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6日

亞斯的危機處理是理性處理,但我不是不會痛,只是別人看起來以為我不痛/感謝企鵝授權

關於危機處理,最近聽完同類的( 註: 林赫的人類相處守則 )演講分享,恍然大悟了一些道理,原來我只是太過於理性造成常人看似樂觀的假象!


兒子兩歲生日會那一天,我正在做慶生會前置作業時,兩個孩子因為肚子餓開始哭鬧,當時女兒三個月大,先生一手抱著兩歲的大兒子、一手抱著三個月大的小女兒,就在我前腳踏進廚房泡奶,後方突然傳來「碰」一聲,當我轉過頭看到是小女兒躺在地上那一刻,心整個涼掉!站著哄孩子們的先生手滑不小心掉一個到地上,送到急診後醫生檢查出來顱內出血。

事後眾人跟我聊起這件事,第一個反應都問我有沒有把先生臭罵一頓或是毒打一頓,我的直覺回答卻是「罵他幹嘛?罵他小孩就會好起來嗎?

2020年3月9日

2020亞斯覺醒活動/亞斯與我徵文&世俗定位成功的大亞斯演講公告和說明

徵文說明: 高功能自閉或亞斯伯格等輕度自閉症者"亞斯與我"徵文內容 ( 歡迎投稿,但此徵文只能幫忙曝光您的理念,並無稿費。且為了徵文的統一調性,有的稿件會不使用 (不怕被退稿者歡迎投稿給花媽),並且請在徵文時允許花媽做極為少數的改變。 稿件中請註明您有無診斷書或手冊證明,或是疑似ASD)

........................
以下為已經刊登在本落落格的文章:

2020年3月8日

我不喜歡跟同輩交流往來的原因/感謝亞斯青年大節授權

一路走來皆如此,常被說像老人。最近我爸說在長輩間人緣好不算人緣好,我在他們眼中不過就是小孩,自然包容許多,人緣在平輩中才能被檢視、評估。這個論點有理,但戳破我的人際泡泡,還可以的社會互動去掉長輩部分後,幾乎是掛零。有些失落。

同時,我的昂貴牙材被學姊借走但是對方不讀訊息,需要牙材的實驗課逐漸逼近,千喚不一回,使我羞怒且著急。平輩真難信賴!

所以,就來梳理一下對平輩往來的心結。

不喜歡和平輩交流的理由:

2020年3月5日

為了夢想你願意拿什麼來換?/雙母語的亞斯青年朝田自述

小時候單純只是喜歡圓的東西。自從認識了飯糰,立刻被那可愛的曲線深深吸引。方便攜帶、長相樸素、黑白分明、萌到不行的飯糰簡直迷得我不要不要。飯糰是藝術!是信仰!我的象徵!

感謝閱讀本篇文章,我是飯糰教主-朝田(發音為朝代的朝)。我是一名繪師。23歲確診亞斯伯格症。對聲音與氣味格外敏感。最愛天藍色。

相較於其他家境普通,童年飽受壓榨,精神折磨甚至是虐待的人們, 我確實幸運很多,所以那些對我來說讓我恐懼的記憶,我不會在這仔細描述。

回想過去,自保母的敘述,我剛出生40天左右就被抱去他們家。4歲左右便過著整天畫圖看電視,當個平凡的鄉下小孩,直到近6歲我才回到自己原本的家庭,認識了自己的家人,之後在自家老爸建造的"小世界"成長 : 雙語幼稚園加雙語小學, 這使我養成了類似雙母語的詭異技能。

在這近7年左右的雙語環境裡,我的生活,其實充滿著錯愕。7歲的幼稚園時期,一個人在角落畫畫,用石頭圍著自己排成圓,用沙子畫圈圈、堆沙堡、跟著螞蟻的路線走等等都算是小事。

我從順從的亞斯孩子,變成捍衛親權的亞斯母親/感謝企鵝授權

注意: 閱讀本文前,請確定您已經年滿18歲!!有相關問題請找專科醫師問診,本文章僅係個案自身分享。
..........................

