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1日

亞斯青年職場關係觀察--環境搜索能力整合與自閉症核心障礙....

圖片取自網路
有位謹言慎行的亞斯青年A有天突然提到她的職場困境。

說公司要求她簽署一項不合理的契約,這個契約提出的建議,被改的面目全非。萬一出事,最底下之人就要擔責任。

這位青年在亞斯社團裡,希望其他夥伴能提供意見讓她參考。

但她自己也表態『我不認同的文件,我就不簽名。』社團裡的成員紛紛加入這個議題的討論。並支持這位大朋友。

在日常生活中,一般人也常遇到這樣的困擾。
所以我告訴這個大孩子,我的選擇跟她一樣。 之前不管是在公部門或私人企業工作,類似的事發生我都覺得綁手綁腳。

所以,最後我都選擇回到初衷。我期待她既然已經抉擇,就先喜歡自己的抉擇。 然後準備接受後續的結果。 祝福她~~

不料就在隔一天,這個大孩子在亞斯社團裡告訴我們她離職了。我看到她的po文,馬上回問,身邊是否有醫師心理師或親人好友可以陪伴你?

但接下來社團成員的回應,卻讓我很吃驚。因為其他大亞斯社團的青年們問:可以描述一下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不就是公司要求她簽署不合理的契約,她不願意簽當然就離職了阿。

這時我很好奇地開問其他ASD大孩子,請問你們看不出來『不簽約的PO文離職跟這件事情的關聯性嗎?』

此時我已經主觀的,兀自感受,並揣測這是ASD孩子『對整體環境連結跟搜索整理困難』的障礙核心。

http://goo.gl/Qxw22f
但另一位青年P回答說:『我的前提是不假設,就是想當然耳的那件事。畢竟我只知道他生活的一小部分。』

P的解釋提醒了我。

不假設就是想當然耳的那件事』 也許是常常AS被誤解為無法搜尋環境線索的主因。

P的回答對我來說是暮鼓晨鐘,可以釐清我對輕度ASD部分誤解。

我覺得想當然耳的部分,她們覺得要更精確的答案才能想當然耳。 我只要八九成訊息就會想當然,但回應我的幾位大孩子都需要"當事人確認"。他們不是不會觀察環境,他們有看到這事情的慣連,只是他們不去想當然耳。

所以我對這群大孩子說了,我這個"平常"、"普通"的"一般人"是這麼想的

http://goo.gl/kadr7T
我解釋了我何以做這個聯想。除了上述提到的前後文關係之外~~

 A很少發文跟回應。A的發文跟回應(幾乎百分百)都很慎重。 我看到這件事情很真實的困擾到她,'也感受到她已經面臨抉擇才會提問。

我這個普通人,用她的習性去猜測她已經面臨抉擇。如果是她會在困惑時就提出,而不是等到真正決定去留再提出。

如果是別人PO文,有可能只是給我感覺是漸進式的提出想法跟可能。 但A的表達 以她平日留言的基準點去比較,我才去聯想,並認為可能性很高。


根據觀察當事人的性格,有一般普通人在這樣的情境之中,大部分都會把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我這段回應,引來孩子們說:『花媽好厲害ㄜ!!

在電腦前打字回應的我,忍不住停下來笑了,
孩子們,並不是花媽很厲害,而是你們太嚴謹好嗎?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