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9日

我的超級婆婆-『祭祀記事』

昨天看完『佐賀的超級阿嬤』神奇而層出不窮的生活絕招,有笑料有感動。觸動我想介紹咱們家樂天知命的超級婆婆給大家認識的念頭。

在學校唸書時,課本上解釋祭祀是人類藉著祭拜的儀式行為與神靈交通,以祈求在實際社會生活中獲致神靈的護祐,趨隔避禍,袪除憂患,獲致平安幸福。

這樣「華麗」的解釋,頗讓人感受到自己正在傳承偉大的使命。

但回到現實世界,娘家媽媽,(以下簡稱娘媽)慎重的祭拜過程,別說什麼文化傳承大任了,步驟繁瑣不說,還不時令我產生她在與祖上「交易」的念頭。

娘媽先會在神前擺供牲饌祭品,接著點燃神案蠟燭、在.神前獻茶(酒)三杯。然後焚香。在這個過程中,對神明有所求時,會擲筊杯筊請問神明是否允諾。若不允諾,重問、重新擲筊杯「逼允神明」。

線香燒到只剩一半時,娘媽會擲杯筊問神明「呷飽沒?」。接著雙手捧持金紙,拜供神明察納「賄賂神明」。最後持酒潑灑金銀紙,然後撤收祭品。

不信鬼神的我,在娘媽把拜拜的大任傳到我身上後,簡化成為把飯菜上供桌放著,捻香、燒金紙、把食物放到變成冰冷難吃,然後餵飽一家子的過程。對於拜拜這件事,對我早已是內化到像刷牙洗臉一樣的理所當然的無趣了。

婚後即隨夫婿赴韓國生活多年,自然對夫家的一切都很生分。

所以第一個返台同處的除夕夜,婆婆給媳婦唯一的工作,只是把菜端到廳堂祭拜,再把碗筷擺上桌。婆婆輕描淡寫的吩咐。

瞠--目--結--舌--! ╭ ﹀◇﹀〣

接過婆婆直接從冰箱冷凍庫拿出「結凍」的「燒」雞給我,準備上桌。.阿!什咪?「結凍的水煮雞」?

目--瞪--口--呆! ○(#‵︿′ㄨ﹀○

太過震驚還沒想好怎麼反應,婆婆又連著把「冰凍的炸魚」「熟的冷凍豬肉」也遞了過來,於是乎我只好呆呆的把冷凍三牲禮裝盤時擺上桌。

目--不--轉--睛! (⊙o⊙)

接觸到婆婆的拜拜方式,我才認清「不信鬼神」也有層次高低。

小巫這次見到大巫了。

忍耐了會兒,還是問了:「媽…….」我的聲音泛著膽怯。

說真的,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比較怕得罪婆婆還是怕作古的祖上懲罰?

「安呢甘好?」

像是聽出我的不安,婆婆用篤定的聲音說:『勿要緊!』

『「公媽」勿會來呷! 』

因為婆婆堅定的語調,讓我安心不少,我不再徬徨,樂得當個聽話的賢媳。(雖然心底有個小小聲音翻攪著:拜請諸方神明勿要怪我,一切都是婆婆的決定,各人造業各人擔)

孔子不語「怪、力、亂、神」,但仍不敢在祭祀上怠慢。而我婆婆雖是傳統農婦,對於祭祀的態度還真「無所為而為」,遠超過孔子的思想,直逼莊子的豁達。

我想著、也讚嘆著。準備順手把用紅色塑膠繩綁成串的10個碗筷包裝解開。

眼尖的婆婆沿著我的視線馬上制止:『不可』。娘媽都是這樣把碗筷一個個放在供桌上排一排的。我做錯什麼了嗎?

婆婆連用字都很儉約。『明年用,麻煩』! 「不要拆!」

不用解釋,我懂!反正「公媽」勿會來呷!

這一組「祭拜專用」的碗具持續綑綁十五年,粉紅色的隔離紙包裹著瓷碗層層疊疊,包裝完整如初。

燒香完畢,馬上燒金紙,「菜冷去,就歹呷」婆婆說。

超級婆婆沒唸過論語,沒看過老莊。但徹底執行孔子的「 未能事人, 焉能事鬼? 」信念。所以除夕夜「活人不吃」的三牲,自然不必解凍囉!

日常生活中,我一再從超級婆婆身上看到:「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的豁達。

不過,不信鬼神的婆婆,不要拜不就得了嗎?到底為什麼還需要拜拜呢!?這件事我想了很久才有答案,那就是「人比鬼可怕」,人言可畏啊!

zora cho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