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

【自閉症的孩子可以託付給兄弟姐妹嗎?】-我女兒這麼說....

參加公共電視錄影時,編纂者問我女兒【自閉症的孩子可以託付給兄弟姐妹嗎?】

我女兒邊講邊哭,眼睛紅腫。她說很想當個小孩,但現實環境是她很小就被迫提早長大~~~

女兒當時這麼說: 

我國中的時候很天真地跟我媽說我長大以後可以照顧哥哥,我媽那時候是跟我說不用,手足不應該去承擔這些事情。現在是發現連自己能不能照顧自己都還不知道,話說得太早了!

因為最近我哥開始工作,可以開始供應自己的開銷!在獨立程度上,我哥哥一直在前進,我以後不一定能比他可靠。在拓展生活圈的部分,他有他自己很固定的喜好,他可以因為喜歡某些東西,去蒐集不同的資料,甚至跑去參加活動,我覺得這都不需要別人擔心!

但是我有想過,假設哪天我媽媽不在了,然後我爸爸生病,我想照顧我爸的責任就會落在我身上。然後如果哪天爸爸媽媽都不在了,也許哥哥也會變成獨居老人之類的,那當他有需要的時候,照顧他的責任就是我的。

雖然我現在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變成可靠的人,但是怎麼想都覺得,如果我媽媽不在了,那照顧這個家的責任一定是變成我的了。

其實反正,我也不可能會放下我哥哥不管,我根本不忍心看我哥受到傷害。那覺得還不錯的部分是,其實我哥也很關心我的狀況,所以我們是互相的!不過我覺得前面說的假設太可怕了!我們家不能沒有我媽,再來就是不能沒有我,不然就不是一個家了。

那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上,該不該託付給手足──我覺得手足有不照顧的自由,如果旁人說「因為妳比較正常,因為哥哥很可憐,所以妳要照顧他」,我會很生氣。

我並不覺得照顧手足是一種義務,對我來說這甚至有點忽略手足的自由意志。我對我哥哥的關心是自願的,我願意在我哥有需要的時候幫忙,這不是別人託付給我的。就像是我體諒我媽媽,並不是因為身為正常而且優秀的小孩我必須要很乖,而是,我發自內心的在乎媽媽的心情。


..................................
PS.  前年錄影時,粗心大意的我並沒有感受到女兒的痛苦那麼強烈,還好她事後用各種方式表達,讓我懂得了她的難處是多麼的輕描淡寫,現在的我漸漸感受到她與我之間感受程度的落差。 

想說,親愛的妹妹,這麼多年來讓妳辛苦了。感謝國小的妳在我車禍斷腿時把屎把尿,陪伴孤單無助的哥哥在大操場上曬太陽,更感謝妳在我恐慌症發作時的擁抱。 

我希望能讓妳重新過幾年小孩的生活,我們也一起重新享受童年!!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妳!!
..................................................
延伸閱讀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我的老媽很脫序-黃千綾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4/07/has.html

索取《泛自閉人生的書寫課》免費電子版者,請加入跟花媽卓惠珠說說話line@生活圈 https://line.me/ti/p/%40lqv8447w  。"首頁"免費開放泛自閉人生的書寫課全文電子檔案。本書總共288頁。這是超過20歲以上的輕度自閉,高功能自閉或亞斯青年家族,本人,手足,父母。上司,手足情、婚姻路、求學路、家長心路歷程、職場景象、自我表述等等。

公共電視誰來晚餐-當雨人遇上太陽媽媽 -陳淑芬媽媽遇到花媽卓惠珠

山不轉我轉,花媽反轉亞斯的厚帽子》-已經有個孩子確診自閉症,要生第二個來陪伴大的孩子嗎?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