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融合教育的碰撞與省思~~一位特殊生家長的看見

轉某位媽媽PO文~~

班級會議中有位媽媽說,她對融合教育非常感冒。硬把特殊生跟一般生放在一起,結果一般生的權益都被犧牲了,因為老師忙著照顧特殊生的需要。

「有人智商只有七歲,卻安置在七年級,跟不上大家之外,還會吵鬧影響課堂秩序,其他孩子受影響根本無法讀書…」

不知怎麼,班級會議變成了討論特殊生的特教資源、校園安置和責任歸屬大會。他們只差沒說「他們最好走開點,不要來影響我家小孩唸書…」

他們批評討論著的都不是我的孩子,我卻悲憤的白著一張臉,感覺胸口有個破洞,血液一點一點的往外流。我聽著眾人不斷丟出似是而非的評議,卻無能的什麼作為都沒有,只是坐著,沈默的憤怒。

我並不想當老憤青,我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見解和本領,但若還有機會,我一定要站起來,勇敢的大聲說:「各位,融合教育最大的美意,是在提供機會,讓一般生學習如何跟需要不同的人和諧相處,並非只是聚焦在特殊生的身上啊!」

我反覆的問了自己好多次,如果今天我不是特殊生的家長,是不是還會有這麼強烈的感受?

是的,我很篤定的回答,我還是會覺得這是非常不高尚的不公平。
請讓我們一起來溫習Richard Lavoie對「公平」一詞不朽的註解。

「公平,指的是讓每個人得到他需要的東西(what he realy needs),而不是讓每個人得到一樣的東西。」

我所面對的尷尬是:教育體系盡力想要表現「公平」,而其他家長好像對「是否公平」這件事沒興趣。

國英說的好:「要記得,我們孩子唸的不是特殊學校,而是融合教育的普通學校…普通學校裏大部份是一般生,少部份才是特殊生,我們要搏的是『你好我也好,大家都贏』,融合的精神也絕不是要一般生忍受特殊生造成的不方便,所以.....要是是我,不會站在要大家包容體諒特殊生,而是想出一個大家都有利的方法,讓特殊兒能在普通環境下繼續進步。」

這些年來,我看到許多老師和家長一直致力促進校園的友善,我也看見因為環境的支持和接納,孩子一天天變得自信快樂,讓我幾乎忘記她有特殊的身份證明。

我要說,我真的看見了友善校園促成的和諧共贏。

我們最專業熱血的心理師願意以極微薄的酬勞進入校園,不是去為特殊生提供「更特殊的待遇」,而是去為「一般生也有的需要」服務。

這種不計盈虧的拋磚引玉,應該大大的被讚揚。這就是所謂良性的示範。有人樂意帶頭釋出正確的態度,友善的氛圍便會開始循環流動。如今,孩子學校的輔導系統雖仍不盡美善,可所有司職的窗口,都開始展現友好合作的態度。

孩子變得喜歡上學,變得期待和老師同學見面,就是最好的證明:只要師長帶頭做,普通學校裡的一般生和特殊生是可以融洽相處的。這真的使我非常感動。

我也要特別肯定主持會議者的沈著堅定。當家長們拋出不可思議的評議時,是她不卑不亢溫和清楚的申明學校教育的立場,並強調特殊生有不可剝奪的受教權。

其實「孩子比我們大人心裡更有愛,更有包容、體諒和付出的能力。這是我們國家的希望。」

...............................................................................................

延伸閱讀:
融合教育 在碰撞中創造愛的奇蹟 (親子天下雜誌28期)

高功能自閉症的小達今年九歲,在公立小學三年級普通班就讀,小達的媽媽每天陪他上學,在班上協助老師,儘量不讓兒子的特殊行為影響同學,積極帶他接受多種治療。

坐在小達隔壁的一般生小愷,很喜歡溫柔的小達媽媽,雖曾被生氣中的小達打到,但他知道小達生病了,在小達沒有失控的時候,他們一樣是朋友。某天,小達媽媽收到一封來自導師的信,原來班上有一群家長到教育局陳情,要把小達趕走,還給其他同學「正常」的學習環境……

在融合教育理念下,每個孩子的受教權都需要被保障。然而在學前與小學階段,仍會聽到這樣令人難過的故事。

大多數人對「融合教育」這個名詞還很陌生。融合教育是指將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安置到一般教育機構的普通班級中,讓特殊兒與一般孩子共同生活在一起。

融合的用意,是希望打破特殊兒跟一般生之間的社會隔閡,使雙方有機會發展同儕關係。從學前階段就開始做融合,是期盼讓輕度或中度特殊兒接觸正常互動與刺激,以達到早期療育的積極效果。

此外,學前幼兒的同理心發達,特別喜歡當小幫手,在生活上協助這些長相和行為跟自己不一樣的同學,長大後也比較容易與特殊兒和睦相處,有效減少日後的歧視行為。

對許多特殊兒來說,觀察是最好、最直接的學習。從事多年融合教育的台北市種籽托兒所所長劉淑芬認為,融合教育的價值在於促進特殊兒社會性的進步,因為小學教學步調比較快,若特殊兒沒有經過幼兒園的融合洗禮,可能會比較辛苦。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