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6日

亞斯伯格的伴侶關係--- 摘自《亞斯伯格症進階完整版》

亞斯伯格的長期伴侶關係

許多結過婚的患者,婚姻生活當中容易出現情緒緊張
此書花媽的店可以租借
及各種問題。~~漢斯。 亞斯伯格醫師

亞斯伯格症的男女患者可能發展出親密的關係,而成為終身伴侶。 一開始雙方就會被對方吸引。 亞斯伯格症患者俱有哪些能吸引別人的特質呢?

【選擇伴侶 】

根據我的臨床經驗,以及絲頓的研究,亞斯伯格症男性患者確定具有一些適合做為終身伴侶的正向特質。 男女生第一次見面時,總是會分享一些彼此的興趣,譬如:飼養動物、相同的宗教信仰或研讀的相同課程等。

許多女孩提到,第一次與伴侶見面時的印象(當時對方可能還沒有這個診斷),覺得對方看來和善、有禮貌,且有一些些不成熟:十分符合『英俊又寡言的陌生人』的理想條件。 亞斯伯格症患童常被形容有著天使般的面孔,而成人患者則擁有極具美感的勻稱臉部特色。 這個人的外表可能比過去交往過的對像都要好看,因此容易被視為是合適的結婚對方尤其是女方缺乏自信又覺得自己外表不吸引人時。 

乏社交和談話技巧,容易被歸為沉默的陌生人;如果另一方剛好是位善於社交且善解人意的女性,那麼男方的社交能力就因此而被啟發且轉變。 她可能認為,男方的不善社交及缺乏自信,是因為兒童時期的環境使然,因此認為她強烈的母愛光輝能慢慢改善他的社交能力。 愛可以改變一切! 
http://goo.gl/PFX5IW
這些男性的智能表現、職業的發展潛力及對於伴侶的專注,可以提高他們成為女性心目中理想伴侶的吸引力。 這種專情可能表現在非常討好對方
雖然其他人可能覺得這種諂媚幾乎是纏黏著對方的一種表現。 至於患者的嗜好或特殊興趣,一開始很容易討人喜愛,且被認為是『一般男孩和男人都會有的表現』。 這些患者俱有吸引人的“彼得潘”特質。

他們也常為願意說出真心話、有社會正義感和強烈的道德觀,而受到讚賞;此外,也常被形容持有傳統的價值觀,不像一般男生那麼渴望與異性的親密身體接觸,或花很多時間與同性朋友廝混。 這些男性患者具有『女性』的特質,但沒有所謂『英雄氣概』-正是當今女孩嚮往的理想伴侶特質。

亞斯伯格男性在情緒和伴侶關係方面的發展,常比較晚熟,而這有可能是他人生的第一個正式關係,儘管同年齡的同伴或許已經有過多次的伴侶關係。 不過,沒有過去的關係包袱,也可能會是一個優點。

許多婦女告訴我,她們的患者伴侶與自己的父親非常相像。 如果自己有位患有亞斯伯格的父(母)親,可能就會傾向挑選一位相同類型的人做為終身伴侶。

亞斯伯格男性被問到,當伴侶有哪些特質吸引他時,常會到某項身體方面的特質,譬如:頭髮或某種人格特質,尤其是照顧孩子或受傷寵物時表現出來的母親特質。 這些男性患者通常不太注意伴侶的身材,也不在意年齡或文化上的差異。 

有時,亞斯伯格症者對於未來的伴侶人選,會描述出一幅心目中的理想條件藍圖,希望找到一位合適的『應徵者』,以彌補他在生活中所碰到的障礙。 一旦找到合適的候選人,他就全心全意追求,常讓對方無法招架。

他提出的條件之一,是具有很好的社交及母職能力。 他還知識自己必須找到一位能扮演執行秘書功能的伴侶,好協助他就會組織管理能力的不足所產生的問題,以及能夠接替母親長久所扮演的情緒支持功能。 

這些男性常容易易誘發出女性的強烈母性感覺,而他們也知道這就是自己對於對於伴侶的要求。 他們也常尋找有強烈道德觀的對象,一旦兩人結婚後,就能夠永浴愛河,堅守婚姻的信約。 

如果一位正常男性被亞斯伯格女性患者吸引,又會是什麼情況呢? 這與一般女孩被男性患者的特質所吸引,情況非常類似。 一位天生具有父愛特質的男性,可能容易被亞斯伯格症女性患者不成熟及天真的個性所吸引,當然也可能因她出眾的身體外表及令人讚賞的天份及能力,而深受吸引。 

