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2日

氣味 -徐四金的小說《香水》

徐四金小說《香水》創造的葛奴乙,出生時連嬰兒專屬的味道也沒有,小朋友或褓母遇到他,都有不知所然的不快。

他的身體沒有任何味道,但卻天生有一個非常靈敏的鼻子,不僅可以聞到別人聞不到的氣味,他的嗅覺還能進行立即的分解與組合。讓他長大以後,可以調配出像魔術一樣最神奇的香水。他可以把別人以為的一種味道,拆開來仔細辨別裡面到底藏了多少不同成分。

他偽造了其實不存在的氣味。最後更製造「神的味道」讓所有的人產生愛的幻覺,操弄所有人類。.

我對於氣味的敏感度,接近瘋狂。不管是哪樣的洗髮精、沐浴精,總之,我都會瘋狂的感受它。我愛的人,身上的味道令我感到熟悉又溫暖。它囊括著愛的氣息!

孩子們剛出生的時候,長輩總叮囑不可以聞他們的鼻息,但他們的奶香,總讓我一再犯界,貼著稚嫩的面頰,我讓愛著的人的香氣,在自己的身上迴繞不去。

但自父親死亡日起,對氣味的敏銳,卻變成痛楚!四處可尋的香味漸漸消散,起初只是空氣中瀰漫著無味的冰冷,漸漸地自己的髮稍殘餘油脂與汗酸,殘木、孝服、冥紙的各種氣味混雜蔓延。記憶、哀傷與氣味延續交錯著。

這以後,只要一點點不快的氣味就讓我作嘔!吐到胃部翻攪!那永無止盡的氣味與習慣,在無意間碰觸時,挑起原本遺忘的心傷,毫無止境的循環!

多年來,我極度怨恨自己在人前顯現自己柔弱無能的精神病態,但乍然嗅到鍋子乾燒的焦味,驚覺氣味也可以是一種警訊,如瓦斯、同魚肉飯菜的異味一樣,可以提醒我有腦海裡一些危害物質存在。

危機就是轉機,我感受到這是另一個學習過程。帶著如此天賦,何不多加利用?我有這樣的靈敏度,不致於如古人說「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何須刻意貶損嗅覺的好處?

小說讀畢,那些書中對氣味的描述,全像是可以探觸的,讀的時候那一陣陣氣味飄散在鼻前。

讓我,想起你們獨特的氣息!

...........................................
延伸閱讀

香水(電影) - 维基百科

香水(Perfume: A Story Of Murderer) - Yahoo!奇摩電影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