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2日

《銘謝吸煙》裡的溝通和衝突



『重點不在於需要去證明我的論點是對的,而是陳述你的論點是錯的』
『只要證明你的論點是錯的,那麼就代表我的論點是對的…』

《銘謝吸煙》不是反菸電影。它是以幽默詼諧的對話方式,來諷刺當今政、商人物在媒體前言行的黑色幽默劇。

我們都知道,香菸不可能對身體健康有益,但是片中的菸草公司推行公關主角,卻靠著舌燦蘭花,讓劇中與戲外的觀眾都信服,千錯萬錯都不是菸商或其商品的錯,而是消費者自己的問題。

《銘謝吸煙》描述當今政治人物與新聞焦點人物的偽善雙重標準,抽菸的行為難容社會,正突顯劇中代言人的工作,即是轉移問題的焦點所在。

影片中搞笑的把三項美國主流戕害生命商品的推廣人,組成了「死亡小組」聯誼會,這三項死亡商品分別是主角的菸草以及酒類與槍枝,這個「死亡小組」每次聚餐都爭相誇耀自己所代表的商品,其「殺傷力」有多麼強大,還在言詞之間提出每年因該項產品而死亡的人數數據,以最直接的數字報告來和其他產品所造成的生命傷害對照,在看似吹噓所屬商品的「殺傷力」談笑間,讓觀眾看到了商人與政客最常用的論述手法,只要有一項產物所造成的生命損失遠大於自家商品所的傷害,那麼他們的「危險商品」永遠不是最危險的。

主角的觀點即是世上危險的物品百百種,家長有教導的義務,而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在這樣的常識之下選擇去吸煙,就不能怪菸商讓癮君子擁有比平常人更高的致癌率了。


片末主角離開菸草公司推行公關的職務,為『手機電池波無害論』喉舌,《銘謝吸煙》就用這樣「蛋生雞、雞生蛋」的言論模式,以幽默又不傷害任何人的方式,讓觀眾看清宣傳、造勢背後的醜陋。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