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我不能靠任何書籍認識你,除非你想談自己-《心靈捕手》

在各個論壇討論區,我總會看到有人提出攏統的問題,也會看到有人僅就自己的個人經驗,或是書本上看到的知識就提供給他人指令,如果只是提供給他人參考還好,但總有一些人認為自己的經驗是最好的經驗,甚至是唯一對的經驗,否決別人彰顯自己,當我看到這些極為肯定的建議或意見時,我常會想到《心靈捕手》電影裡精神科醫師與博覽群書卻無情感青年的精彩對談片段。

《心靈捕手》電影裡醫師對青年說:

問你藝術,你可能會提出藝術書籍中的粗淺論調,有關米
開朗基羅,你知道很多,他的政治抱負、他和教皇…性傾向,所有作品,對嗎?

但你不知道西斯汀教堂的氣味,你從沒站在那兒觀賞美麗的天花板,我看過。

如果我問關於女人的事,你八成會說出個人偏好的謬論,但你說不出在女人身旁醒來很幸福的滋味。

問戰爭,你會說莎士比亞的話"共赴戰場,親愛的朋友",
但你從沒接近過戰爭,從沒有把好友的頭抱在膝蓋上,看著他吐出最後一口氣。

問愛情,你會引述十四行詩,但你沒看過女人的脆弱,她能以雙眼擊倒你,感覺上帝讓天使為你下凡,她能從地獄救出你, 你不了解當她天使的滋味,擁有對她的愛,直到永遠,經歷這一切,經歷癌症。


  
你無法體會在醫院睡兩個月,因為醫生一看到你就知道,會客時間的規定對你無效。

你不瞭解真正的失去,唯有愛別人勝於自己才能體會。 我懷疑你敢那樣愛人。看著你,我沒看到聰明自信,我看到被嚇傻的狂妄孩子,但你是天才,沒人能否認,沒人能瞭解你的深度,但你看我的畫就認定了解我,你把我的人生撕裂了。




《心靈捕手》這部電影是敘述一個麻省理工學院的數學教授在公佈欄寫下一道他覺得十分困難的題目卻被聰明絕頂卻叛逆不羈,甚至到處打架滋事,並被少年法庭宣判送進少年觀護所的青年解了題。最後經過數學教授的保釋並向法官求情,才讓他免受牢獄之災。教授請來羅賓威廉斯飾演的精神科醫師,來開導這個前途汲汲可危的年輕人,讓他打開心胸擁抱生命。

日常生活中,向我們求助的人在提問的時候,我們不知道他的性別、家庭不知道他的背景,不確認他的精神狀態健康狀態,就輕率的給予方法,有時候很危險。

花媽有個陪伴了幾個月的青年,原本狀況良好,突然被建議送醫住院,經過很糾結的追查抽絲剝繭,才知道每個人都給這個青年自認為對他好的意見,結果這個聽話的青年,聽了不同人的建議看了不同的醫師,兩個醫師都開了藥物,這位青年沒告知醫師,就把兩位醫師開的藥物同時吃下肚

他還看不同的心理師,不同的心理師也給不同的建議,一個叫他繼續上學,一位要他去就業。他還有一大群朋友,告訴他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讓他在無所適從的狀況下崩潰了。自我傷害了。

這不是單一例子,臉書社團中還有困難至極蠟燭兩頭燒的家長,自己的健康岌岌可危,孩子父母都是重症,寫臉書求助時,給建議的家長還提出該家長「應該更積極努力」的建言。

當我們給建議之前,也許想想這部電影裡面的片段

你想我會知道你日子有多苦、你的感受、你是誰,是因為我看過《孤雛淚》嗎?太簡化你了嗎? 我不在乎,因為你知道嗎? 我不能靠任何書籍認識你,除非你想談自己。

常常有人在網路上問我問題,要我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我都覺得很艱難,因為我無從想像他們的家庭樣貌,無法理解她們的家庭成員如何影響到他們的思考,我沒辦法單純靠他們簡單的敘述認識他們,除非我們經過數千字甚至上萬字的交流。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