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9日

給時常得帶孩子就醫求助專業者的參考資料--花媽幫兒子寫的隨身攜帶資料(歡迎分享改成自己的版本)

跟大家分享花媽在兒子國中二年級嚴重拒學時,常常得面對新的醫師﹞、治療師﹞、特教老師時,帶著修改使用的記錄。這份記錄,不管是就醫或面對新的協助者,都可以幫助他們快速找到需要的資料。

我都是擷取與該協助者相關的資料給他們,而不是直接列印讓老師們自己找,我的習慣是資料不給太多,盡量讓別人一目了然,看過就能記得不必再翻閱的程度。
........................................................

OO的鑑定與評量


一、 前言(主訴)
二、 個案基本資料(出生年月日)
三、 家庭狀況(教養態度)
四、 受教育史
五、 醫療史
六、 現況
七、 建議:
八、 附錄:

........................................................
性格內向退縮,對於略有可能發生危險的事物極度小心;語言表達能力正常,但對於陌生的人事物怯於表達。
至今14歲但仍不願到福利社等必須開口才能買到東西的交易場所、但會去7-11等不必開口對談的場所買食物。在外面看到非常喜歡的東西,若母親要求他開口自己進商店買,必然選擇放棄自己所愛的情形。七歲時經醫師判定為「選擇性緘默症」。
遇到困難不求助他人,在學校遇到困難,寧可被記缺點罰站,也不肯開口求助他人,所以常常有忘記帶鉛筆盒、橡皮擦而呆坐、遇到困難時常有身體左右不停晃動、低頭趴在桌上的情形。
不主動打電話。母親多次告訴他如果在學校有事情或有東西忘了帶,只要打電話,絕對送到學校給他,但他一次也沒打過。在家中,必須要叮嚀「去接電話」才可能接,若非父母叮嚀,絕不主動打電話給別人!
生氣時,也很難表達生氣的原因!氣憤的程度越嚴重,等待了解原因的時間就越長。早期可能經過一兩週母親才可能了解OO憤怒的原因,國小高年級時進步到一兩天內會告知原因,現在時間縮短到幾個小時後會告知。
OO在學校生氣或遇到困難的時候,若用言語刺激他,或處理時間拖太久,都會造成更難處理的狀況。例如:叫他罰站後,他接著就不肯坐下來。讓處罰他的人後續很難處理。
平日不停地有咬指甲等動作。而且私底下做的很多作品都藏起來,不讓別人看見。即使非常擅長的電腦動畫(flashVB)製作成品,屢有佳作,也不願展現給別人看。很喜歡隱藏東西。

二、      個案基本資料(出生年月日)

1.     民國80312生,台灣出生前七個月,因父親任職OO公司韓國事務所駐韓代表,故父母在漢城居住,OO在台灣由褓母照顧,七個月後才由母親帶回韓國。(母親在懷孕初期有出血及前期姙娠毒血狀況)
2.     六歲之前皆在漢城與台北間往返,因父親工作繁忙且常到國外出差,所以完全由母親負責教養。因漢城四季變化大,造成OO適應不良,並因體弱多病,經常因住院而中斷預計的行程
3.     86年因祖母去世臨時決定回台和爺爺、母親、妹妹同住。就讀文德國小。
4.     87年因適應不良轉學到板橋國小就讀。母親同年於板橋國小代課。
5.     87年中父親調職回台灣。後不定期出國短期派外。
6.     92年進入板橋國中就讀。
7.     93年國一下學期學期結束前,產生拒學情形。
8.     94年國二下學期結束前拒學情形,略有改善。

三、      家庭狀況(教養態度)

1.         在家中完全由母親負責管教。OO六歲之前因體弱多病,且為第一次生養,故有照顧不周且稍有溺愛現象,但當時母親渾然不覺。且因擔心在異國語言受教育,會造成中國語文不佳的現象,故當時在家中將教育重心擺在國語認知上。上小學後,因嚴重適應不良、到縣立板橋醫院身心科求助,母親才體認到這樣的教養方式,對孩子不利,而開始改變。
2.         因父親工作繁忙時常出國,且因教養方法父母觀念分歧,常常產生爭吵,故父親很少參與OO的教育過程。父子間不太講話。10歲時並曾因不回答激怒父親,造成父親大怒重打孩子的事件。OO至今憶及當日的衝突,雖然僅此一次,但仍然相當不滿說:「爸爸只會亂打人」。事件發生後,父親有多年不參與孩子的管教,及至93年,母親發生車禍造成幾個月無法處理家事,父親開始簽聯絡簿,而開始和孩子有初步的溝通。母親至今仍間續尋求心理師協助。
3.         這幾年來,母親感受父母管教態度不一,造成對孩子不良影響,開始有意在孩子面前讚揚父親。但因父親仍對母親管教態度不認同,所以仍有些許摩擦。

