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1日

寶島全世界專訪影片-鄭弘儀訪問花媽卓惠珠-亞斯伯格也可能當市長

花媽我在板橋國小任教時,教過鄭弘儀先生的兒子。鄭先生的兒子是個優秀很特別的學生,令我印象深刻。所以之前透過簡單的交談跟他敘舊。鄭先生讀了我的書,所以有了這次專訪。專訪摘要如下:

我兒子83年在韓國幼稚園小班的時候, 第一個月上學每天哭。 他不是不合群是無法容入別人,自己玩自己的, 也不會求救。
一開始我都以為是因為受外國教育語言不通。 一直到有天被同學撞斷兩顆門牙,回來也沒有哭也沒有說, 我在兒子不吃飯才發現。 接著,我問他為什麼不跟老師講不求救? 他回答我:『說講了也沒有用, 我舉手老師就叫我去上廁所。』 我這才知道,孩子跟老師溝通不良,所以老師也就沒有持續跟我兒子做溝通。
後來國小回台灣就讀,
還是持續出現行為問題, 所以我就跟孩子在同一個學校教書就近協助。 這個過程中我在教務處、輔導室都有工作經歷,可是我當導師以後發現班級經營非常的困難。 我如果太寵愛學生,那麼就很難做好班級經營管理。學校教學的經歷也讓我知道, 認真負責的老師們有多麼的辛勞。

這些小孩子很直白。你如果問我兒子要不要結婚? 他會說不要,而且加上一句,看我媽媽就知道女人很麻煩。孩子要不要結婚由他決定,但我覺得如果可以把志趣相投的孩子放在一起,讓他們共同生活彼此幫助,其實是很好的方式。


陳佩琪女士曾經到我的店 演講, 說起 柯文哲先生的直白。 他提到有病人問柯文哲先生吃高血壓的藥要吃多久? 柯文哲先生回答要吃到死, 後來陳佩琪女士教他要回答吃到120歲。

兒子念大學時的有選『人工智慧』這科。我問他人工智慧是怎樣的科目?學些什麼?兒子想了一下下,說『因為你對程式的理解膚淺,所以我沒辦法解釋。對不起,只能用膚淺,我不知道別的詞,』我笑著告訴他:『你可以說,因為你對程式的理解"不夠",所以我沒辦法解釋。你的"對不起"用得非常好,讓我可以了解你不是故意批評我』。

我們都常常要教他們,選擇說好話不要那麼直白。

廣播受訪中我也有提到,現在柯先生應該不構成拿到診斷證明,但他的特質很濃。每個人都有特質,成長再加上教育.家庭.及社會環境的影響,為困難求協助,而不是當藉口。

我寫過一篇文章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常見問題QA:「因為有亞斯伯格,所以...」這是貼上標籤當藉口還是向人尋求協助?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5/10/qa_99.html
內容訪談很長,我僅摘錄部份片段,請大家觀看完整影片。另外也希望大家關注廣播中介紹的《山不轉,我轉!》http://goo.gl/Se1wzS 跟《當H花媽遇到AS孩子》這兩本書!!!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