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

TED: 簡單了解什麼是讀寫障礙閱讀障礙(失讀症) - Kelli Sandman-Hurley

TED內容文字稿:  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人有失讀症,而每個失讀症患者,所經驗到的並不一樣。語言處理方面的困難,存在於一個範圍之中-這個範圍不盡然把人貼上「正常」以及「有缺陷」的標籤。凱利‧桑德曼-哈利要我們反思失讀症患者的大腦如何運作,以及讚美人類大腦的神經多樣性

花幾秒鐘看一下這篇文章:

讀著覺得如何?很挫折?看很慢?或者一直在想這些句子在講什麼?

其實這是一個模擬失讀症的體驗。你得解碼每個單字,失讀症患者每次看東西時,都是這麼累。

大多數人想到失讀症,就以為失讀症患者會把字母看相反。像是b看成d等,或是他們覺得失讀症患者會把單字看反。像是把saw看成was。

事實上,失讀症患者,看到的事物就和大家一樣。失讀症是處理音韻所造成的問題,也就是說失讀症的人,看文字並沒有問題,問題出在該怎麼處理。

舉例來說,當聽到貓這個字,有人和你說,把ㄇ這個音拿掉,那會剩下什麼音?  妳會說剩下"ㄠ"。這對你來說很簡單,但是失讀症患者對此就有困難。


你單獨給失讀症患者一個詞,譬如"絕妙的"(fantastic)。失讀症患者得把這個字拆開,拆成三小段才看得懂。絕(fan)。妙(tas)。的(tic)。因為得花這些時間去解讀,所以讓讀寫困難者很難跟上一般人的學習進度,也很難充分了解這個詞彙。

若從發音部分去拼字,可能會把ㄍㄣ當成棍;把皮友誤當成朋友。這些問題都很常見。這些問題比一般人想像中的還要廣泛,甚至不同。

平均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人得到失讀症。失讀症有多種變因。有人罹患輕微失讀症;有人比較嚴重。

失讀症也會遺傳。我們常常看到一整個家庭成員,在拼音方面有困難;而另一位家庭成員連拆解一個詞都非常吃力。




失讀症的變因以及遺傳性,給了我們一個要謹記在心的原則。當我們看著失讀症患者的大腦,在處理語言的時候,就是表現出神經的多樣性。

我們的大腦無論在結構或是運作上,都會有些不同。我們不該一看到別人與我們不同,就把他們貼上標籤。說他們是笨蛋或是病態失調,或任為他們有缺陷。

有神經生理異變的人像是失讀症患者,常常包含一些具有創意以及創造力的人,像是畢卡索;穆罕默德·阿里;琥碧·戈柏;史蒂芬·史匹柏;以及演員雪兒;這些人很明顯都各有能力,他們的人生光彩成功。

大腦與失讀症合作,大腦可以分為兩個半球。左半球基本上負責語言,以及閱讀這部分。右半球就負責處理空間性的活動。

功能性磁振造影研究發現,失讀症患者的大腦較依賴右半球以及前額葉,和一般人相比之下,當他們看到一個字,他們的大腦需要花比較長的時間,前額葉也會造成速度較慢,因為生理神經有點小問題,他們閱讀會比較困難。

但是患有失讀症的人,可以改變他們的大腦。改善他們的閱讀。透過密集,且多種感官啟發,將語言拆解成小單為教失讀症患者去解碼。

根據音節的類型以及拼音規則,失讀症患者的大腦開始使用右半球;在閱讀時,更有效率地使用,他們的閱讀能力也改善了多重感官啟發。將失讀症確切地定位為大腦中的功能差異。

基本上,各種類型的差異,每個人都有。神經多樣性強調的是所有人類中,大腦的運作範圍以及讓我們更了解周遭的人的思考方式。

我們不該只是從他們的眼睛去看這世界,而是從他們的大腦去了解世界。

...........................................................................................................
延伸閱讀:努力看完這篇字型,你就懂「閱讀障礙」患者的切身痛楚了!
https://goo.gl/fJj5Bc

來自英國25歲的設計師丹尼爾 (Daniel Britton) 設計出了一組字體,讓一般人也能夠體會失讀症患者的痛苦。

丹尼爾自己就經歷了切身之痛,早在8歲時就發現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但周遭的人只是告訴他「你要認真一點」、「再努力一下」、「你好懶惰」、「你好笨拙」。

而如今,身為一名成功的設計師,他終於找到方法,也能讓一般人可以體會到「閱讀障礙」是什麼樣的感覺。

「當我告訴老師和同學我有失讀症,他們都無法理解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於是我設計這個字體來讓他們體會當罹患閱讀障礙是什麼樣的感覺。」

丹尼爾的作品,紅色部分為抽掉的40%,目的就是為了讓一般讀者有比較直覺性地了解,透過一般讀者花時間去了解這些拆解後的文字,讓社會大眾明白患者閱讀時的內心掙扎。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