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8日

遇到父母無法溝通時,我選擇陪伴孩子。

在國小任教時,某次當導護為了一位母親的行為,我費了心思。

導護第一天,這位媽媽就不在校門兩側的安全區讓孩子下摩托車,而是無視我警告的哨子聲,直接大咧咧的停在校門口,讓他中年級的孩子下車。我告訴家長這會影響其他孩子入校,也有其他安全顧慮。得到惡狠狠的白眼。這小學有數千人且是上學尖峰,我無法單單為了這個人處理後續。

但隔天事情又發生了。我沒有事先防備,所以只是靠那母親身旁再次柔性勸導。但顯然對方還是無動於衷。我準備面對第三天。

第三天那摩托車又大咧咧的猛衝到校門口停住時,我沒有主動靠近勸說,而是等孩子比較靠近我的時候,去跟他說話,請他叫媽媽守法。我正低頭跟孩子說話時,沒想到這位家長下了摩托車,
對我吼叫:「你想幹什麼?」

老實說我當時真的嚇到了,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仍然有僅存的勇氣可以對那位體型有我兩倍大的家長說:「我請你的孩子告訴你,可以停車的位置,以保障大家的安全」

第四天還是違規,但至少不是停在大門,妨礙他人。那孩子進校門時,我摸摸他的頭:「你好棒。」

當然這是少數。但家長很難教時,我不太花時間,也沒時間去跟家長爭辯,小孩還可以教育。我願意陪伴小孩。

遇到父母特質明顯無法溝通時,因為家長已經有困難,所以我少與家長爭辯,時間有限,我選擇陪伴孩子。而孩子回饋給我的也比較溫暖。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