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轉自閉症手足貼文-我可以理解自己會被『忽略』。但心裡的傷口總是在那裡~

我和我姐姐差一歲,我愛她,也恨她。我其實並不討厭我的父母,尤其我的父親,但我只要遇到要幫姐姐做事的時候,我就會很生氣。

姐姐是典型的自閉症患者,智能只有60左右,基本上,她是一個無法獨立於家的存在。
圖片取自網路

大概從我的海馬迴長好之後,我就已經知道我必須照顧姐姐這件事,即使在幼時父母一直告訴我並沒有,但跟隨年紀增長我就越感到,啊,有這份壓力和責任存在。


我們家基本上將姐姐視為寵物,尤其我的父親更是如此。可以說姐姐是個會自己賺錢,賺的可能還不少的寵物。

雖然這麼說有一點過分,但父親不但小事順著,大事也順著。有一些因為她的固著性,她要某樣東西她會如同壞掉的收音機告訴你她的需求,不同意也可能吵2年也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投降的終究是我的父母。

最近她的需求是重新裝潢另一件房子,吵個沒完後,我父親投降,開始丟棄過去使用的課桌椅。但夜裡處理丟棄清潔隊處理的時間我姐姐已經休息,而且在家裡她是不幹粗活的。

圖片取自網路
家中二老不可能幫她做的事情,出力的事情便落到了我身上。所以桌椅也就由我負責搬去丟棄了。

明明她就不該決定這麼大的事情,但現在這個家她幾乎是核心。我的人生好像也在漸漸賠在她手中,因為我的父母似乎想要讓我習慣為她做事吧。

但我很討厭這樣。明明這樣是不對的,畢竟繼續下去,以後我以後會很難帶領姐姐。但爸媽似乎不管,彷彿他們兩腳一伸之後,看不見之後,就沒事了。

我根本沒有辦法贊同我父母的作法,尤其是我父親。

而且我父親跟我關係不好的原因,大多是出在不知怎麼跟我相處,畢竟我是獨立個體,而我姊是寵物,這個相處的方式差異是很大的。

不過即使這不代表父母不愛我,或者我也不清楚他們有沒有試著補救? 但對我而言,只要提到這方面的傷痕,我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裡去,畢竟只要姐姐的要求他們一定會服從,即使我怎麼說"不",父母仍用極端的方式逼我屈服,不排除父母下跪求我,為我姊做事之類的作法(但這一步大概只是為了氣我罷了)。
圖片取自網路

因為,在他們的視野裡,某種程度我大概也是必須為姐姐人生負責的副產物或附屬品之類的。在他們的視野裡,我們的位置從來不同。

而我,則是被犧牲了的那個、義務的、必須的、雖然很對不起但又怎樣的,你姐姐就是這樣的那個存在。甚至我沒什麼立場哭鬧,畢竟也是被養大了。

但充其量,就是被養大的下任飼主吧。重要性永遠比寵物低一節,寵物的幸福快樂是畢生責任這樣。他們也許沒有這麼想,但對我而言,至今的感覺仍然是如此,未變。

有時候我也想無視你比較好。所以你必須blabla的屁話,或是你比起你姐有自由度這種鬼話。那是已經用你的人生換她的發展之後的事情了。

我可是清楚得很什麼叫『忽略』二字,並不是不喜歡,只是沒時間管,也沒力氣的感覺,我也可以理解自己會被『忽略』。但心裡的傷口總是在那裡。

不過我不會把她拿來當作責怪父母的藉口。也許只是自己投胎投的不好吧!!!(笑)

此文經由原作者授權貼文。感謝原作者授權。
..............................
自閉症手足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