四、      受教育史

1.         3-6足歲
                                                             在韓國就讀幼稚園,在園中老師們完全以韓文溝通,並有韓文書寫造句能力,紙筆測驗能力高於同齡韓國兒童。但在當時,韓國教師因擔心OO韓文能力不足,配合諸多肢體語言,讓OO點頭就算了解的狀態下,判斷孩子的學習成果,沒注意到OO幾乎不回答和上課分心左顧右盼的狀況。韓國式的教育,必須在上下學、用餐時,老師九十度鞠躬問安,當時OO已經有不肯對老師打招呼等現象。另,因OO體弱多病,且多次在暑寒假及年節返台,三年幼兒園生活實際上課時間不到1/3
                                                             在漢城家中時和母親用國語交談,母親用電腦和字卡教學。兩三歲足時已有英文字母及百餘個漢字認知能力。學習數學完全不用吹灰之力,會用時鐘判別幾點半等。當時教育方向著重於語文數學認知方面
                                                             暑寒假及年節返台皆住在外祖父家中,當時外祖父母對孩子不向人招呼,頗有微詞。當時返台也常因兩地氣候變動緣故,有多次在中興醫院住院記錄。當時的認知教育多以實地實用為主,如念看板、標語等。
                                                             86年初,因外祖母突然過世,母親決定返台居住陪伴老父,遂先行帶兩個小孩返台與外祖父同住。祖孫間語言溝通困難,祖父諸多責難。
2.         小學低年級
                                                             86年,6歲後回台灣,進道生幼稚園就讀一個月的暑期班,後進板橋文德國小就讀。入學前幾度有和OO談到進入國小的適應問題。

剛開學前兩三週左右,老師要求每天第三四節課時,母親皆在班上協助老師處理班務。後戒於怕孩子過度依賴而停止。
老師原先因OO可以認識所有簿子上的人名,而讓OO當排長,而後漸漸因動作過慢,被老師解除職務。對於老師的問話幾乎不回應且上課分心左顧右盼,受到責備日益增多,不肯講話的情況更加嚴重,開始討厭上學。鑑於老師對孩子的負面批評越來越多,孩子也越來越沈默,上課時縮到桌子下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所以母親開始有替OO轉學的打算。

學期末因母親進入板橋國小任短期代課教師,剛好有機會帶到一年級請喪假的導師班級,相當認同該老師的生活態度,故當時與該名導師(林淑媛老師)協談後,決定故在考完期末考後將OO轉學到板橋國小就讀這個班級,母子在學期末當了一個禮拜的師生,我們認為這樣做可以讓OO大幅降低適應期間,也可以讓OO在寒假期間和新導師有互動。
當年寒假期間發生一件很特別的事情:我們在路上遇到OO文德的同學,OO根本不認識,因此,母親發現OO人際疏離的嚴重性。開始有帶OO看心理醫師的心理準備。
                                                             87年一年級下學期,OO仍和上學期在文德一樣沈默寡言,下課時間只留在原座位,不和同學互動,不肯上體育課、音樂課也不發出聲音。這個學期發生班上某位較調皮的同學和OO在一二樓間的樓梯平台上,該名學生滑下的事件(沒受任何外傷)。該學生家長認為是OO推擠造成,我們詢問OO,當時他完全不肯回答,事隔兩週OO才說自己根本沒推他該學生家長認為母親和導師處理不公,學期末轉學。
                                                             87年二年級上學期,鑑於OO語言能力正常,但不願表達,不肯參與公共性活動,不肯跳健康操,故遵從判斷他罹患選擇性緘默的小兒科醫師建議,就近到板橋縣立醫院心理衛生中心開始進行心理治療。醫師口述診斷OO罹患選擇性緘默。
                                                             882月初,為了板橋國小3月份校慶,學生們持著舞獅的獅頭在操場練習,中場休息時間,OO用腳踏別人放在地上的獅頭,被別班老師責備,卻完全不肯辯解也不肯道歉,也不肯行動,所以被該名老師拖到司令台前處罰,後由了解OO習性的輔導室主任出面協調將OO帶回辦公室談話。

