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2日

追蹤32萬人的美國研究顯示,懷孕前三個月的甲狀腺功能減退,可能會干擾嬰兒的大腦發育

本文原始連結:  https://bit.ly/35sNBwu

一項大型的美國研究顯示,孕期前面三個月母親體內的關鍵,調節身體的化學物質含量過低,可能會干擾嬰兒的大腦發育


這些化學物質或激素在頸部的甲狀腺中產生,已知會影響胎兒的生長。研究人員懷疑其生產中斷或甲狀腺功能低下可能導致注意力缺陷過動障礙(ADHD),這是美國兒童最常見的神經發育障礙。

由紐約大學長島醫學院研究員領導的這項新研究表明,母親在懷孕前或懷孕初期不久被診斷出甲狀腺功能減退的孩子,比母親沒有診斷的孩子過動症的可能性高24%。

這組研究員表示,他們發現甲狀腺功能低下的女性所生男孩,患過動症的風險是母親甲狀腺功能低下的女性的四倍。由甲狀腺功能減退症的母親所生的西班牙裔兒童患病風險最高。

研究主要作者Morgan R. Peltier博士說:“我們的發現清楚地表明,甲狀腺健康在胎兒腦發育和行為障礙(如ADHD)中的作用,可能比我們以前理解的要大得多。” Peltier博士是NYU Langone Health旗下的紐約大學長島醫學院的臨床婦產科,婦科和生殖醫學副教授。

該研究發現,一旦妊娠達到中期,婦女的甲狀腺功能減退對其子女的影響就很小。佩爾捷博士說,一種可能的解釋是,到這一點,胎兒已經開始產生自己的甲狀腺激素,因此不易受到母親的缺陷的影響

這項新的調查於10月21日在線發表在美國《Perinatology》上,追踪了329,157名從出生到17歲的兒童,他們全部出生於南加州凱撒永久醫院。該研究作者表示,這是在美國進行的首次大規模嘗試,目的是檢驗母親的甲狀腺功能減退症與孩子過動症之間的潛在聯繫。

作者指出,與歐洲以前的研究不同,這項新的美國研究涵蓋了不同種族背景的人,並觀察了將近二十年的兒童。主要作者佩爾蒂埃博士說,這一漫長的研究期使研究人員能夠精準捕捉到,兒童隨著年齡增長和學業進步而出現的過動症病例。

作為這項新研究的一部分,研究小組分析了兒童的病歷,並收集了有關其母親的關鍵信息,包括懷孕期間的年齡,種族和家庭收入。使用相同的標準對所有兒童進行了多動症評估,作者說這有助於防止在識別疾病病例時出現不一致的情況。

根據調查結果,總共有16,696名兒童被診斷出患有ADHD。母親在懷孕期間甲狀腺激素水平低的西班牙裔兒童,患神經發育障礙的風險增加了45%,而母親狀況相同的白人兒童則有22%的風險增加。

Peltier博士說,他的研究小組的研究結果足夠強大,可以保證對甲狀腺激素水平低的孕婦進行仔細監測。

他補充說明,母親在懷孕期間甲狀腺激素水平低的孩子,可能會從早期監測注意力缺陷過動障礙的徵兆中受益,例如注意力不集中,活動過度和難以專注於一項任務。先前的研究發現,快速干預可以幫助協助過動症,並使兒童更容易在課堂上和學習社交技能方面取得成功。

研究小組接下來計劃調查懷孕期間甲狀腺功能減退是否會增加其他神經發育障礙的風險,例如癲癇,腦麻和語言障礙。他們還打算探索可能增加兒童多動症風險的其他因素,例如懷孕期間暴露於軟墊家具,電子設備和其他家用電器中的阻燃劑等環境毒素。

該研究的資金由Kaiser Permanente Community Health和NYU Langone Health提供。

除Peltier博士外,其他研究共同研究人員是研究高級研究人員Darios Getahun醫學博士,醫學博士,MPH。以及位於南帕薩迪納州的Kaiser Permanente加州南區的Vicki Chiu女士;和醫學博士Michael Fassett,位於南加州西洛杉磯醫學中心的凱撒永久醫院。
媒體查詢 Shira Polan
電話:212-404-4279
shira.polan@nyulangone.org

即使今日已經踏上專業,但我也有不擅長的職場/作者:有輕度自閉診斷的治療師Mika

前言 : 本文作者Mika,是一個從國二確診。大學因為障礙變得明顯,才得到手冊。但目前因手冊到期,加上生活過的滋潤,又沒有手冊了的職能治療師。
.....................................

