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

醫病之間的權力不對等

在傳統的醫病關係之間,醫師就坐在桌子後面。光從椅子就知道醫病之間的權力不對等--醫師坐的是董事長椅,病患坐的是旋轉圓凳子。雖然說,其他科為了檢查方便,坐旋轉凳子比較方便,但精神科檢查什麼?而病人在陳述自己困境時,其實很少會詢問到「醫師,如果是你,你會怎樣?」或是「醫師你自己會不會這樣做?」即便問了,醫師大概也不會回答。

這就有趣了。診療桌後面的那個人,具有某種專業,所以可以診斷診療桌前面的那個人,那診療桌後面的那個人,他一定是健康的嗎?他的心態是良好的嗎?人格上必然存在的偏好,該怎麼修正?
其實,醫師的心病,是最難得到治療的。尤其在傳統的醫病關係之間,醫師就坐在桌子後面。光從椅子就知道醫病之間的權力不對等--醫師坐的是董事長椅,病患坐的是旋轉圓凳子。雖然說,其他科為了檢查方便,坐旋轉凳子比較方便,但精神科檢查什麼?而病人在陳述自己困境時,其實很少會詢問到「醫師,如果是你,你會怎樣?」或是「醫師你自己會不會這樣做?」即便問了,醫師大概也不會回答。
這就有趣了。診療桌後面的那個人,具有某種專業,所以可以診斷診療桌前面的那個人,那診療桌後面的那個人,他一定是健康的嗎?他的心態是良好的嗎?人格上必然存在的偏好,該怎麼修正?
所以,這個治療的詭論就在於:醫師的內在永遠不被看透,即便他有問題,也沒有人有辦法說他有問題。
至於事實上有沒有發生精神科醫師罹患精神疾病的呢?有!有的還活躍在大醫院裡。但是礙於同業,沒人敢講,而我這種後輩,更是不敢講。
人微言輕,大概能改變的,只有自己的做法吧!

臉書討論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