有時,女方情緒冷漠的人格特質,也會令他回憶起自己的母親;於是,他們可能會一起分享共同的興趣,並且互相討好對方。 

亞斯男性喜歡找到一位個性與他互補的伴侶-能夠彌補他在社交及情緒能力上不足;相反地,女性患者卻喜歡找位個性與她相似的伴侶。 

她們喜歡跟不要有太多社交生活、以及沒有太強烈與異性身體密切接觸需求的人,相處在一起。 當男女雙方有相似的特質和期待,這種關係比較能夠成功並持續下去。

不過,亞斯伯格患者通常並不擅長辨識生活中的『掠奪者』,有些女性患者挑選終身伴侶時非常不明智。 她們常成為婚姻關係中的受害者,遭受對方不同方式的虐待。 一開始,這些女性患者可能會憐憫男人的行為,就像同情一隻流浪狗;不過,她卻很難從過去具有吸引力、以及被這麼一個壞蛋吸引的惡夢中掙脫出來。 

低自尊的情緒,也會影響女性患者挑選伴侶所做的決定。 黛博拉寫了封電子郵件給我,提到:『我訂的標準非常低,因此容易被有虐待傾向的人吸引。我無法形容自尊對於患有自閉症成人的重要性!』 

長期伴侶關係中的常見的問題 

交往階段所發生的事情,並不能用來預測未來
http://goo.gl/ki9bEV
婚姻關係可能遭遇的問題。 亞斯伯格者可能透過細心觀察或模仿演員,或者學習影片中的對白,展現善於製造浪漫氣氛的假象。 有些伴侶解釋,一直到結婚之後才發現對方的真面目;婚禮舉行過後,他們就捨棄了之前一切吸引對方的偽裝人格。 有位婦女提到:『他已經贏得追求的目標了,所以不用再假裝下去。』

這種關係中,潛藏著日後可能一一浮現的問題。 通常一開始討人喜歡的特質,到後來容易變成問題。 一開始抱持樂觀態度的人以為,這個患者伴侶應該會慢慢改變,情緒及社交技能會慢慢變得成熟,不過後來可能希望破滅,因為他們發現患者伴侶根本沒有改變的動機。 

這或許是因為學習社會化往往要花很多心力,容易感到心力交瘁,而且又擔心出差錯。 兩人一起與朋友相處的機會慢慢減少。 這些亞斯伴侶不再像交往階段時,那麼喜歡兩人一起參加社交活動;非患者一方總是為了維持婚姻關係,而不得不同意減少與家人、親朋好友及同事相處的時間和次數。 他們慢慢同他了亞斯伯格的特質,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人格特徵。

非患者的一方常出現的一個共同問題,是孤獨感。 患者伴侶通常很能享受長久獨處的樂趣;雖然兩個人住在一起,卻很少交談;若是談話,也只是為了交換一些訊息,而很少交換一些個人的經驗或感受。 誠如一位亞斯伯格男性提到的:『我的快樂很少來自情緒或人際的交流。』

一般人的婚姻關係中,常會期待有固定愛意和感情的表達時刻。 克里斯是位已婚的亞斯伯格症的男性,他說: 我很難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並不是感到困窘或者怕難為情。 我知道別人可能很難理解,不過我通常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向妻子說出我對她的感覺。 

他太太做了一些補充:『有一次克里斯告訴我他愛我。 從那時起,我就領悟到,實在不需要讓亞斯伯格者重複做出這些小小的親密表現;只要他們說過一次,就非常值得了。 』

對亞斯伯格者來說,經常重複做一些非常明顯或已經知道的事,實在是不合理。 非患者的一方長期忍受情感剝奪,可能容易造成低自尊及憂鬱症。 正常的夫妻關係,常可比喻為鮮花種在沃土上。 亞斯伯格患者也想要同時成為伴侶的朋友和愛人,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最近,曾針對伴侶是亞斯伯格者的婦女做過一項研究,其中有個問題是:『你的伴侶愛你嗎?』50%的受試者回答:『我不知道。』這種關係中,缺少了日常表達情感的話語及動作,以及愛意的真實表現。 