性侵事件 ( 詳看前文 https://bit.ly/2Q3XrxZ )發生後,雖然無法正視問題、沒有主動尋求專業協助,但自己確實卡在死胡同出不來,一度試著借閱一些相關書籍,想自己躲起來透過書籍舔傷口,後來證明光是翻閱相關書籍一點幫助也沒有。

出自於為人父母的雷達,我的雙親其實在當下一直試圖找出我「自殺未遂」的原因,卻又害怕踩到地雷而不敢直接開口問,透過一次次的套話,加上最後他們無意間發現我房間內一些性侵害相關書籍,媽媽私下拿著書來溫情攻勢,最後終於突破心防,成功讓我供出被性侵這件事情,當然細節至今他們仍不清楚,只知道加害者是平常同行的車友。


爸爸當時氣到一下喊告一下喊打,最終因為我不斷出面阻擋而不了了之。

2020年2月25日

身為亞斯伯格的我弄錯了「朋友」的意涵被霸凌被騷擾,確診後我才明白朋友的意義/感謝亞斯青年企鵝授權

注意: 閱讀本文前,請確定您已經年滿18歲!!有相關問題請找專科醫師問診,本文章僅係個案自身分享。
..........................

被診斷有社交溝通缺損拿亞斯伯格手冊的我,曾經害怕失去「朋友」,原來我以為的「朋友」,並不是真正的「朋友」,我付出很多很多代價,才學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朋友」,我以為,我以為....原來真的只是「我以為」而已!
..........................
從小因為不擅交際,經常被邊緣、被排擠甚至被霸凌,但骨子裡似乎又默默藏著想要跟大家一樣、像大家那樣有好朋友的感覺,只要有人願意開口跟我說話,即便是無理的要求都會委曲求全。


後來出了社會工作之後也經常為了證明自己,而接下超出自己能負荷的工作量,只因為不想被看不起、希望被大家看到存在的一眼。

2020年2月24日

小時候向別人打招呼是我的大罩門,為了克服這個先天缺陷,我把班上同學分類/大亞社團青年授權

小時候,怎麼向別人聊天打招呼是我的一大罩門。為了克服這個先天上的小缺陷,我開始把班上同學分類,11號擅長運動曬得黝黑,2號班長長相清秀一頭清湯掛麵,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漸漸的,當認識新同學的時候我總擅長幫他們分類,這個人有18號的幽默感、22號的不羈亂髮,個性可能喜歡開玩笑又充滿對世界的好奇吧。

【那如果我想跟他做朋友,應該先從綜藝節目開始聊天吧。】一個用座位號碼做的星座分析在我腦海中漸漸成形。

2020年2月20日

【新北市圖總館】2020年情緒系列講座5/09~12/12共9堂,全面提升對情緒的理解跟能力系列講座

【新北市圖總館】2020年情緒系列講座3/7~12/12共9堂,全面提升對情緒的理解跟能力~誠摯邀約~歡迎報名參加!

【內容】邀請心理師、老師、學者專家及資深家長,從不同的角度出發,讓大家一同藉由認識情緒、了解情緒,提升情緒的覺察力,讓親子之間、家庭成員間的溝通更順暢,關係更美好!

2020年2月15日

亞斯青年林赫說起與NT的相處差異:『關於感覺,像是戴隔熱手套般無法直接感觸』

林赫在兩三年前為我們輕度自閉家庭做了兩場精彩的世俗定位成功的大亞斯的演講,會後的QA更是引起巨大的漣漪。對我來說這兩場演講會被震撼到的不是只有特殊家庭,對一般孩子家庭教養也會有所領悟。

於是我跟林赫要了上次演講的簡報內容,讓您們知道他隨手捻來的邏輯和智慧為何給花媽這麼多的啟發。

以下的圖檔全部取自林赫的簡報內容。感謝他的授權。歡迎分享轉載。但請尊重著作權,切勿複製貼上使用哦!

你才是人生的主角,去選擇想要過的人生腳本

2020年2月13日

《過去痛苦的人際互動經驗,促使我成為教導人際技巧的特教老師》 亞斯青年鬼王子自述

我是在小二被確診為亞斯伯格,就讀特教系的鬼王子。小時候在家裡總是因為後母陰晴不定的情緒,常常被她怒吼和拳腳相向,有次因為我想跟爸爸告發,後母叫我把所有零用錢都要給她的事實,她就拿菜刀威脅我的生命。


且自己本身有亞斯伯格的關係,所以像是了解玩笑、看懂現場氣氛、講客套話對我來說是很難學習的、因此就算換班級得以有個全新的開始,我還是會遭受到被全班取帶有歧視意味的綽號、分組的時候總是需要老師幫忙才「勉強」有人願意跟我一組。


即便考全班第一名,扔然有同學在班上公然表示不會問我功課諸如此類的語言暴力和冷暴力,還被一整天關在安親班或補習班的我,唯一學習來源就是書籍。

所以一有空我就不斷重新閱讀模仿裡面的人際技巧,其中我最喜歡《非關英雄》和《 玄日狩》的主角──日向夜。因為父親把他關在地下室七年,把他改造成雖然外表跟無異、但全身只剩腦子還保留的機器人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