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花媽知道DSM–5取消『亞斯伯格』名稱,卻繼續沿用的原因

以下是我常收到比較尖銳的質疑。他們告訴花媽DSM–5已經取消『亞斯伯格』名稱,叫我不要再『消費亞斯伯格』了。
我整理幾個常見的問題,在此一併回覆~

Q1:花媽你難道不知道『亞斯伯格』這個名稱已經取消了嗎?為什麼還在使用亞斯伯格這個名稱誤導大眾?

A1:我知道名稱取消,這在2012年左右開始被大量討論。有些人認為沒有亞斯了,有些人認為納入輕度自閉或學習障礙類別。不管怎樣這屬於診斷範疇,我不夠資格談論。

但以一個母親的立場,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有人告訴我,我的孩子有輕度自閉,我擔心很多家長難以接受,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自閉症』三個字有既定的自我封閉不太說話的舊印象,甚至很容易被誤認為低口語才是自閉症,聽起來很難讓人快速接受。

換個名稱,『亞斯伯格』這個乍看之下不太容易從字面上腦補的詞彙,會讓人重新去理解這是什麼問題? 要怎麼解決? 重新理解這是特質或疾病,也重新理解這個孩子需要什麼幫助

更重要的,我沿用這個名稱之前,問過一些醫師治療師特教老師,絕大多數都告訴我,『亞斯伯格』這個名稱還要繼續推廣,甚至有幾個醫師還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可能還要用個五年十年。

關於DSM-4到DSM-5的中亞斯伯的變革,請參考台灣精神醫學會的論述
http://www.sop.org.tw/Dsm5/Folder/2011_03/20111003.pdf

Q2:當有人說我家孩子是亞斯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A2:請先感謝對方給你的訊息,當他告訴您孩子可能是亞斯的時候,您最好開始紀錄觀察兩件事。

  a1.孩子是否太固執了?
圖˙片取自網路
  b1.孩子是否溝通困難?(有語言或非語言溝通障礙,說太多或者說太少,或者看起來常常一臉茫然,不知道怎麼回應之類的)

如果有這兩種狀況,可能還要嚴重到影響他自己成長成熟,或者是本人渾然不知影響到別人成長跟成熟的程度

Q3:花媽,你覺得我兒子是不是亞斯?

A3:我不是醫師治療師,我沒權利說任何與診斷相關的話。我建議您們如果想知道孩子是不是亞斯,請先思考您為什麼這麼問? 是孩子哪些狀況或事件或行為,讓您猜測孩子是亞斯,請先整理讓您懷疑的具體內容,人事時地物都紀錄下來,觀察紀錄發生的頻率跟強烈程度,這些紀錄會幫助您更清楚的跟其他陪伴者溝通他所需要的幫助。

Q4:花媽你什麼那麼在意專業,都要問專業的意見?
A4: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沒該有的資格,就不該說踰越身份的話,任何人都可以說出自己的經驗,但那也僅只於自己的經驗,如果我不小心僭越了,請指導我,謝謝!!  

我絕對清楚您在尋求協助的時候,我得到的都是來自您單方用自身角度傳達出的訊息,我樂意用母親的角度陪伴您,甚至給您一些想法,但那只是個人意見,您也可以不接受哦!!

以上我是以一個的立場說話,但因為我剛好也當過幾年老師,在學校教務跟輔導行政系統擔任過職務,所以知道老師跟家長的難處,而選擇何以為何以不為的個人看法。

這是我的簡歷←自我介紹。
.........................................
以下是我近期的演講跟工作坊,歡迎報名參加:

在新竹的朋友,有興趣跟花媽討論的歡迎來參加
新竹泛自閉症三部曲-3月11日(六)下午2:00-5:00談亞斯就業。

3/18-19(六日)9-16點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正向陪伴孩子問題行為的實作課。兩天的工作坊。
工作坊地點:Swing Taiwan藝文空間(台中市西區大忠南街90巷22號)
*參加費用:2500元,本場次最多招收24人(額滿為止)
*洽詢電話:04-24723219林辰哲社工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