好不容易熬過了職能治療師資格的實習及國考,目前我在長照居家復能執行業務一年半
。即使現在還滿快樂的也被需要,但是我的心裡有一點點遺憾。

比起我其他的同學,可以長期在一個單位待上很久,跟同事有良好(或是互相鬥爭)的互動,或是他們可以在精神科病房做出一個嶄新的體制來說,我的能力就顯得比較弱一點。


至少就前者來說,雖然我可以表面上跟大家維持普通好的互動,但也許升官之類的事情就輪不到我。即使我很努力地想要表現出自己能力很好的樣子,但在職場的人際關係輸了,一些人際紅利就跟我沒什麼關係了。

後者是在一些領域,我的同事們可以做出很有活力的活動,但我在規劃及帶領一群個案的能力就會顯得比較弱,至少我在帶活動前必須經過很多的演練,也許得把今天要說什麼寫下來。

2020年10月19日

《其實你很聰明,別小看自己了》告訴孩子能力很多元,能力還要加上努力的好書~

先說明我一向不喜歡用「 聰明」 來讚美孩子「 聰明」是天生的,「 聰明但不努力是不夠的」還好,雖然我在心裡喃喃碎唸著, 但是還好我打開書閱讀了, 我的接受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接納」、「 願意探索」 讓我的心更寬廣,讓我讀完以後,可以很開心的推薦給您們。


就如同這本書在博客來的介紹文中所敘述的文字一般"

"犯錯、被取笑的時候,你可能會感到自己「不是很聰明」,

2020年10月17日

為何我能欣然接受自己確診亞斯伯格/作者: 亞斯星來的殺人鯨

幾次在網路上都被問到,為什麼可以這麼坦然的接受自己的亞斯身份,這事我有很認真的想了一下。

亞斯對我來說只是人類眾多樣貌的其中一個,而且是我特別熟悉的一個樣貌。


生在一個雙親都是物理老師的家庭(後來發現應該不只都是物理老師,應該都是亞斯),從小接觸的就是理性大於感性的薰陶,不會看臉色、不會讀潛規則在我家從來不是個問題

2020年10月16日

淺談人臉辨識問題來源跟分享使用資源/ 感謝作者: Nana Hsu職能治療師授權

「人臉辨識」(face recognition)是個很複雜的歷程[1]。正常人經歷過重複抑制(Repetition Suppression, RS)是指當重複看到相同的刺激,或是重複進行相同反應時,相關腦區之活化程度會顯著下降的現象。[2]因此,對於常看見的人臉就會被記憶起來,產生自動化的過程。但是這個歷程上自閉症沒有,所以導致了自閉症在臉部記憶的能力較差


而這個起因在於梭狀回(the fusiform face area(FFA))的異常,導致ASD對於臉部記憶(visual memory)的障礙及對於細節處理的異常表現出來就是我們看到的臉盲;從研究中我們也可以發現,我們所描述的(臉盲)其實從訊息處理開始就有異常,ASD對於臉部的注意力(visual attention)有異常,導致無法主動將注意力引導至臉部。因此訊息少又加上梭狀回異常,導致ASD對於臉部細節的辨識有困難,同時也造成臉部記憶的困難,呈現出來的問題就是記不住臉跟名字!

也有學者指出除了主要起因由FFA造成,另外針對臉部靈敏度輸入(face-sensitive inputs)還必須加入枕葉皮質層(the inferior occipital cortex ['occipital face area' (OFA)])參與。[3]

2020年10月15日

亞斯的我缺乏社交技巧,女性的化妝保養品味道也讓我分心/作者知性貓男

在大學學習,通識課程的分組專案很辛苦,不會構思,沒有具體想法,尤其是開放式的主題時,會令我難以應對。

尤其在兩性相處方面,缺乏知識和經驗,社交技巧也不好,還沒注意到時就有疏離感。可能我對人也很冷漠吧,常常說出不適當的話,在系上沒有認識很熟的朋友,雖然會交到許多好聊的朋友,不了解男女在社會上,文化上的差異。也就很難交往,雖有較親密的對象,但雙方都很害羞。




跟女孩靠近會讓我很難專心。我會對女生的性徵感覺好奇,有時是皮膚、鎖骨雙肩、手臂等外在表徵之外,有些衣物裝飾的花樣或款式髮色,視覺上的刺激太強,會產生緊張跟壓力。女生的聲音,味道,有時是髮香,有時是體味,或是化妝品、保養品的味道。會讓我分心。