是日過後,整整一個星期OO不發一言,並每天抗拒到學校上學,甚至躲在學校校門口不進入校園,並在家中寫下「我想要死掉比較好!」的字條壓在書桌下,母親在整理房間時發現。同年OO發現彭金英醫師在治療時攝影、開始拒絕與醫師合作,而停止到身心科就醫。
                                                             一二年級導師(林淑媛老師)發現,遇到有『選擇性』事件時,OO的選擇較慢,老師必須耐心等待,或者幫助他下決定。並且參照「啊德找啊德」一書的做法,在OO的四周安排會主動照顧他人的同學。自此情況日漸好轉,也認識班上同學,但下課時間,仍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回家不會主動敘述過學校發生的事情,且無論是在書桌前或電腦桌前,我們一靠近他就會把所有的東西蓋住,或關閉電腦銀幕的情形。至今OO仍然持續這個習慣。
3.         中年級
                                                             經特殊編班,三四年級時的導師(李筱華老師),除採用上述方法外,並採用團隊精神的計分法,讓同隊的同學督促OO融入,並特別安排班上最會照顧他人的同學坐在旁邊協助他。因OO的電腦能力較佳,讓OO管理班級網站,且因功課不錯一直保持五名內的優勢,所以很少受到同儕排擠。對有興趣的議題也會舉手表達自己的意見。
                                                             但仍然不願意跳健康操,科任課時仍時有因為不願回答科老師問話,而老師僵持不下的問題。
                                                             母親發現OO有對言語說明過度要求精確,因而常激怒他人,並造成無法將討論內容進入核心的問題。舉例來說:若問說:「你昨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去哪裡了!」他會回說:「是十二點十五分!」。有此發現後,教導他一般人的應對方式,衝突減少很多。(有趣的是OO在看到我打這份文件的第二行「今已XX歲但仍不願到福利社」時,馬上糾正說:「我是XX歲」。)
                                                             89年,外祖父因心肌梗塞突然去世,母親在喪禮前後忽然罹患恐慌症,故就診進行長達一年半的心理治療,並於暑假後停止教學工作。OO的情緒相當受到母親影響。
                                                             四年級上學期,被音老師選定為合唱團團員,但參加兩三週的訓練後,因堅持不肯開口練習而作罷!
4.         高年級
                                                             經特殊編班,五年級的導師(黃嘉斌老師),因瞭解OO對數學特別喜愛,從中誘導他思考解題的興趣,OO一舉手老師就讓他回答,且在老師的薰陶下,美勞課加入很多獨創性甚至融合數學理念的設計,使他對原先討厭的美勞課也變得很感興趣。OO很喜歡導師的課程,但人際關係較中年級時退步。並對科任課非常厭惡。
五下進入學校絲竹樂團吹奏橫笛,母親向OO表明若不願練習只要開口表明「不想繼續練」的意願即可停止,但OO雖不喜歡練習,仍不肯開口表示。當別人練習時,OO常常趴在桌上不做任何動作。

本學期在絲竹樂團吹奏橫笛時曾因干擾同學,被老師要求站在旁邊,因生氣而在地上打滾,爬行,後由輔導老師帶開後,像柱子一樣完全不肯移動,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等輔導老師稍不注意隨即逃開躲在大家找不到的地方,等看似自虐現象。最後在輔導老師及母親協商後退出樂團。
  
             
因五年級老師退休,六年級的導師剛接任這個班級,因為班上某位女同學與新導師多次嚴重衝突,造成當年度OO每天不斷地說『班上好吵好吵』。(其後得知班上女同學在校自殘,導師處理不當怒斥女同學、輔導室介入!)
5.         國中時期
                                                             為讓OO提早適應國中生活,國一入學前的暑假,進校內暑期輔導班,當中曾有一日OO不肯上學,原因不明。
                                                             OO國ㄧ時,母親進入新的職場(巨匠電腦講師),工作非常忙碌,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所以對OO的國ㄧ生活沒有多加紀錄。
                                                             在國一前OO上學都由母親騎車接送,但在國一升國二的暑假,母親出車禍右腳膝蓋骨斷裂造成兩個多月無法行動,半年行動困難。OO突然得自行步行20分鐘上學、並開始自理餐點上學的服裝等日常所需。
                                                             國二班上換了新導師,長達數個月,受傷的母親幾乎都沒參與OO的活動!漸漸的OO在班上開始享有很多『特權』!遲到、作業缺交等行為都不會被處分!接著OO開始在某個早晨在家裡鬧脾氣不上學。為此母親開始尋求拒學的解決之道。
                                                             拒學情況在二下升上三年級的暑假經母親、導師、醫師的多方協助已有明顯進步。

