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8日

黃昏的故鄉-父親的容顏

父親冥誕,又在夢中持續見他的形影。不同的是這次的思念,伴隨著淒苦的歌聲在風中似有若無飄搖。山上的墳,迴盪著時間錯亂的曲音,叫心中的不確定感,更加沉淪。竹山,那沒了父親的故鄉已經變得疏離又陌生。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
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
孤單若~~ 來到異鄉~~ 有時也會念家鄉,
今日又是會聽見著, 啊~~~~~~~~親像塊叫我的~~~~~~~~


歷史教科書描述的台灣,無時不散發著濃郁的死亡氣息。
中韓斷交那年在韓國大使館降下國旗的一刻,耳裡又飄進這熟悉的曲調。
猛一回頭,竟是由最不齒將「愛台灣」掛在口中的他唱將出來。
蒼白的他眼角噙滿了淚水,欲蓋彌彰地說:「隔了一個太平洋,任誰也都會興起鄉愁的。」但外省籍的他唱的可不是「鄉愁四韻」,而是那濃濃的土味….. 。
原來,卻原來,我們深刻愛著的,總會不經意在生命的迴廊中響起。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
懷念彼時,故鄉的形影,月光不時照落的山河。
彼平出彼條溪水,永遠包著咱的夢。
今夜又是來夢著伊, 啊~~~~~~~~親像塊等我的。


曾以為兒時寄寓的迪化街老宅是我的故鄉。

仰望著台北的天空,憶起的皆是泛黃照片的懷舊色調。
父親那時坐在客廳傾聽收音機放送「黃昏的故鄉」的神情,早成為他的標記,我的期待。 愁苦的容顏讓友人叮囑著,應捨悲歌以斬斷煩惱絲。
但這些歌聲流洩的都是父母的慈愛影像,我不願棄離。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
含著悲哀也有帶目屎,盼我返去的聲叫無停。
遊雲呀你若要去,請你帶著我心情,
送去給伊,我的阿母~~ 啊~~~~~~~~不可來忘記的

淚水持續滴落在每一小節的呼喚中…..


蔡振南的專輯非常好聽他唱出了專屬那年代的滄桑,這個超連結是壓縮的曲子品質跟原版差很多建議懷舊的朋友去買原版作品,...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