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這個人是好人那個人是壞人的思維是危險的。請不要用單一面向看事件………

最近因為反課綱,發生的自殺事件,我們看到新聞版面難以數計的批判課綱不妥。因為有人自殺身亡,所以輿論就變成一面倒向有人自殺身亡的反課綱這頭。

這讓我想到王意中老師演講中曾經問家長,如果自
己的孩子跟別的學生打架,要打贏還是打輸? 老師給的答案是: 「打輸,而且只能輸一點點。」因為輸太多孩子可能會受傷,贏的人氣燄強,本來說的有理,是對的一方,確會因為打贏了,就容易被指責。 所以根據經驗打輸得到49分,對方51分。反而有利。


卡謬的《異鄉人》主要描述生活在阿爾及利亞的主角莫梭收到電報告知母親的死訊。主角在母親的葬禮上並沒有傷心難過。之後被捲入朋友的麻煩事,槍殺了一個阿拉伯人。種種行為既無關於他是否不愛他母親,也無關他是否討厭那阿拉伯人。最後在面對審判時,主角莫梭表現得滿不在乎,當被問到殺人動機時,他回答:「都是太陽惹的禍」,期待著在人們的咒罵聲中面對行刑。

在審判期間,週遭的人不停對主角的行為加以揣測,甚至有人以他在母親葬禮上展現的冷漠態度,認定他是個冷酷無情的殺人犯。這些評論他的人,根本不了解他,甚至與他僅有一面之緣。但是,這些人卻能在法庭上振振有詞、指證歷歷,細數一切宛如親眼所見。

近幾年我在閱讀新聞事件時,常常讀到類似的荒謬。不去深入理解就開始評論是很危險的。

我自己的白天跟黑夜落差很大。白天我大半都會接觸到很多人,演講或上課時人數從十幾人到破千人。晚上回到家就剩下我跟兒子兩個人,兒子是安靜不語的,除此之外我白天說話很多,所以晚上我也自然就不太說話,給自己安靜思考的時間。你看到這裡是不是很自然的想著,哦!!花媽的黑夜很寂寞。不,安靜不等於寂寞。這是我跟家人相處的時間跟方式。我也是喜歡的也是習慣的。

了不了解對方的全貌,會影響到我們分析他行為的準確度,所以切記不要輕意就對某個下結論說這個人是好人是壞人。這件事是A對B錯。世事有這麼容易二分的單純嗎? 以前買個飲料只要選加糖或不加糖。 這幾年又有微甜跟半糖的新選項,是不是有那麼單純,除了經驗還要時間考驗。

我開的租書店更讓我幸運的能看見更多人的面向。我舉知名的咖啡大叔的例子讓您看到我的原先也是用單一面向來看事情的偏頗。

打從11年前我們租書店一開張就有個有趣的客人很好聊。我沒記他的名字,但記得他看書的類別廣大無邊,他會介紹我們剛借來看的這本書,有多好看,而且堅持要把他喜歡的內容講完,他說故事很好聽,我會聽的一愣一愣的。

但我對他的最深的印象是他常常得繳租書逾期的罰金。罰金繳到有天他問我是不是本店罰金第一大戶,我回他是第二大戶,他那惋惜的模樣看起來很可愛。但沒也見他堅持要做第一大戶,還是依然如故,一直到有天我知道他的另一個身分才確知他租書會常逾期的原因之一~~他會花時間細嚼慢嚥讀寫推薦文。

透過網友敘述我才知道許吉東這位很好聊,說話有趣的年輕人就是知名的咖啡部落客,分別拿過中時、奇摩和痞客邦部落客首獎的咖啡大叔。知道他是咖啡大叔以後,我們的話題雖然增加了「咖啡」這一項。他後來也介紹我其他咖啡達人教我們幾個朋友煮咖啡。

比較有趣的是,我從原先對他只有租書品項的關心,擴展到至此我才注意到我居住的里長,常常廣播某某巷裡傳出悶燒的味道,要里民注意的廣播,那常常念出的住址是大叔在家「試煉咖啡」傳出的味道。當然沒有安全的顧慮,但大叔那要《烘一杯好咖啡》的精神發揮時,有時會讓鄰居想分一杯羹,有時也會讓鄰居被悶燒的味道嚇到提出警告。

知道許吉東是咖啡達人後,我邀請了大叔到我們店開客,請他教我們社區夥伴如何《烘一杯好咖啡》。借書逾期金被罰款毫不囉嗦的許吉東,在咖啡達人身分出現時龜毛到連上課都要自帶杯子,被盤盒子擺飾等等都不假他人之手。