亞斯伯格者在情緒表達上有困難,其中也包括愛情(請參考第六章)。 有位妻子對她的亞斯伯格症先生說:『你從來不曾表達關懷。』他回答:『我有修籬笆啊,難道我沒有嗎?』

亞斯柏格者常以實際的作為表達愛意;也許,我們可以改寫《星際迷航》裡的一段話(史波克在檢查地球以外的人類時說:『吉姆,這就是個生命,不過跟我們所知道的不一樣。』),來形容亞斯伯格者:『這就是愛,不過跟我們知道的不一樣。』


我們可以使用一個比喻,來說明一個人對於愛情的需求及具有的能力:一般人的需要常常有一大籮筐,而亞斯伯格症的需求欲卻只有小小一個杯子的量,而且很快就會裝滿。 亞斯伯格者往往無法表達足夠的愛情,以滿足伴侶的需求。 

不過,我也看過,有些亞斯伯格者太常表達對於伴侶的愛情,背後的意義卻是患者的嚴重焦慮情緒,以及渴望獲得母愛的肯定。 有位男性患者說:『我們感受得到愛情,也能表達愛情,不過總是表達得不夠,強度也不對。亞斯伯格症往往不是過度疏離,就是太過黏人。 

若是伴侶遇到苦惱的事,需要一些言語安慰及開心的動作,以回复情緒時,亞斯伯格症者可能會選擇讓自己的伴侶獨處,好讓對方『恢復心情』。 我知道,這不是一種冷漠的舉動;其實,亞斯伯格者通常都是非常和善的伴侶,不過他們的內心認為,最有效的情緒恢復方法,就是讓一個人獨處。 

他們常提到,擁抱是一種令人不舒服的擠壓動作,而且不會讓他們感覺好一點。 正常的一方常抱怨,擁抱自己的患者伴侶,其實就像『抱著一塊木頭一樣』。 這樣的人無法從這種親密的身體接觸和碰撞當中,感受到放鬆,或有享受的感覺。 

獨處,其實是亞斯伯格者最常使用的情緒恢復方法,因此他們認為別人也一定都會使用同樣的方法。 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對方,深情況變得更糟。 

我觀察過一個情境,患有亞斯伯格的丈夫,坐在正傷心哭泣的太太旁邊,卻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安慰的話語或動作。 後來我跟他討論這個情況,問他是否注意到太太正在哭泣,他回答:『有啊,不過我不想做錯事。

此外,也可能會有性關係的問題。 患者可能
http://goo.gl/pIQORj
不是一個浪漫的人,不懂得製造情愛的氣氛、前戲及親密的身體接觸。 羅恩是位亞斯伯格者,他提到:『親密關係對我而言,是一種侵犯性的舉動,不管跟什麼人,我的身體都無法出現任何化學反應。』有時在行房時,患者的感官經驗會出現不愉快的感覺,以致於影響到對方的愉悅感。

他們擁有的性知識非常有限,也少有資訊來源。 男性患者認為,黃色書刊是引導性活動的權威書箱;而女性患者則從電視連續劇裡的劇情,學到親密關係的腳本和動作。 非患者的一方也難以跟一位老是需要他(她)照料,且情緒成熟度只有青少年階段的伴侶,建立浪漫且充滿情愛的關係。

有時,『性』會變成一種特殊興趣,而表現出喜歡收集相關的資料,且對於不同的性交方式感到興趣。 性慾顯得過度,甚至成為一種強迫行為。 不過,這些患者的伴侶們關心的議題,通常比較是對方缺乏性慾的問題(而極少有過度的情況)。 

有了小孩後,或對方只是表面投入兩人的關係時,患者就會變得『無性』。 在伴侶關係諮商門診中,有位患者的伴侶沮喪地告訴我,他們夫妻已經一年沒有性生活了。 她的患者丈夫困惑地問她:『我們已經有足夠的孩子了,為什麼還要有性生活呢?』

此外,還有一些別的問題。 現代西方社會常使用『伴侶』一詞,取代『先生』或『太太』;這反應大眾對於兩性關係的態度有了改變。 現代女性不再滿足於自己的伴侶只是家庭經濟的提供者,她們期待自己的伴侶也能分擔家裡的工作,包括家務事以及照顧小孩;此外,也能成為她們的最好的朋友,可以一起談心、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以及彼此的情緒支持。 分享、成為最好的朋友――這些都不是亞斯伯格者容易達成的任務。

