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3日

林盈璋老師教導我的新學習心功課~~同理心

幾個月前我因為不夠同理某個朋友,傷了她的心。

難過悔恨之餘,當時的我決定自己的同理做得不好,所以決定日後只要有人求助,我就跟求助者說:『花媽我只會給你建議,但我的同理心不夠,你若需要被同理被心理支持,就得找別人傾訴ㄜ。』

我放棄學習同理,卻沒想到同理的功課還是持續湧出。

在林盈璋老師每個禮拜五的心情支持團體中,我的修業在不知不覺中繼續進行著,並且有了大突破。花媽並不是學會了同理,而是我感受到了自己以往所不能感受的部分。

以前我會關注在對方說的事件上,急著給意見。但是透過林盈璋老師連續三個月的家族排列和各種療育,我感受了對方的不舒服。

我透過體驗,感受到討厭對方討厭到無與倫比,會想要像孩子般調皮搗蛋耍賴倒在地上,會難過痛哭到無法承受,會慌張到拉著衣角不知所措....

就在最近週五這一次家族排列,我甚至心臟緊縮難過到逃離現場~~

這樣的感受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察覺。

這不僅讓我同理了對方的感受,最重要的是,我終於明白了大多數亞斯伯格的孩子,何以他們會累積大量情緒,又在瞬間爆炸的困境~~

有個大四我陪伴了一年多的孩子,總是訴說自己的負面情緒,過去我覺得他太膠著於小事件之中,直到我在周五的團體中感受了他的情緒,我才懂得他的文字表達口語平淡,過去我並沒有是理解到他心情起伏的1/10。

如果我平日就沒有足夠去體會孩子的感受,那他的情緒潰堤是可以想見的。更特別的是,我還發現自己原來在情感上跟AS的差距很微薄,相去不遠~~~

我曾經學習過人與人之間肢體的距離互動,面對面的最佳距離,並排的最佳距離,遠親近離的適當肢體距離,男女之間的肢體界線,但這次我卻進展到感受到人心與心的距離。

在家族排列的前期我本來是難過的,自責的,譴責自己過去沒有同理心。但後期的我同理了自己,也原諒了自己。

畢竟當時的我是『不能』,而非『不為』。

謝謝盈璋老師,這堂課我學很多,期待2013年新課程給我的心(新)學習~~~

....................................................................

林盈璋老師的每週五晚上固定聚會的心靈探索成長團體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