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

這算趣聞嗎?孩子確診,才知道自己有辨識困難..


分享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家哥哥確診為FHA或AS時,我同時被心理師抓去做診斷,發現我有方向辨識困難的問題。

測驗中有一項玩拼圖,拼圖方向轉來傳去,我始終無法完成拼圖。非常氣餒。當場生氣跟心理師說我不玩了,直接放棄該項測驗...
後來我想這應該可以解釋我為什麼打毛線只會勾針,遇到必須打結就直接打死結,也始終學不會綁鞋帶綁領巾之類的事情~~

這還讓我想到那曾經始終學不會怎麼使用韓國背巾的過往。

20年前我住在韓國首爾。到了冬天。零下十幾度,這個背巾的功能很強。可以把小孩完全裹住。但我不知道怎麼用背巾的繩結揹小孩。

從哥哥到妹妹帶了兩任小孩,~一直持續到離開韓國,我還是沒有學會怎麼使用這個背巾。每一次都是韓國媽媽來幫我綁~~~

走路時左轉右轉我可以辨識。因為我記憶吃飯的手是右手。但走路嚴重迷路。看不懂地圖~~

即便我現在帶著Ipad有高科技的google衛星定位。但我還是看不懂方位。我都是走錯了。看到goole走的方向變成倒退。再更換另一個方向走,但老天爺真的很幫忙。我家哥哥可是道地的GPS~~只要我們同行都是他指引我方向。
...............................
臉書討論
https://www.facebook.com/aspergerhouse/posts/300442600047335

葛泥土 如果說:人生,是無限的探索與嘗試;古聖先賢所說「知之難,不在見人,而在自見。」,又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理解我們自己可能就是最重要的一項探索──不過,那真的是完全不能改變的嗎?例如,如果從居家附近開始,把附近走透,逐漸擴大自己熟悉的範圍,理解自身的盲點究竟何在?或者是否有若干「用進廢退」的功能性問題存在‧‧‧如果有時間的話,建議多做探索,並且欣賞自身的探索‧.‧‧‧哈,另一個愛迪生或者愛因斯坦耶‧.‧.‧泥人有感。

Zora Cho葛泥土 非常不容易。舉例來說,我轉個方向。就得花一些時間整頓我確實所在的位置。我很怕搭捷運~~很容易搭錯方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已經看著路線,目的地還會做錯的程度。但我有用方法處理。1.提早半小時出門,早到讓時間有餘裕。2.告知見面的對方協助。3.一再問話確認。 (尤其是十字路口,必問) 4......略..

Ray Chang 我也差不多,開衛星導航還會迷路。所以很多時候我出門要參考好幾份地圖,路口有什麼東西也都先用google map的街道實境看過,必要時還要印出來自己做一版新地圖....

Zora ChoRay Chang 我也是ㄟ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