劇,自初會那一刻即起
奈何人終究還是蠢到...需要逐一嘗試

夾著傲慢的人文習氣
猥瑣在人行道的夾縫裡..
把對自己的憤怒,轉化成詛咒
讓自己成為壞疽

人變成蟲,失溫..血冷....
不再有聲音,

失去憤怒,剩下的
只是命運。


冬至..December 23, 2005

昨日將盡才發現是冬至..

圓仔浮水,映碗沉珠,
那時在母親收放自如的搓揉下,紅的白的成雙成對福澤,飽滿喜氣
地把歲月增長掌控在彈指間。

剎時間,我刻意尋找屬於母親的味道,
雖然明知這附近沒有任何湯圓小販,但我渴望奇蹟,刻意在街道上尋找...

最貼近湯圓的...只有燒仙草...........
這時刻的板橋街道變為一種冷颼颼的存在。

平安夜去買隻火雞來烤吧吧!我想!

讓孩子們日後可以回想起屬於他們的母親的味道...


換心January 14, 2006

心病,要換心才能治...
曾經我想換一顆能愛己也愛人的堅強之心!

但我努力經年,
卻怎麼也找不著這樣的一顆心來換..

尋求多年之後
我盼望能不嫉妒、不怨恨、不渴求,
退而求之去尋求包裹綿密,不會再受到傷害的心,
卻也取之無門!

我的脆弱總是藏著傷人的防衛,
我的堅強卻包裹著傷己的拒絕。

呵!
無論堅強或脆弱,我都不稱職...



資訊化路上..

由奢入儉難…


無法屏息忍耐,狂飆的ADSL變回烏龜撥接。
無法忍受螢幕17吋變成15吋的萎縮。
不能承受CPU低於P4 .2.4G的數值……

已經無法回去...
列印文件要key in “p-r-i-n-t-“,才能運作的年代….


格格不入…

那時學電腦需學有專長、英文有一定程度。
但現在網路的使用門檻是---識字就好。

網路社群間流行語太多,
八十年次的人
用我認識的文字、
書寫我不懂的文義與情感……….

移情別戀

我不斷收到轉寄的e-mail

我在想:
這是寄件者的認同想法嗎?
還是寄件者隨手轉寄的呢?

或者這是他想表達
--他真正要告訴我,卻無法說出口的?
從來不曾去證實。

經常,
我把喜歡的郵件內容存入檔案並且轉寄,
但,把寄件的人忘記!


瞬息萬變…

桌上型電腦
筆記型電腦
平板電腦
硬體變化太快...
軟體跟著瞬息萬變….
我跟不上那速度…...

資訊化路上,老化的感受最深…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