亞斯伯格者通常無法處理焦慮情緒,連帶也會影響到伴侶關係。 有一方可能操控欲非常強,要求全家人的生活都必須按照固定的模式進行。 患者往往直接表明自己的想法,不跟自己的伴侶協商討論,因此另一半抱怨不能參與決策,譬如:有關搬家或換工作的決定。

成人亞斯伯格者的執行功能問題也一直存在(請參考第九章),因此另一半常須負擔全家人的生計、預算,以及協助解決患者在工作崗位上遇到的組織管理及人際問題;這些問題,都會增添非患者一方的壓力及責任。

任何一種關係都免不了出現意見不合或衝突,而亞斯伯格者一向沒有能力因應人際之間的衝突。 他們沒有太多方法可以選擇,不擅長協商、也缺乏彈性接受其他觀點或同意妥協,甚至連部分責任都無法承擔。 另一半總是抱怨:『他絕對不會有錯』、『我總是那個該罵的人』、『被批評的絕對是我』、『我從來沒有被鼓勵過』。 

有時會出現言語虐待(精神虐待),尤其是面對『批評』時的一種口頭反應,顯然透露出患者沒有能力表示懊悔;其實,這純粹是因為亞斯伯格的核心特質――無法理解別人的想法、感受及觀感使然。 患者也缺乏處理憤怒情緒的能力,因此與伴侶之間的關係往往更是複雜。

最近有項研究,調查男方是亞斯伯格者,而女方並不知道這個診斷的夫妻,其心理及生理的健康狀況;結果發現,這種伴侶關係對雙方的健康狀態,有很大不同的影響。

大部分的亞斯伯格者認為,伴侶關係能顯著改善他們的心理及生理健康。 他們提到自己的壓力感減輕,而且比較喜歡處在兩人的世界(更甚於獨處);他們內心也相當滿意這種二人關係。 相較之下,非患者的一方,以壓倒性的人數,陳述這種關係造成她們的心理健康狀態明顯惡化。她們覺得身心疲乏且被漠視,有不少人甚至出現抑鬱症狀。 許多受試者提到,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態也因這種關係而惡化。 

這項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的患者認為伴侶關係有助於改善心理及身體健康,不過非患者一方則剛好有完全不一樣的想法。 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許多患者覺得自己有不錯的伴侶關係,但他們卻無法了解自己的伴侶關係技巧為何老是受到批評。 他們覺得這種關係能滿足自己的需求,不過另一方卻覺得自己比較像是一個主婦、會計人員以及媽媽。 

 用來增強伴侶關係的策略 

針對有一方為亞斯伯格者的伴侶,我通常會安排關係諮商給予協助;我也很敬佩非患者的一方投入關係經營的能力及精神。 他們常具有以下特質:信任自己的伴侶、忠於兩人的關係、直覺了解對方是『不能』而非『不願意』,而且也能夠想像及同情亞斯伯格者的處境。

根據一些臨床諮商的經驗,一個成功的伴侶關係有三個必要條件。 第一個,雙方都必須接受這個診斷。 非患者的一方通常最先做到這一點,而不再責怪自己或造成精神錯亂。 他們的境遇獲得確認,家人和朋友也都能了解這種情形。 他們也比較有能力就會日常的種
http://goo.gl/8TG5jI
種事物。 不過接受診斷之後,往往也代表不再對於對方的關係技巧抱有任何的期望。

患者必須接受這個診斷,才能進一步辨認出自己的在伴侶關係中的優缺點。 他們開始了解,自己的行為及態度如何影響到對方;兩人也比較願意一起合作,找出需要改變的地方,以改善兩人的關係以及促進彼此的了解。

第二個必要條件,是兩方都必須具有尋求改變及願意學習的動機。 非患者的一方通常有較高的改變動機,他們已經具有比較彈性的態度,且擁有不錯的關係建立技巧。 

第三個必要條件,是有接受關係諮商的機會,願意修正自己,以順應亞斯伯格者的能力表現,也願意執行亞斯伯格症專家、相關文獻書籍及支持團體所提的建議。

有不少伴侶雙方接受傳統式的關係諮商後發現,這種典型的關係治療方法,比較不適合一方是亞斯伯格症患者的伴侶關係。 一位稱職的關係諮商師必須熟悉亞斯伯格症的相關知識,也必須修正諮商技巧,以順應亞斯伯格者在同理心、自我洞察、自我揭露、表達情緒等方面的問題。 我們現在已經可以找到由這種伴侶及亞斯伯格症專家撰寫的文章。

