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7日

哥哥的就醫史(4)-醫生叫媽媽為自己掛身心科門診..

當時我在學校教書,帶小孩看身心科,考量到我得固定請假,再加上到身心科諮商是消耗戰、持久戰、所以我一開始就選擇離家最近的縣立板橋醫院。當時的主治醫師是誰。我不記得了,只記得諮商師的姓名。

每個禮拜跟哥哥會談一次約50分鐘。月末最後一次諮商師會給我二三十分鐘,當時我應該紊亂到不知道該怎麼辦吧。諮商經過結果通通都不太記得了,只零星記得幾件事情






1.哥哥到診療室第三個月才開口說話。

2.每次哥哥會談時間完後,要送哥哥回家的時候。我就在門口跟諮商師講哥哥又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什麼事情...。前幾次諮商師還讓我講,也很客氣的告訴我。月末最後一次才是跟媽媽談話的時間。甚至曾經幾度建議我去掛身心科..

3.到第五六個月,諮商沒進展,諮商師詢問我可不可以錄影。我應許後,諮商錄了幾次。被哥哥發現了錄影機,後來他就不肯去醫院了。

我確實為自己掛了身心科門診,接受了另一位諮商師的協助,去了幾個禮拜,但除了嘮嘮叨叨講孩子發生什麼事情之外,我沒有任何印象,曾在那場諮商過程中。學到了改進了什麼...

就在我又硬拖了哥哥去幾次醫院後。剛好諮商師要出國一兩個月休息,暫時不必用蠻力拖著小孩去醫院,讓我鬆了一口氣。

開學後哥哥小學已經三年級,狀況趨於穩定。剛

好諮商師也不沒間。就這樣也沒查覺出什麼問題。糊里糊塗的終止了治療。

.............................................................................



fb回應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