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0日

飛躍的羚羊 母女馳騁公益圈-張家敏

飛躍的羚羊 母女馳騁公益圈2004/08/17【記者曾清淡、梁玉芳】
http://mag.udn.com/mag/people/storypage.jsp?f_ART_ID=1917#ixzz20ER0cQEy

 談起田徑場上的趣事,紀政母女談笑風生。就因為是紀政的女兒,張家敏從小就是各項運動比賽的當然人選,每個裁判都認識她。


紀政是我國唯一曾在奧運田徑場奪牌的女將,最近她在女兒張家敏婚宴上含淚唱著「新搖嬰仔歌」,母女倆相擁而泣的畫面,勾起許多田徑迷對當年「飛躍的羚羊」回憶。

張家敏就像小一號的紀政,神韻酷似,也都擁有修長的腿;某些方面,家敏遺傳了媽媽的運動天賦,但因腿傷沒走上選手之路。也因為母親盛名,從小她總是大小比賽都被學校推上場,不比也不行。

1969至1970年間,紀政曾經七度在六個短跑及跨欄項目打破世界紀錄;本屆奧運已在雅典開賽,台灣何時再有第二個紀政,能在奧運中奪牌,甚至打破世界紀錄?紀政嘆氣,是大環境無力,她已不敢奢求。

紀政已過了六十歲生日,仍然熱愛運動,並當起運動推銷員,自嘲:我就是要打破運動員「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印象;公益是她生活另一重心,她說自己何其幸運,做的都是自己喜歡的事。

張家敏和母親同樣樂觀、親和且知足,把照顧別人視為自然。她組業餘劇團,正職是特教老師,在早期療育的路上拉智障兒一把,家長視她為貴人,惹得她掉眼淚。

以下是紀政、張家敏母女的「相對論」。

媽媽是田徑名將 學校就派家敏出征

問:家敏從小就喜歡體育嗎?有沒有想過也當田徑選手?

紀政(以下簡稱「紀」):她國小時,我去看她比賽,用選手眼光看她,她真的有天分酖酖tempo(速度)快,提腳特好,就是有個缺點:跑得太像女孩子。她的手是這樣擺的(手肘橫向擺動),應該是在兩側嘛。她喜歡體操,柔軟度、巧緻性都很好。客觀看起來,她確實是有我的遺傳。

她初中上聖心女中時,就被學校派去參加縣運跨欄,原因就只是「啊!妳媽媽是跨欄選手,妳一定也行。」(母女大笑)。後來,她在電視劇裡演我,得跨欄,我一看,哎,真是不標準。

張家敏(以下簡稱「敏」):當紀政的女兒,當然是一有比賽就被學校推上場。有次一千六百公尺接力,我跑第四棒,前三棒我們已經落後前一名半圈,我想輕鬆跑就好啦,反正領先我們的那隊已經抵達終點,可是司令台竟然廣播:「現在領先的是紀政的女兒。」天哪!嚇得我拚命跑。

你看我不專心到還可以聽見廣播說什麼。每次比賽那些裁判都認識我,見面就問:「家敏,跑得怎麼樣啊?」(母女相視大笑)

女兒跌斷過左腿 紀政放棄讓她練跑

紀:她的運動訓練我從沒參與,她父親張博夫曾經指導她幾次,她也很認真練,考慮是不是要成為選手,但是一練就知道這條路不行,因為她小時候左腿跌斷過,受傷當時我們不覺得怎麼樣,還想「打斷手骨顛倒勇」,但初中她一認真練跨欄,左腿(拍拍女兒痛處)就疼,所有計畫就此打住酖酖我才知道,她要成為選手是不可能了!

她有天分,也有決心,可是腿痛是致命傷。我很清楚,選手明明有能力,可是身體有傷無法負荷訓練,那是很殘忍的事。就像我後期受傷,忍著痛拚命要練一樣,很痛苦。

我記得她還在練跨欄時,西德有位很有名的教練來台灣,對家敏很看好,希望帶她到德國去,保證家敏廿歲時的成就會比我最好的時候還要好。

但因為腿傷,一切就停了。短跑選手的身體是百分之百不能有傷痛的,短跑的爆發力要求是很純粹的,即使是百分之九十九健康也不行。不過,因為我們還沒真的踏上田徑這條路,就此停下來不算太可惜。

敏:剛上中原大學時笨笨的,學長拉我進田徑隊,我就去了,我的媽呀,訓練真辛苦。學長念我:「妳除了身材,什麼都沒有。」後來我迷上戲劇,就跟田徑說再見了。


紀政帶家敏看戲 讓她愛上表演感覺

問:怎麼對戲劇有興趣的?媽媽也很贊助劇團?
敏:最早是媽媽常帶我去國家劇院看戲,所以對表演不陌生,也很喜歡。上台表演的感覺就像田徑場上得了第一,大家都圍著你。戲劇更真實表達了生活中的情感。(紀:平常都被壓抑了喔!)