有一點要提醒的是,我提到的這些關係問題以及支持策略,大都根據伴侶關係諮商的臨床經驗;協助的對像都是小時候未被診斷出來的亞斯伯格成人患者,他們沒有機會從兒童時期就接受有關結交朋友及建立關係的技巧指導。 這些人花費很長的時間,來了解自己與別人的不同,建立一些偽裝及補償機制,以達到一些表面的社交關係,但這些技巧卻可能不利於日後伴侶的親密關係。 

我認為,這一代的兒童及青少年患者,都已經能夠及早被診斷出亞斯伯格症問題,而且自己對於該症也有比較多的認識,親朋好友也能夠跟他們建立一個大家都滿意的關係。 

不只患者可以經由指導及鼓勵以改善關係技巧,非患者的一方也可以利用一些策略尋求改善。 家人接受這個診斷之後,可以提供較多的情緒支持。 非患者的一方應該建立一個朋友的人際網絡,以減少孤獨感,並重新體驗參與社交活動的快樂感覺(患者不一定需要在場)。 

非患者一方不必因為患者不在場而感到罪惡。 非患者一方很需要有一位摯友能夠協助恢復情緒,並隨時給予同理(類似精神上的伴侶)。 有時也可以在假日時向伴侶請假,和朋友共度休閒時光,以重拾社交能力的信心。 維持積極態度更是重要的原則。 如同某個伴侶說的:『上天給你一個檸檬,你要有本事把它變成檸檬汁!』
亞斯伯格症男性伴侶:

 許多女孩提到每一次與伴侶見面時的印象(當時對方可能還沒有這個診斷),會覺得對方看來和善、有禮貌且有一些些不成熟:十分符合『英俊又寡言的陌生人』的理想條件。
  • 強烈的母愛光輝能慢慢改善他的社交能力。 
  • 這些男性的智能表現、職業的發展潛力以及對於伴侶的專情,會提高他們成為女性心目中理想伴侶的吸引力。 
  • 亞斯伯格男性患者在情緒和伴侶關係方面的發展,常比較晚熟。 
  • 許多婦女提到,她們的患者伴侶與自己的父親非常相像。 
  • 男性患者喜歡找到一位個性與他互補的伴侶――能夠彌補他在社交及情緒能力的不足;相反地,女性患者卻喜歡找一位個性與她相似的伴侶。 
長期伴侶關係中常見的問題:
  • 交往階段所發生的事情,並不能用來預測未來婚姻關係中可能遭遇的問題。 
  •  一開始抱持樂觀態度的人士以為,這個患者伴侶應該會慢慢改變,情緒及社交技能會慢慢變得成熟,不過後來可能希望破滅,因為他們發現患者伴侶根本沒有改變的動機。 
  • 非患者的一方常出現一個共同的問題,是孤獨感。 
  •  非患者的一方長期忍受情感剝奪,可能容易造成低自尊及憂鬱症。 
  • 患者常以實際的作為表達愛意,而不是以動作或情愛方式表示。 
  • 我們可以使用一個比喻,來說明一個人對於愛情的需求及具有的能力:一般人的需求常常有一大籮筐,而亞斯伯格症的需求卻只有小小一個杯子的量,而且很快就會裝滿。 
用來解決問題的有效策略:

根據一些臨床及諮商的經驗,一個成功的伴侶關係有三個必要條件。
第一個是雙方都必須接受這個診斷。 
第二個必要條件,是兩方都必須具有尋求改變及學習的動機。 
第三個是有接受關係諮商的機會,願意修正自己,以順應亞斯伯格症患者的能力表現及經驗。 

非患者的一方也可以利用一些策略尋求改善,亦建立一個朋友的人際網絡,以減少孤獨感,並重新體驗參與社交活動的快樂感覺。 

轉貼 http://goo.gl/w4Sdnz 本書因為初版社結束營業,目前缺書中。此書花媽的店可以租借 http://followme.org.tw/aboutus
.......................
..................
延伸閱讀
泛自閉書籍推薦-推薦書目

當配偶懷疑自己可能是亞斯伯格 ...

我所知道的亞斯青年的戀愛故事之一,如何交女朋友? 如何談戀愛?

我所知道的亞斯青年的戀愛故事之二,當ADD女孩遇到亞斯男友~感謝 Lotus 授權

我所知道的亞斯青年的戀愛故事之三~失戀33天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