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3日

我不會教小孩,但我會講故事P35.花媽當你被確診為衝動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自從閱聽眾知道花媽被醫師確診為「衝動」以後,常常會問我被為「衝動」有什麼感覺?

有問題很有趣,老實說一開始我本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因為我覺得我還是我, 並沒有因為這個診斷的改變我這個人太多習慣。

但不久之後,比較關注ADHD跟衝動這些議題,也可能是更會觀察自我了,我漸漸產生比較多的自覺。我會比對書中描述的行為跟自己某些行為的吻合度。

還有,最大的發現是,『原來別人對我這人的衝動,非常有感覺。』

比方說我開始看見我在喝水的時候,有些朋友會幫我移動水杯到離桌子比較中間的位置,避免我動作太大把水杯打翻,她們會不經意的隨時幫我移動杯子。當然除了怕我打翻杯子之外,也把她們跟我的杯子遠遠分離,以防備我拿錯水杯,
把她們的飲料喝掉。

又比方說,他們也會在我要過紅綠燈之前,先抓住我,提醒我等一下再走,現在是紅燈之類的,避免我無意間把自己陷入危險。

又比方說,我租書店的店長,習慣在看到我的時候,第一句話說: 「阿姨, 你先不要講話, 先讓我講完,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這一件又一件的觀察,讓我覺得很有趣,原來別人都在默默的保護著我,讓我減少出錯的機率。原來我身邊一直有好多天使在照顧著我,而我到被確診才看得更清楚。

在還沒有確診之前,其實在類似的情境中我個人常會陷入自責, 覺得自己年紀那麼大了,還常常打翻東西,把桌子弄得髒兮兮 ,做一些不假思索的很蠢的事,感覺自己是不用心或者是不用腦袋很笨拙。

確診之後,我改善最多的就是減少自我責備。然後跟他人溝通,怎樣讓我可能發生的衝動行為,讓彼此能不難受表現更合宜。

有天店長跟我講說, 有些客人給人家錢的時候用甩的看起來很像 有錢的就是大爺 。

那幾天剛好我女兒才跟我講,我付錢給別人的時候,也是用甩的丟出去,看起來很不禮貌, 從那一天開始我才知道我不經意的舉動會讓人家不舒服,還以為我是個沒有禮貌 沒有教養的人 。想著想著剎那間,我還看到自己把整個錢包都倒出來,數零錢的驚悚畫面呢~~~

所以我跟女兒說謝謝妳告訴我這件事情, 也希望女兒以後能提醒我並直接告訴我要注意的事項,因為我感覺不出我的衝動,我看不到我自己不適當的行為,我是需要旁邊的人幫助給建議的。我願意改變學習,我跟周遭的朋友說,因為我自己看不見,所以我需要她們的幫助。

在眾人協助下,就這樣,我越來越容易看見自己的衝動行為。

比方說有一次,我們上桌遊 課, 四個人一桌一起玩, 我看不到對方的牌, 直接就把對方的牌翻轉完全沒有想到要問對方, 這是我第一次當場就看到自己 莽撞無禮衝動的舉動。

這一天隨心所欲不分青紅皂白翻轉他人物品的畫面。讓我自己產生了重大的改變, 這個自覺讓我一邊告訴同桌,我自己發生的狀態跟自自責感, 也讓我養成隨時提醒行動前,必須要停頓幾秒鐘的習慣。因為我感受到自己多麼的蠻橫,跟對他人有多不尊重。

因為自己的經歷,所以我在店長問話的當時我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並給她方法:「 你可以請對方輕輕的把錢放下來。」 「你也可以無所謂的接受對方的衝動。」但避免直接認為他是故意的,認為客人是裝有錢裝大爺的樣子。

我會這麼指示店長,是因為我的猜想,源自於如果一個人 可以表現出有禮貌 的話, 多半都不太會想要表現出衝動無禮的樣貌。如果對方是故意要衝動無禮,那我們也可以學習不被對方影響了原有的好心情。

現在我常常可以看到別人協助我的樣子,他們會照顧我確實大腦有的缺失,都會主動幫我注意有沒有什麼東西忘了拿,或者是在我可能犯什麼錯之前盡量的提醒我。

而後我也養成了一個習慣,我常常面對亞斯伯格的青年,問他們當你被確診為亞斯伯格之後有什麼感覺, 答案很複雜。

有的很生氣;有的很開心的接受知道自己原來出了什麼問題,找到根由;還有一種是覺得我所謂我還是我,所以然故我。

再問對方被確診為亞斯伯格有什麼感覺?


得到的答案中有一個令我很震撼,也是我想要告訴家長的,就是這個孩子說:身為亞斯伯格已經有很多困難,但是我希望父母不要是,造成我的第一個困難。」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