我喜歡演戲,但社團演出機會不多,大四時我們一夥人成立「不二劇團」,是一不作、二不休的意思。不知道怎麼跑到校外演出的,第一次表演是在華山藝文中心。

紀:哎喲,那時華山是廢墟一片,就像是在黃土地上表演。她們開演前還要先去除草整理場地。蚊子多,又熱,弄來兩個小電扇。我邀一堆人去看,我很怕蚊子的,可是她們演得很認真。

敏:第一次公演是三個短劇:相聲、武松打虎、聊齋。(紀:武松打虎真是好,我最喜歡。)不過我當了團長,就沒機會演啦。

紀:她們最近在皇冠演「大丈夫日記」,還爆滿耶。她從小到大的志願很有意思。頭一個是想當護士,幼稚園大班就決定了。那時她爸爸住院開刀,我不在,就她和哥哥(同父異母)去照顧爸爸。爸爸不能下床,上廁所要人幫忙。哥哥睡著了,爸爸才一動,家敏馬上就睜開眼睛拿尿壺,說:「爸爸要尿尿嗎?」她是很貼心的小孩。

家敏志向變又變 就沒當偉大運動員

護士阿姨好讚美她,「囝仔呷褒」,所以她決定長大要當護士。這個志願一直維持到她上小四,新志願要當台北市長。哈哈,那是我帶她去吳伯雄市長家拜年的緣故。吳伯雄是我乾表哥,我還記得那個場景:吳伯雄彎腰問家敏:「妳知道我是誰嗎?」「你是吳市長。」「不是,妳要叫我舅舅。」

就這樣,家敏放棄護士,有一次在車上跟我說「媽咪,我不要當護士了,我要當台北市長。」

敏:那時媽媽是立委,我原本以為立委很偉大了,結果到吳市長家,嘩,門口還有警衛耶,偌大的客廳裡有大魚缸,養了紅龍。多氣派呀,比立委偉大多了,我決定要當市長,「偉大的運動員」從來就沒有在我的志願裡。

紀:我那時很高興,哇,女兒志向很大。還跟她提出三個建議,要當市長,功課一定要好;運動天分要發揮,跟媽媽一樣,容易出人頭地,大家都認識妳;最後,口才要好。三件事做到了,才可能當市長。(反問女兒:)後來為什麼市長這個志願消失了?

敏:初中功課跟不上嘛,當然就不行了。聖心的同學多半小學就會ABC了,我卻一直到初三才搞清楚KK音標和字母是不同的兩件事。光是英文,就把我的自信全摧毀了,一夕之間,我變成功課差的壞學生,我很受不了啊。

紀:這我有責任,因為我反對補習。家敏上小學時,老師要學生交一百元,午睡時補習,沒交錢的人就趴著睡覺。我跟家敏說,你不要睡,就趴在桌子上偷聽啊。上初中,她的英文差到我以為她眼睛有問題,連字母都寫反了。(笑)。

她上學很苦,我卻忙著帶團出國比賽,沒幫上她。她告訴我想轉學,因為她看其他國中的考卷她都會。我跟林懷民(雲門舞集創辦人)聊起轉學的事,他期期以為不可,這樣逃離會讓孩子不能面對問題。後來是我妥協,讓家敏去補習。啊,補習真的有幫助。

問:眾多志願後,家敏為何成了特教老師呢?

敏:因為大學考得出乎意料地好,哈哈!原本想念設計科系,但後來分數多了五十分,可以往上挑,跟媽媽商量,她覺得我既然喜歡當老師,從小跟殘障孩子又處得好(紀:我有個兒童腦性麻痺協會,家敏和黃乃輝等病友都處得很好。)不妨就念特教,出路也沒問題。

大一的時候去教養院實習,有個智障的大男孩走過來跟我握手,他想再跟我同學握手,我同學竟然嚇得往後跳開一公尺!我才知道,原來不是每一個人對殘障孩子的反應都一樣。

上個月我成立了特殊教育的個人工作室,想要在早期療育上再進修。特教是很棒的工作,你本來只是盡心做好本分工作,可是家長會當你是一輩子的貴人。我原本在關渡醫院附設的早療中心,婚後要離職時,家長寫卡片給我,我一看,眼淚就掉下來,他們是真心感謝你的。

【2004-08-17/聯合報】

全文網址: 飛躍的羚羊 母女馳騁公益圈 - 紀政.張家敏 - 名人對談 - udn台灣人物 http://mag.udn.com/mag/people/storypage.jsp?f_ART_ID=1917#ixzz20ER0cQEy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