年輕的時候,找不到話題也讓我很緊張,在意說錯話,反應不夠快等等。大學時,很少女生和我聊得開,我不確定是因為自己亞斯的感覺,或是別的原因,有些排斥,不敢認真和女生談太久,說話會很短,很簡單帶過,「我沒有去過」,說「沒」,很多問題會回答「還好」、「不知道」。感覺聊天沒有方向,沒有重點,沒說出什麼想法,或是不敢表達。 後來有慢慢練習,轉移注意力,還有適度表達。

不了解男女在社會上,文化上的差異: 除了個性上的刻板印象,自己亞斯較內向的特質之外。在關係的追求上,大多由男方主動,還是身邊的主流。還有,以前我從沒想過,女孩會怕男生,外表和粗俗的口語,太激烈的動作,距離太近,味道整潔都會影響女孩對男生的觀感。

以及女生對人際關係,氣氛的敏銳程度,和對心情的執著。還有女生很早熟,若外貌皮膚,性徵較顯著,就會被男性追求,以及女孩社交圈對情感關係的討論,比男生早,甚至是從小說故事的幻想,家庭環境。

亞斯的我,對女性好奇時,比較直接,沒有太多對話,沒有認識、邀請、熟識的空間和過程,不了解這是一般人互動的方式,時間節奏抓不好,說話會顯得不看時機,不按牌理出牌。也就沒有機會去了解。

親密關係,交友以及兩性的這類知識觀念和知識可以事後補充,但真正聊天的時候,必須在現場有人幫助,我才能在人際的差異上有意識,才能為我的行為做調整。

再加上不諳社會規則和潛規則,所以在學校的課程,和系上互動不成文的規則以及習慣所形成的共識,會沒有發覺,比如上課時,會特別愛問問題,但有些簡單有些難,有的教授可以接受,但大多數會期待自己要有學習,才問,但自已不知道自己會忽略該看的,憑著直覺或是習慣的順序,來想像以及理解教授所講,課程內容、習題解法。有時感受不到自己的行為給別人的感覺,導致不懂應該調整,讓別人覺得奇怪或這人很差勁的印象。

系上指導老師的分配,自己沒有像別的同學一樣,能分配到比較關心人,會去吃家聚的教授,我沒有感覺要去改變,但會有嫉妒,我沒有對人際的強烈動機,沒有去安排自己的安全生活圈。

參加系上活動和系隊的時候,除了奇怪的表達外,也不太掌握其他同學的情緒,沒辦法和別人心情共鳴,也不愛參加練習,比賽,培養感情,或去欣賞體驗系上特有的傳統,或去提出什麼有創意的安排,在活動上沒有創意,有時會抱怨,或是要求別人教我。但又學不好,沒觀察到細節。

我感覺很孤單,大學第一年,就忍不住去喝酒,結果並沒有比較快樂,後來我慢慢戒掉,只是成績表現也不好,所以也不是很開心。

系上交友不順,修外系課和通識課有時會交到好朋友,可以認真聊,但並沒有得到認同和歸屬感,常常會比較喜歡自己的突發奇想,雖然有教會的朋友對我很親切,但我還是很難向他們揭露自己,現在雖然有比較容易揭露了,但最親密的心事,到現在還是只要遇到疑慮,就很容易退縮,不放心或說不出口。

讀大學時,不知道自己可以獲得什麼資源、不知道自己的需求,念大 學時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有亞斯,以至於即使有在教會得到情緒支持,但進步有限。現在會系統整理進度,只剩下聽讀別人的想法時,需要花較多時間處理和自己習慣的表達不同的地方;以及,遇到意外的發展或變動,仍然很難適應,總是特別產生負面情緒而焦慮、生氣、自責。

大學時期,我沒有生涯規劃,只是用努力畢業,挑戰自己,但是沒有成功提升自己的身體,心靈,和情緒。孤單和挫折感,沒有成就感,也常常感到悲傷。睡眠不足,課程難,不懂規劃時間,讓自己耗盡力氣。不知不覺,只剩下疲累的感覺,我以為只是很辛苦,身邊朋友也很累,但我很疑惑焦慮,我不知道這不是常人的程度了。 