這幾年來我很有幸還認識了他的家人,聽了他的生命故事,也參加了他的婚禮。外表很man甚至有點粗曠的性格男人,組織了家庭對妻女的愛護跟細膩又展現了另一個甜蜜的面向。

我們每個人看到一個人的時候,很容易只看到片面,啊!!!那個很能聊的人。啊!!!那個看書很會逾期繳罰金很爽快的人!!! 那個外型粗曠的男子漢。

我和他認識10年,也只知道他豪氣。龜毛。愛家的溫暖男的三個面向而已。老實說我到現在還不敢說我有多認識咖啡大叔,我到現在還是偶爾會被他嚇到,因為他曾對某個很無理的人發過很大的脾氣。

我的成長過程中,高凌風先生的生命故事讓我深思。從獨樹一格的搖滾歌手、演員、主持人演藝人生中經歷大起大落、也經歷大富大貴,1976年〈泡菜〉一曲紅遍全台,卻遭黑道以斧頭砍傷之後也被黑道槍傷,可以一夜豪賭輸掉700萬,那時我覺得他是個不學無數的壞人,幾年之後他又以模仿復出,我才看到那表面的歡笑丑角笑談字字有著生命歷練,我雖然對他的黑道生活畏懼,也看到他晚年淒涼,但我始終對高凌風先生努力一生的部分,充滿著敬意。

早期閱讀龍應台女士的《野火集》覺得她有理想有抱負,但卻「龜縮」在海外,讓我覺得她只是在高空喊話而已,但後來她到台灣任職,卻被批判到一文不值的時候,我反而為她不平,我好想希望告訴大家龍應台很了不起,居然離開她的安全港,回台灣做事ㄟ。但我也知道,人非聖賢,多做多錯,只要當官就要剝洋蔥一般被層層解析。 但這時候換我龜縮,沉默不語,因為大家都在丟石頭罵她,我反而不敢替她說話。
圖片取自網路


最令我難受想起就淚流的人是我很敬愛的鳳飛飛女士的一段事蹟。我從國小就是她的歌迷,我收集她的相關事物多年,但一度曾因為輿論的批判而終止。

起因於我國中升上高中的時候,原本給人清新的形象鳳飛飛,卻因為被指控在歌廳開黃腔,遭到三個月歌監,不能表演。那時節報章雜誌大幅報導鳳飛飛開黃腔,讓我受到輿論影響,以為鳳飛飛是個沒水準又低俗的人。

這一段陳年往事,也成為我心中的痛,因為我認識的鳳飛飛連聽黃腔都不會,怎麼可能會開黃腔? 但即便我有這樣的疑慮,我還是受到輿論影響,所以即便仍舊愛聽鳳飛飛的歌,卻不敢大聲疾呼了。

鳳飛飛過世以後,很多人跳出來證實鳳飛飛是因為不願意跟高官喝酒被報復。她辭世時過往的冤屈又被提及。

1978年,「影視劇演藝人員生活自律評議委員會」接到了警總移送的「言行猥褻」檢舉函,聲稱鳳飛飛在舞台上對觀眾問:「我這麼瘦,有何發胖的特效藥?」有人提到喝牛奶,一旁的康弘就用手擠壓胸部;有人提到喝豆漿,黃西田就用手在下體位置比出動作。檢舉處分康弘與黃西田的內容真偽後來沒有太多人關心;但是根據這樣的檢舉文字,用「言行猥褻」處分鳳飛飛的罪名來定罪,就真的太離譜了。

寫到這裡,我想到不少認為我是個勇敢的母親的形象。但在我心中我知道自己在多少關鍵點上的懦弱。我不敢在媒體一面倒的批判聲中,提出自己心中已經看到的疑義,我知道我有懦弱的一面。小時候我偷過爸媽的錢,我知道自己有不誠實的一面。有時候我很想扁人,有時候我心情好一整天都在當大善人,我也有很多面向。

在教育的路上,陪伴家長的過程中,偶爾我會分享這些件事。這個老師是好人那個老師是壞人的思維是危險的。當你在批判老師、網友、名人、甚至是你認為你夠認識的朋友時,你可以更深入的思考,你真的認識他嗎? 你可以就你看見的事實述說就好? 可以不語帶批判嗎?

經過這些經歷我早養成習慣,在表述某個年度的大概某個時間,我看到A報是大約內容有寫......,B報上大約也有這麼說,然後我只表述自己的「可能」。

因為每個人都有很多面向。沒那麼絕對...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