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我不會教小孩,但我會講故事-P38.兒子說我從小學開始就知道你怪怪的了~~我當場回說: 『謝謝你的讚美』

兒子說我不會教小孩,兒子說我從小學開始就知道媽媽怪怪的了。可很有趣的是現在有很多讀者透過我的文字,認為花媽『很會教小孩』。其實我沒有刻意教小孩什麼,只是覺得跟小孩『玩』尤其是跟小說『訴說自己的經驗』這件事頗為有趣。

石蠟。網路圖檔。
當兒子告訴我我是個怪怪的媽媽時,我就開始去回想我有怪怪的嗎?
然後再去回顧成長過程到底是那裏怪怪的? 果然讓我想到幾件事.......

小學一年級時
(永樂國小),我聽說在作業本塗上石蠟,再寫功課寫字的速度會變得快很多。所以我就用石蠟塗作業本,再用鉛筆寫ㄅㄆㄇ。

我不記得石蠟塗滿作業本花了多少時間?  也不記得是不是寫ㄅㄆㄇ有變快,倒是記得後來因為老師沒辦法用紅筆在我的本子上打圈圈,所以我本來都可以有五個圈的寫字水準,那次變得半個圈也沒了,還被藤條打手心。

小學一二年級,在上學的途中看到一雙閃亮亮的美麗拖鞋,標價50塊錢,

圖檔取自網路
我非常喜歡,但沒錢買,所以偷了爸爸的50元,去買這雙拖鞋穿在腳上。當然很快就被爸爸抓到,然後被處罰站在木椅子上。

因為我們家開冰店,所以一直有客人來往,客人問爸爸為什麼我被罰站,記得爸爸只簡單的說:『不乖』也沒多解釋,但我覺得很丟臉,不想被客人看見,所以撕掉日曆紙,用上面的墨水把自己的臉塗黑,再面對牆壁,避免被客人認出是誰被罰站。

我父母的教養態度自然而然的影響我,他們不會特別關心我的成績高低,但我做出違反德性的事件時,他們一定會追查原因做出處置。

我們家四個孩子都伶牙俐齒,餐桌上唇槍舌戰,父母都讓我們自由表達己見,也會加入自己的故事。說著說著也就能說出一番道理來。但也不光是說,說了還得負責。

圖片取自網路
寫這篇文的時候我才想到我好像常常忘記帶課本。忘了帶課本也許被老師處罰過一兩次吧,但我也只是猜"也許"是不是真的處罰過一時也想不起來,但我倒是記得常常跑去隔壁班借課本,跟隔壁班的同學因為常借課本而變成莫逆之交

我娘懇親會必到校聆聽,但我忘了帶便當,缺交作業,全得自己負責。但如果事前有跟媽媽說我不會打毛線,媽媽就會請阿姨幫忙(也就是說,我娘也手腳不伶俐,只好請阿姨出馬幫忙),事前求救家長就陪伴解決。

我高職念五年,好不容易脫離高職,所以決心離開商業科系,所以高職畢業後完全不考慮念技職學校,而去補習考大學。

淡江中文系的選修科目多到選不完,是我唯一覺得扼腕的。我必須在「易經」跟「詩經」掙扎,也必須在「文心雕龍」跟「說文解字」中選擇。我沒念過易經,但也沒失落的機會,因為「詩經」詞藻真的很美很令人心醉。

如今回想,簡恩定老師教「杜詩」「史記」對我的人生有重大影響。老師的課程讓我對家國的愛戀更加堅定之外,有個鮮明印象是他敘述自己遇到不良份子單手推鐵櫃秀內功的情境,讓我始終想到他就想到念哲學細的李小龍。(簡恩定教授紀錄片『風範』-少俠簡恩定)

淡水火車站圖片取自網路
在淡水念書還有個有趣的事,就是可以搭乘不同車種,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回板橋。在火車、學生專車、公路局上,跟不同系所的夥伴天南地北亂聊。雖然現在看不出來,但我還真的曾經穿著短裙騎摩托車,來回四十公里,被飆車族吹口哨呢!!(疑?這是值得誇耀的嗎?)

我們學校比輔大早一周放暑寒假,我還用最後一周去聽輔大歷史系的某些課程,當時我很喜歡那志良老師台北故宮國寶遷徙中的內容,一堂兩堂都好聽多少算多少,對照我家當時訂閱的歷史月刊故宮文物月刊 ,也莫名其妙學了點歷史,雖然只聽一兩周的課程,但我還能幫歷史系的人整理出可能當考題的考試重點及解答。

結婚後我帶著兩個小孩到處跑。背著奶瓶尿片兩歲的單手抱著,四歲的拉著或坐在行李箱上,大約每年都有一兩次在台北跟首爾間往返。

出國上飛機對我來說就只是輕裝便旅(履),就只是把拖鞋換涼鞋似的簡便,連簡易的保養品都不曾有過。(大家很難想像我到這年紀完完全全不用保養品,還能皮膚白皙嗎? 天生麗質讓我省很多很多錢..... )

十七八年前回台灣陪公子在學校教書的時候,我也怎麼教自然科,大家有興趣可以參考一下,『古時候』我做過的新鮮事。
此網站已毀滅
是特異獨行的教學。儼然就是現在流行的「翻轉教育」。教數學,我給算式,讓學生出題之類的。教國語,開一疊生命教育繪本,讓孩子平常寫日記寫紀錄。

恩,我大概也是台灣數一數二設立小學班級網站及電子報的老師,我不清楚確定數幾,但我帶領的班級因為這樣上了TVBS的數位競賽電視節目。

回溯起來,這好像都異於常人,有一點特別?

開租書店以後趣事很多,所有店員一致通過我是怪怪的思考異於常人老闆。比方說有次聽聞我們租書店裡,店員不小心在門外走廊打掃誤觸遙控鎖,鐵門關閉,把客人全部關在店內,但客人『完全無動於衷』繼續內閱的盛況後,我一心一意也想如法炮製,想目睹客人『完全無動於衷』的有趣模樣是否符合我的想像,所以就在某個『夜黑風高』『內閱滿檔的時段』,我趁著店妹看店時,跑到店外按著遙控鎖,把客人通通關在店裡面。真的ㄟ,很神奇哦!客人果然通通連頭也不抬,毫無反應。

咖啡大叔的左側有安全門梯
這天的發生的狀況雖然有趣,但我後來感受到客人們毫無危機意識的狀態,也替他們覺得危險。所以貼告示提醒大家,本店雖然安全,但貼標語請大家小心隨身物品之類的。

最近八仙塵爆事件發生,心疼之餘。我召集店員清除所有障礙物,確保安全門暢通,也要求店長加購滅火器,更清楚的標示逃生門。

我真的不太教小孩,但從我自身到表現讓孩子學到的,大致有承襲自我父母自己以身作則留下給我的,『選擇由你,但得自己承擔負責後果』。我只是再繼續自然而然的傳承這些家族習性而已。

至於誰怪不怪?  當兒子說我是怪怪的人時,我當場回說: 『謝謝你的讚美』。並回報以燦爛的笑容。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