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亞斯青年社團精彩的關於『求助』與『獨立』的討論

亞斯青年社團昨天出現大孩子的需求沒被家長看見,孩子用激烈的方式讓家長被迫選擇的過程,花媽看到這篇文有深切的自省。

我自己常常神經很大條, 孩子必須大聲說話,怒氣衝天,我才知道我得改進了。 花媽雖然有反省,但因為我還是神經很大條。而且衝突發生的當下,自我防衛機制掀起動,不斷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也沒辦法一下子就跟你說對不起,請孩子給我時間。

另外,在此也把此文獻給文中孩子的母親。向您致敬,因為您的陪伴,這孩子才能在社團中如此直言無隱,寫出自己看法,也表達了對您的愛,感謝您們讓這麼有意義的事件,讓我能整理呈現。感謝您!!
.................................................

上禮拜六(4/30)要去參加「吳佑佑醫師吳沁婕老師QA座談會」之前,我又不爽媽媽了,因為媽媽說那個座談會「妳有需要去嗎?」。

我聽到這個馬上開始憤怒,是憤怒!
(直接比生氣還要生氣),這是對我有幫助的事情,對我有益的事情,這就是刀口啊!而且媽媽說要陪爸爸,不來陪我也就算了,也就算了,那就我自己一個人來。
鍾華瑩提供葉曄老師的鋼筆字


在那個座談會的當下,我越聽越不開心,非常非常非常的不開心,因為我看到現場的媽媽,即使他們的孩子一個比一個還需要費盡心思的照顧,但都很認真用心的在當一個媽,深怕自己的一個行為舉止講話影響到孩子的未來發展,傷到他們的自尊心。

對比我自己的媽媽,為什麼我的媽媽可以這麼偷懶!?丟我一個人來面對,來處理,然後一直當作沒問題發生?每次爭吵都指責我是那個起火點,把所有問題怪在我頭上,全讓我一個人承擔。媽媽用蓋住的方式逃避她不想面對的事情,但為什麼連我也要一起蓋住!?

我突然懂了,媽媽根本就什麼也不想做,根本連彌補都沒想過,就只是把我一個人丟在那邊,好像雜草自己會長的茁壯,好像我有那個韌性可以在缺乏資源的狀態下,長歪再自己伸直。

我很痛苦,很痛苦,很不開心,也很不甘願,好好的一個座談會,大家都很愉快,只有我無法享受當下!長年累積下來的問題,我決定給我媽下通牒。

回到家之後我對著媽媽說:「媽媽,到底為什麼妳要讓我一個人去面對?妳一直說妳不是專家,但為什麼就是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彌補?妳說這話這也表示妳都知道自己過去的教育方式對我並不好,但為什麼就沒想過要停止這不對的方式?妳就這樣依然用過去錯誤的方式繼續在對待我,從沒想過要改變?為什麼!?為什麼!?今天妳甚至連了解都不想來了解,丟我一個人自己去面對,到底為什麼?

(沈默好一段時間........)

下禮拜二,我要回診看醫生,你自己好好想一下,有四個選擇

1.__人。
2.自__。
3.我離開家,研究所不考了,夢想不追了,然後我們斷絕親子關係,以後不要往來。
4.妳跟我一起去找心理師。

因為我沒辦法,我受不了了,太痛苦了,我要放棄了,已經沒力,也無計可施了,下禮拜二,我要去找醫生,妳好好思考一下,如果有要去找心理師,我才再跟醫生談這件事」

我所提出的每一個選項,都是深思熟慮過的,而且每一個都有存在的理由,但是細節太瑣碎,我懶得打了。我目的就是要我媽跟我一起去找心理師,跟其它三個選項比起來,第四個選項真的是最容易選擇的!(意思是我有我的策略,即使媽媽選到前面三項的其中一項,我都思考過了)

果然我媽就選擇了一起去找心理師,當下就馬上答應!這個掙扎好幾年的要求,在這一刻卻急迫的選擇它!

我媽握著我的手說,「這一切沒有那麼難啊!孩子」
聽到這話我心裡真是翻了不知道多少的白眼,世界上所定義的那些數詞單位都不夠我用了吧!!!!

