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6日

覺得自己被誤診自閉症(亞斯柏格症)?

看到懷疑被誤診為亞斯的自述『現在大學畢業在工作了,跟大學的同學一起在台北租屋』,讓我有很多想像空間~~

Zora Cho 被診斷為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兒童,必須具有以下三種徵狀:
社交困難(Social deficit)、溝通困難
(communication deficit),和固執或狹窄興趣(rigidity or restricted interest)

郭蕙棻 就他的描述看不太出來和診斷有無關係,我只看到剛剛寫的觀點

蘇俊賢 診斷就像標籤,對文中作者造成一生困擾,家長或老師需要謹慎。每次聽家長說我的小孩《疑似亞斯伯格症》時。。或許該考慮是把父母(教師)效能與管教方式也列入評估,更有助於完整輔導策略的訂定。

陳淑芳 就我多年的教學經驗,確實有很多孩子被誤認為亞斯柏格,很多家長教導不當,或與外界互動少,當孩子發生適應不良時,高知識份子的父母最容易把孩子導向亞斯柏格的想法,這狀況我們遇到實在太多了!

Poe Chen ‎(笑倒在地) 提問的陸小姐實在很妙,我想要相信她已經做了許多功課才去知識家問問題,但是,看起來只是心急的隨口問問,提問與論述不全,人家要怎麼幫他呢??
誤診是個很妙的狀況,無法確診的人想要得到的證明對被誤診的人卻是極力想擺脫的錯誤(或髒東西?)。我比較想知道無論他是否是AS,得到診斷證明活了十幾年究竟對他的人生的壞處是什麼?益處是什麼?或許從誤診來檢討成人AS是否要花大把力氣去證明自己是AS、取得政府證明是比較有效率的。

Cristiane Hsu 我聽過幾個資深的小兒科和身心科醫師說過這類的誤診問題,在過去較常發生。其實ASD確診不容易,尤其是在分辨HFA vs. AS和PDD-NOS vs. SLI。過去曾有小兒科醫師只因個案說話時沒有和對話者目光交會,就判定是ASD。沒有目光交會有很多原因,可能是個案害羞,或說話不輪轉讓個案想逃避回話... 現在診斷方式和程序都因為大量的臨床研究和實驗而有很大的進步,雖然還是由醫師確診,診斷過程也有其他專業,例如心理師、職能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就是所謂的聯合評估(我實習時參加過)。三個專業同時評估,每個專業主導一部分的評估,因為家長也在場,所以能看見親子互動。評估後,三個專業討論個案,再和主治醫師討論,最後才出診斷書,所以誤診的機率大大降低。還有,現在的鑑別診斷會影響個案收到社會資源的多寡,所以有的人還希望被診斷的嚴重些~~~ 無論如何,如果覺得被誤診,就應該找second opinion。對了,我最近看過paper,還有臨床督導也討論過,經過治療個案從Autism「變成」AS或PDD-NOS,有的家長會覺得是原先醫師誤診,但透過治療,ASD行為、語言、社交都會有所進步,個案就在自閉光譜上往症狀較不明顯的那一端邁進,換句話說就是治療前後有顯著的差異! :D

黃瑞佳 大腦本是很複雜的. 這些年來這方面醫學的發展其實是日新月異. 不過健保制度也讓很多新的東西不容易被引進.
我們家自己遇到過很多身心科醫師. 好的醫師真的仔細很多,他們吸收很多新的知識,也利用了更多診斷方法工具. 比較不會誤診.
tw.knowledge.yahoo.com
我自述一下:我家只有媽媽跟我(我是獨生女).爸爸另有家庭,小學時沒問題.那時媽媽是學校家長會長,老師都對我都特別好.國一時媽媽帶我轉學到台北,學校的處罰是罰寫,我就單純不想寫,老師叫媽媽管我,媽媽說她覺得罰寫真的太多了,還幫我寫被老師抓了一次.老師就叫我去輔導室.接著就是沒寫完不能吃飯(午餐).我就餓到把東西(甚麼東西)塞進嘴裡,這時學校就轉介我去醫院看精神科,那時我一睹氣亂回答測驗,就被整段為自閉症(亞斯伯格症).高中後離開那個學校也就好了,老實說人緣不是很好,但不至於太差.大學時期我住校,同學跟室友都處得很好,現在大學畢業在工作了,跟大學的同學一起在台北租屋.我懷疑我那時是鬧情緒被誤診??...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