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7日

我不輕狂枉少年

廖玉蕙在五十歲生日那天,想到五十年間的循規蹈矩,忽然升起一股嫌惡的感覺。
她決定從今爾後,不要知人命,要隨心所欲,才不管逾不逾矩!

算是幸運吧!我在四十歲的一開始就著手進行這事。

好吧!就從外貌變起,進了美容院,剪斷一絲絲的牽掛、染紅一頭黑髮。丟掉居家外出兩相宜的運動服,換上低腰長褲、看的見曲線地雪紡高領無袖貼身上衣,拾取酒紅的Coach包包,隻身品味台北晶華的下午茶,認真思考自己這一生到底要追求什麼?或者要放棄什麼?

車子行經中山北路,憶起那個垂著直髮、裙長過膝,不管有理無理一概逆來順受,隔窗看著紅男綠女踩著林蔭道路的昏黃歲月。

如今那道路的懷舊容顏不再,紛擾不再、台北新車站閃耀地矗立著。

我知道自己仍在「拘泥」和「放任」之間擺盪,尋求生命的平衡點。在這整個自我改變的過程中,最讓我感到有趣的是,我不但沒有受到預期的責難,反而我越是善待自己;越是受家人、朋友稱道哩!

四十歲的叛逆期、愉悅、愜意。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