研究所

因為疑惑繼續努力探索,嘗試西醫各個科別,想查出病因,還有中醫,甚至自己研究針灸。開始固定諮商,但沒有鑑定亞斯,獲得較穩定的成長,前兩年比大學更累,更難更空虛,研究沒有方向,修課不力,找不到規則。

後來才學習NT (NeuroTypical,相對亞斯的一般人)的學習方法,像學徒制或是從工作中累積經驗。消極面對研究所和社會規則,知道高等教育的問題,順道解決大學許多疑惑,兩性相處,性愛觀念,狂歡經驗,發展各種興趣,填補無聊和空虛,也鍛鍊身體,比如羽球和網球、桌球;探索心靈以及思考人生,參加演講,諮商工作坊;也了解國家政治的問題,選舉,公投各種弊案,房地產。

近來我想建立專案資料庫,想成立社團幫助類似經驗的人。直到確診後,沒想到有大亞這麼棒的社團,現在還是很喜歡。

這次嘗試的過程,就寫了這樣的一篇長文,像研究一樣,各種都嘗試過了。數學所四年多,努力中。

2020年10月14日

【常見問題QA-症狀到障礙的常見現象】(北市特教老師提供資訊)

 【常見問題QA-症狀到障礙的常見現象】(北市特教老師提供資訊)

症狀】:對於生活適應功能出現暫時影響,通常只要多加注意、適當休息或簡單的處遇就能恢復適應功能,一般人也很容易在各種情境狀態下表現出症狀。

疾病】:對於生活適應造成明顯影響,通常需要治療的程序,加上適當的協助策略才能恢復適應功能。

障礙】:特別嚴重的疾病狀態,對於生活適應造成重大影響,即使經過治療後也無法完全恢復,可能需要持續的協助


2020年10月13日

請等等我。大學我比一般人多讀幾年,分組是很大的生命課題(上)/作者亞斯青年FF

我是FF,只是亞斯之一,想分享我個人適應大學生活的經驗。

大學以前我從來沒思考過轉系、轉學、休學之類的事情,人生過得太順遂(僅指升學這件事),大學不適應而爆炸之後,「順利」成為奢求,即便我有休學,但仍很感謝家人給的支持,讓我這樣闖蕩,慢慢成長。


看了殺人鯨大學生活之於我-這樣的亞斯/作者:亞斯星來的殺人鯨的貼文,覺得他分享的跟我的境遇很類似,寫的很中肯啊(離題)。我好想照著殺人鯨的架構寫喔,他也擴充了我沒想到的部分,我不太會寫文章~

每個科系生態不同,同為文組,法商社會科學人文都不一樣,這是我跨系修課的感想,我覺得這些不同經驗,也許我記得的話會分開來談。

2020年10月12日

大學生活之於我-這樣的亞斯/作者:亞斯星來的殺人鯨

重要的話先說:其實我沒辦法寫影響亞斯大學生學習的因素,只能寫我自己的經驗。

  1. 支持系統

高中之前,作為一個不擅長與同儕相處的人(現在已經擅長許多),沒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其實高中有一個,後來我們兩個都診斷出ASD 😂),又和父母、老師相處不錯的情況下,整個支持系統是由父母和老師組成的。

大學離家後,老師不似高中以前和學生有這麼多的交集,父母又遠在他方,一時之間也還沒掌握和同儕相處的模式,整個支持系統變得很薄弱,一旦有壓力就很容易崩潰。

我的解法:有特教身份的話可以去資源教室滾,作為以前老師那個角色。然後如果有特殊興趣,去特殊興趣的社團會比系上容易交到朋友,網友是我一開始找的方向,但是支持程度完全不夠。

2020年10月9日

《幫助就在你手中 Helping is in your Hands》台灣丹佛早療研究團隊中文翻譯電子版下載/姜忠信老師提供

姜忠信教授前言文摘: 「幫助就在你手中」這份線上教學課程,是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兩位資深教授Dr. Sally Rogers與Dr. Aubyn Stamer,在社區導向的丹佛早療模式(Community adapted Early Start Denver Model, C-ESDM)研究中所發展出來。


由於肺炎疫情影響全世界自閉症兒童接受早療的機會,此線上課程在今年3月免費釋放給全世界有需要的家長和專業人員。此課程分別是:
《模組一:增進孩子對人的注意力》、
《模組二:增進孩子的溝通能力》、
《模組三:以共同參與例行活動來增進孩子的學習和溝通能力》,以及
《模組四:學習ABC技巧的使用時機》。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