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7日

透過《專注力:幫助孩子更輕鬆有效的學習》,我對「秩序」有新的理解-花媽卓惠珠推薦序

不必管ADHD是否存在,這本書提供了一些注意力不足者除
了吃藥以外的方法,值得我們參考。

閱讀這本書時,正好看到了一則104年12月12日聯合報文教新聞的報導:部分師培學校將直接把教學實務能力納入畢業門檻,板書寫不好,可能畢不了業。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校長張新仁表示,該校必選要求學生通過試教,各系另訂有指定項目,例如中文系學生須通過板書測驗,板書字體寫太醜、筆畫不對,都無法通過測驗。

新規定出來的背後,一定有其意義;尤其這規定是針對教師的養成,應該有其更重要的意義。當我正在思考這規定的意義時,看到本書亦提到寫字和畫畫訓練的重要性:

「文字是一種秩序
、一種精密細緻的秩序,是由字母、規則和意義組合而成的。」所以,心理學家貝格曼不僅認為寫字是增進注意力最重要的練習之一,更指出:「如果文字書寫掌控不好,那麼中心秩序也會跟著崩潰。孩子將因此失去方向,而無法融入周遭的一切。」

原來寫字時,我們也在訓練專心傾聽;而傾聽的同時,我們也在訓練視覺記憶,因為我們是把儲存在腦中的字母形狀畫出來。用手寫字的訓練效果,當然比用電腦打字更好。

正如貝格曼所說:「當練習文字筆劃的同時,我們也在訓練自己的專注力:一筆一劃模仿著字形的時候,腦部各個區域也會一一被喚醒,以便進行各種不同的認知任務。當孩子用手寫字時,他的腦海裡也同時在描繪著筆劃。」

玩畫圖遊戲可以幫助孩子專心一意的工作。例如,臨摹佛家用來幫助冥想的對稱曼荼羅圖像,這樣孩子會變得安靜。透過尋找紙上迷宮出路、解圖畫謎題或解套式益智遊戲等,也可達到同樣的效果。

透過書中這樣一段敘述,我恍然大悟,原來有些好習慣,在我學齡期無意間已經養成了。這些所謂的規律,不只是幾點幾分要做什麼、要上床睡覺等侷限且單一的規定而已。

感謝這本書,讓我能對非常有助於ADHD者的『秩序』一詞,有了一番新的理解。

《山不轉我轉,反轉亞斯的厚帽子》、《當H花媽遇到AS孩子》作者/花媽卓惠珠序

作者簡介-佩特拉.索爾布里茲 Petra Thorbrietz

記者及出版業者,目前以自由寫作的身分住在慕尼黑。

譯者簡介-楊文麗

楊文麗,德國曼哈姆大學心理學碩士,曾任台北市諮商心理師、教育部社教司家庭教育中心研究員、淡江大學心理諮商中心兼任輔導老師、台北市家庭關係服務中心諮商心理師、台北市張老師諮商心理中心諮商心理師、台北市立國中國小駐區心理師、中國文化大學推廣部師資訓練班講師,也是中國特聘心理學講師,以及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資深家長暨審查委員。近年應邀演講主題包括:專注力、壓力、情緒、社交、自主學習、適性發展等。

歷年相關作品:著作《專注力訓練,自己來!》;譯作《兒童注意力訓練手冊》、《兒童注意力父母訓練手冊》(以上均為張老師文化出版)、《專注力》(親子天下出版)。

葉靜月

葉靜月,1960年出生,東吳大學德文系畢業,德國班貝克大學碩士,主修德國語言學,副修英文及大眾傳播。自1997年迄今任職於立法機關,擔任編譯助理研究員,現與挪威籍夫婿居住於新北市。
...........................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