我記得吳佑佑醫師在座談會上說了類似的意思:「我絕對相信有壞老師的存在,也有家長是壞家長,也相信人性本惡(頂新頂新頂新頂新那混蛋)!但那些都是少數,這個世界還是需要存在“互相信任”!」

我是不知道佑佑醫生口中說的壞家長,是什麼樣子,但我還不認為我爸媽可以貼上壞家長的標籤,但我想幫我媽貼上「偷懶」的標籤,因為她都選擇簡單的路走。

我對我媽生氣的,就是在這個地方,她都沒想過說她做的事情有可能會傷害到我,她很不「小心」,所以我希望她去學一下。

我媽不是故意的,她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也「忘了」應該要「注意」,只是因為我有時候會帶著情緒去提醒她,所以我需要有人能在我媽後面撐一下,免得我做過頭。

不應該要求每個人都要當「關公」,開刀很痛還不能打麻醉(生活很痛苦,不能求助),如果我們今天不知道有麻醉藥這個工具(社會的資源),那就算了,只好默默地承受痛苦,承受到自己撐不住的那一天,可是今天如果我們知道有「麻醉藥」(社會資源,如醫生,講座,朋友的關心)這個工具,為什麼還要要求人「開刀不打麻醉」!但也許是我選擇的路太難走,所以我才這麼痛苦!所以是我自己去選擇要「開刀」的。

有些事情,不是光只有我努力就好。如果我想要做一些事情,只靠自己,而不靠外力的協助,就像愚公移山,很困難,花了那麼長的時間移山,是很獨立,很堅持沒錯,但他的生命也耗掉大半輩子了,為什麼想移山我不能靠工具,不找人來一起幫忙呢?為什麼要我只靠自己的力量?

孩子對擁抱的感覺,是從身旁的大人們學習而來的,高媽媽加油!即使僵硬,也要記得擁抱小孩,小孩會知道媽媽即使很難做到,但還是很努力,小孩絕對絕對感受得到媽媽的「心」。

感謝花媽、吳佑佑醫生、吳沁婕老師、現場各位媽媽及正在辛苦努力過每一天的人!
ps1. 比起爸爸,媽媽真的比較有救(有機會)!真的滿辛苦的! 

PS2.希望花媽在幫我修改的時候,能用媽媽的角度保護一下我媽,不要傷到她的自尊因為我覺得自己因為不知道我媽的承受力到哪裡,所以沒辦法保護她被我傷害。

P3.我並不是「全部」都要怪罪在環境(爸媽)身上,而是因為我承擔不住了,所以想要把一些些的重量,放下來,我不是真的要怪媽媽「都」不承擔,而是希望「可不可以幫我承擔一點點!」承擔個最低限度也好!陪伴,對我來說,就可以是承擔了,至少跟我一起去聽講座,那就是承擔了,不管我媽聽得懂還是聽不懂,陪伴也可以給我力量去面對我的障礙!

P4.覺得這一串對話,對我有超級大的「心理治療」的效果!現在很想衝去抱媽媽!「媽媽,謝謝你還愛我,雖然方法用的笨了點!」要是我當初選擇離開家,我跟家人的遺憾可能就沒有化解的機會了!
....................................................
大亞社團裡的回應

有位已經結婚並且已經當母親的大亞斯回應:

我在治療室最怕看到的就是,家長認為是自己害孩子這樣,所以帶著贖罪的心態在陪伴孩子做治療,最終會害到孩子的。

媽寶,無法獨立,最後反過來怪罪家人,卻無視家人的努力與付出。所以我很努力要給孩子的觀念,今天你會這樣或許是我的關係沒錯,但那並不是我能控制掌握的,我自己也是因為遺產至母親而來的,難道我能怪罪於他?

我讓孩子知道我盡最大的努力,辭去工作全心陪伴他們治療,因為這是我該盡的責任,但不代表你未來狀況不好時,會是我的責任。因為你也必須學會獨立,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我只能當你的輔助,而非全部。

我的狀況非常差,因為從小被打罵誤解長大,導致最後人格價值觀都扭曲。在還未成年時就常翹家,成年後立刻離家,離鄉背景從台北隻身到台南高雄。直到成家,才開始感受到自己錯了。我不要我的孩子重蹈覆轍。
................................................
鍾華瑩回應

可以理解妳的辛苦和難過,我以前也曾經憤恨不平過好長一段時間,我妹妹是高功能自閉症,我自己是亞斯伯格症,直至今日我媽還是相對花較多的關注和照顧在她身上(笑)。

但換個角度想...媽媽也是人,會有她的能與不能,有時候不是不想去愛,而不是知道怎樣去愛,說實話我現在已經30歲了,真的要學習不要再去倚賴(雖然還是很失敗XD),有時候能夠獨立也是一種成長與肯定囉~!!

今天我們都算幸運的 還有家人可以靠 但也要去想想沒有人靠的時候該怎辦 我後來學會盡量都靠自己不靠別人 畢竟沒有誰是我們永遠都能倚靠的。

我想,應該沒有人說妳"不能求助"或"不應該求助",而是妳的字裡行間,隱約讓我感覺到"求助別人是理所當然的",原因在於妳有障礙,需求,或是妳選了一條窄路,我們是人,都會有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亞斯如我們,更要知道如何去自救或求救,但態度上不是那樣...理所當然,別人都應該來幫,當然我可能誤會妳的本意與初衷,但這是我看到的感覺就是了~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