五、      醫療史

                                                             6歲之前體弱多病,不管在漢城或台北都有多次氣喘病發住院紀錄,在六歲之前的醫院就診紀錄高達兩百次以上。
                                                             872月初,進縣立板橋醫院兒童心理科進行每週一次心理門診。因OO就診半年後才發出第一句話,且只有三個字,又不肯繪圖表現,彭心理師在一次使用攝影機錄影時,被OO發現錄影機後,不肯合作且造成性格退縮的狀況,認定效果不彰,第十個月後因彭心理師出國進修而停止門診。
                                                             當時母親認為OO在中年級導師與學校同儕的協助下,日益進步而覺得可以停止效果不明顯且費時的心理治療。
                                                             國小五年級後期時OO開始情緒不穩定。板小蔡惠芬老師判斷OO有自閉症的傾向,讓OO診斷,後經板橋縣立醫院許添盛醫師判斷為亞斯柏格症,並請領輕度自閉症身心障礙手冊。
國小六年級時OO最常說的ㄧ句話是『同學都吵死了』,當時的同班同學中有人有自殘行為,導師情緒相當受影響。
母親擔心OO的情緒困擾已經影響到他的優勢:課業成績已不似先前那般突出,且遇到不喜歡的科目或老師,會有絕對的排斥情形;而且不肯開口求助他人、不善交際,幾乎沒有朋友的情況進國中(青春期)後會有更大的困擾。故常常和OO有言語溝通。
母親希望瞭解OO有能力,如一般孩子一樣接受正常的國中生活。並希望他面對困難時,能夠即時表達或求助他人。故六年級有大半年的星期三下午與心理師面對作遊戲治療,效果不錯,OO開始簡單的放出求救訊息。
                                                             國二時OO出現拒學現象、也有全身轉移疼痛的問題,在某次劇烈疼痛到無法行走但醫師仍診斷不出原因之後,母親依過往的經驗,希望OO的心理師能幫助母親找出拒學與疼痛的原因,但OO完全不配合診療,所以最後心理師決定僅由『焦慮的母親』接受診療,找出解決的方法!(P.S焦慮的母親此時情緒也時常失控)

六、      現況

OO現階段仍需要加強的是『表達自己的需求』,遇到困難或需要表達的時刻OO仍習慣將『事件隱藏』。比方說國三的老師傳達『忘記帶筷子的同學,得用5塊錢買筷子才能吃飯』,OO的選擇是想盡辦法隱藏,不讓同學發現他沒帶筷子也沒吃飯的情形。
另外「不表達需求」也是與他相處的人的極大困擾。以今日(200581)為例,在上學時間仍不出門,如關在籠中的獅子一樣晃過來晃過去,拼命晃卻不表明自己想做什麼(即使母親引導-告訴他只要開口媽媽就幫他想辦法也沒用)、ㄧ直等到媽媽想到OO很怕冷想帶外套,問題才解決。OO能夠表達,也知道自己需要位套,但何以「不表達需求」實在無解!

另外要加強的是減少逃避的行為。OO畏懼困難的事物、或指示不明的事務。比方說國二下某次學校本來公佈星期一要穿校服,接著又改說要穿運動服,OO都很難就這件事處理,(他不知道自己怕什麼
..),而選擇在星期一早上大發脾氣不去上課!因OO不做表達、母親等到第二次有類似事情發生時,才抽絲剝繭了解關鍵原因。並強調日後有『不清楚的指令』媽媽可以『陪你打電話』、或「幫你打電話」強調自己會陪伴他處理!

七、      建議:

建議學校的老師,儘可能了解OO動怒或不配合的原因,『早期發現』就會很快解決,時間拖的較久時,收拾的時間就會拖長。
並希望老師提供OO「不表達需求」的解決辦法!

八、      附錄: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