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16日

出櫃5-4 採訪取樣

四.採訪取樣

一、採訪四位知名的出櫃同志,由他們的醒覺看同志出櫃的成因。

1.賴正哲:台灣第一家同志書店、同志藝廊、同志咖啡屋、晶晶書庫的負責人。「我要讓同志也能擁有白天」(出櫃 p.50)

2.許佑生:兩次出櫃,1996年他和美國人葛瑞在台北舉辦創世紀的同性戀婚宴,為同性戀在台灣的定位更向前邁進。這是台灣顛覆道德與法律的開端。他寫同性戀專書,發表同性戀的見解。「come out 是要把失落的真實靈魂找回來」(出櫃 p.90)

3.陳俊志:紀錄片導演,1997年以「不是囍宴」入選世界各大影展。並以「美麗少年」贏得多項國際獎項。「只要能為同志爭取應有的利益,他甘心去做。」(出櫃 p.138)

4.段老師:第一位公開表達出櫃的中學教師。沒有嘩然的掌聲或睥睨的噓聲。媒體給予男同性戀議題,極正面的報導。「我現身,如果能讓同志看見我,那麼他們便不孤單」(出櫃 p.168)

二、採訪五位暗櫃同志,看同性戀不出櫃的悲情與無奈。

1.A老師:和同志交往未曾多過三個月,「不是性關係不合,是個性不合」。「那時的身心必定會蒙受更深的傷痛..我當然不會表白」「沒這必要」。(出櫃 p.182-183)

2.陳君緯:和已結婚的男同志暗通款曲,扮演愛人心目中聽話、體貼的老婆角色,另一方面跟一位大他三個月,育有一子一女的單親媽媽墜入愛河。「這樣的身分一旦曝光,告訴你;見光死;而且必然死得很難看」。(出櫃 p.191)「地窖雖黑,總是安全」(出櫃 p.192)

3.果 兒:在同性與雙性慾海裡飄蕩的果兒說:原來,可以跟女性做愛,不代表他便可以長期跟對方一起生活;或者可能因此讓自己轉化成異性戀。「我是家中獨子,背負著沈重的傳宗接代的無上壓力;再加上警察身分,我如何能見光呢?」(出櫃 p.199)

4.阿 倫:小龍相依為命的母親和弟弟以然知曉他的性傾向,算是在家出櫃型的同志阿倫。「我連在家出櫃的恩點都沒可能」 (出櫃 p.205)他們想要共築愛巢。有夢有愛人的日子,阿倫不覺出櫃對他有何意義?

5.寶 寶:出生和成長在鄉間小聚落,保守的民情習俗,寶寶認為這是他絕對無法開口向雙親提及同志身份的無奈!

作者在出櫃與不出櫃者之間做了完整的取樣。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