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我的老媽很脫序-黃千綾序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我的老媽很脫序-黃千綾序(花媽的女兒-中山醫大四)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我走在街上,媽媽頭也不回衝到斑馬線的另一頭,而我站在這一端,等著後頭的哥哥慢慢飄過來。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靜地聽著媽媽分享她上山下海的心得,哥哥從房間裡飄出來,瞥了一眼,又再飄回去。

我們在餐廳裡,媽媽質疑店家的服務不周到,哥哥摀起耳朵、閉上眼睛,我模仿哥哥。

申請大學面試前一天,我滿懷焦慮希望有人陪我練習,媽媽興奮地窩在飯店柔軟舒適的沙發上看N吋的大螢幕電視、渾然不覺,而哥哥說:「那是妳的事。」

媽媽寫了一本書,我花了兩天閱讀完這些極為熟悉的故事,第一個想法是:「這本書,沒有我!!」

我很期待這本書。因為我知道這本書會很有趣,會有很多我熟悉卻不一定真的了解的故事,甚至也許我也會在裡面參一腳(雖然比我想像中的少了一點)。我可以透過這本書更了解我媽媽,或是單純在閱讀的時候偷偷驕傲一下,或是藉由重複感受這些「劇情」,從不同的角度消除一些過去的心結。重點是,「我媽媽出書」耶!應該要放個鞭炮才對。

我的媽媽──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她很特別、很要求完美、很感性、卻有條理;她有的時候很退縮、大部分的時候很脫序、
非常怕老鼠。義正嚴詞時,她有專注的眼神和渾厚的嗓音;但在安慰或心疼某人的時候,又會戲劇化地換成輕柔的腔調。

我的媽媽──這個形容好像有點奇怪?──有時候就像是初戀的小女孩,當她遇到一位讓她景仰的人時,她就會化身成小粉絲,從對方身上吸收值得學習的特質。她能夠非常沒有架子地去欣賞別人,並且虛心學習。

當這位「我媽媽」釋放出天真無邪的閃亮眼神時,我常常會誤以為她「天真、沒邏輯」,但她卻又能精闢地剖析很多我這個真正的女「孩」不懂的事情。或許這也是很多人──比如說專櫃的小姐──在第一眼看到她時,誤以為她只是個隨便逛逛的路人,卻不知道她已經在盯著羊毛衣,知道那件衣服不起眼卻很保暖。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隨著年紀增加,對於未來逐漸焦慮的同時,再去看媽媽的文章,對比自己原先的空想,我好像只能說出一句無用的話:其實她也是很辛苦的。我揣測著媽媽希望聽到、看到我說些什麼,但我在媽媽和哥哥中間當「支點」的同時,漸漸變得不知道該對媽媽有什麼感覺?

或許是近鄉情怯。曾經的爭吵消失了之後,忘記要怎麼「不知廉恥」地和媽媽相處。我將自己保護得很好,這位過動的娘無法侵略到我的領域,但似乎又隔太遠了些。當她像個小女孩為了新的收穫興奮不已時,我可能只是淡淡地「哦」一聲,那不代表我毫無興趣,而是我不確定自己是否願意加入她的情緒。這麼說來,如果花媽需要不花媽一點、哥哥需要不哥哥一點才能相互扶持的話,我想我和媽媽處於她已經不花媽一點,但我還在「非常我」的階段。

我從她的書中「默默地」得到她的經驗。其實我從她口中或網誌中已經反覆聽過這些情節,只是隨著不同年紀,從中獲得的感受不同。小時候看到媽媽和校方「大戰」的過程,可能會喚起我憤世嫉俗的情緒,現在則會思考不同角色的立場和想法。然後再替媽媽驕傲一次。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自序女兒序。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