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花媽自序--新書發行

多年前就有出版社想幫我出版關於我陪伴自閉的書籍,但我始終沒允諾。因為即便我平日早已寫就龐大數量的文章,但都是每
日遇事擇思,我並沒有特別想要推廣表達的思考。http://goo.gl/DGiL5j 

但直到最近一年多,我越來越不太在意某人是不是亞斯伯格? 某人是不是有過動? 而是很仔細的思考要傳達自己這十幾年來所看見的,社會普遍需要的「溝通」與「理解」。而不是「刻板標籤化」

我的孩子被診斷為「輕度自閉」、我被診斷為衝動,「疑似過動症」,這些看似標籤的名號最後都讓我看見,不管是哪一種特質展現,我都要看見一個「完整的人」再去看見所發生的事件。面對事件。如果每個人都能多理解寬容對方的立場,帶著讓事件圓滿的信念攜手合作,相信我們親師、親子之間都會有更好的相處。

不管是老師、家長或一般大眾,我都希望您能不要被標籤侷限,能看見在標籤之外,可以有的同理,甚至給出幫助。

孩子就學時,我曾當過多年小學老師。成為班級導師時,光一個35人的班級中,就有孩子學習障礙
只會仿寫。也有選擇性緘默的孩子,還有前科累累的破壞者。還有搞小圈圈在班級裡分敵我。還有家長酗酒孩子營養不良在校餓昏的孩子.....

班上看起來最乖永遠第一名的孩子多才多藝,但跟她說話,常看到她淚流滿面忍不住會擁抱她,她有個不算美好的家庭,她說長大想到歐洲工作遠離這個家庭。這樣的女孩,有的同學覺得她很厲害,有的同學則只看到她「永遠考第一名的討人厭樣」。

另一位女孩我接到這個班級時,她已經被這個班級的男孩集體言語霸凌了。她走到哪裡都會被惡言相向。我非常心疼這女孩,也處處保護她。因為狀況嚴重所以請輔導室處理這樣的集體傷害,但效果有限。

相對這些創傷,ADHD的孩子對我來說,真的算是輕微的了。

在教學的過程中,我真的很愛這群孩子,我要求它們每天寫日記,持續和他們溝通著。這一年教完後我看見很多家庭的差異,好些家庭故事讓我流淚。

我的無力感相信您在此也看見了,我確認自己不是個可以把班級經營好的老師,這一年教完,再加上其他因素,我正式離開小學教職。

在這麼多事件當中,有的家長會在懇親會時只看見自己,只關心自己的孩子,在短短兩三小時的會談中搶完所有的時間表達自己~~~

這些都讓我看見身為老師的困難,也因此讓我變成一個更能同理老師的家長。

我的另一個身分是泛自閉家長。身為ASD家長的一份子,我也有話想告訴老師們。

大部分的時間,我不是不管小孩的家長,我沒有受過特殊教育專業訓練,我真的沒有好的方法可以引導他教育他,以至於他有些行為問題繼續存在著。其實,能處理的我都盡量在我有力氣的時候處理了。

並不是我不負責任地想讓老師們處理這個難搞的小孩。而是我真的有困難。正在使用的方法也無效。真的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有時候會有更糟糕的現象,就是,我也真的沒權力可以管。

因為泛自閉有遺傳特質。我還有AS特質很濃的家屬,溝通不易。它們還有自己的成功經驗,干預我的教法,讓我無法伸展施力。

我們不僅得跟親屬溝通,甚至還得一路跟十多名教學標準不同的老師們溝通,所以我常陷入焦慮憂鬱之中。身心俱疲的我,困惑著不知該怎麼辦?

ASD孩子們面對各種不同的標準,會讓他們更困惑。請老師們看見身為ASD家族成員中,主要照顧者的困難。

此時我期待身為家長的您可以盡可能的協助老師。如果不能協助,至少我們要帶好自己的孩子,讓老師有更多心力可以照顧更多人。

我也期盼擔任教職的您,可以看見家長的疲憊,眾多人批判與誤解而傷心淚流。請您運用您的專業協助我們。

希望這本書能開啟你我之間溝通的橋樑。期盼著!!!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