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從柯p懷錶風波 看社會需要集體的友善

去年柯p參選,引起我們亞斯伯格家庭社團內的關注與討論。 我身為亞斯伯格孩子的家長,很樂意看到亞斯伯格直白誠懇對事不對人的美好特質被看見,但我也清楚地在討論串中說,我不擔心柯文哲當市長的能力跟擔當,但我擔心別人挖坑給他跳,他會跳進去。

去年八月中旬蘋果日報記者採訪我對柯p的看法,我是這麼說的:

"確診是醫生的事,但柯文哲是有亞斯伯格的特徵,特質是誠實而直白。她說,柯文哲自己也有那樣的孩子,柯的理解會比較多,「如果是我們自己的先生出來選,會不會是一場大混戰,那肯定是的。」


卓惠珠認為,社會需要的就是直接表達他愛土地或願意深耕這塊土地的心,這個想法是可以被祝福,「也是我們所期待的特質」。她也坦言,「可能也要冒一些風險,但每個選舉都是在冒險啊!」"
記者訪談中我沒說到我在社團內一開始的擔心,我經營了幾個泛自閉社團,我對亞斯伯格特質越濃,別人要挖坑給他跳,他很難逃脫的事件看到不少,比方說若有人計畫性地要激怒亞斯伯格特質濃烈的人,大部分的亞斯確實容易被引爆。

http://udn.com/news/story/6655/667060
比方說,我曾經因緣際會入校協助一位高中的亞斯孩子,同學知道他很怕鈴鐺的聲音,好幾個人聯合起來故意在下課時間,從口袋拿出暗藏的鈴鐺,在他面前搖晃,把這溫和的亞斯孩子逼到教室前門,亞斯孩子焦慮到突然單手,擊破門上的玻璃鮮血淋漓,也恐懼到無法上學了~~

這件事的善後,家長跟校方的處置迅速明快,值得讚揚。教官、輔導老師、導師科任老師幾乎全員加入協助,霸凌的孩子一一承諾不再犯,輔導室也很有承擔的保證絕對持續追蹤處理,會霸凌他人的人常來自被霸凌的經驗」學校同時輔導了雙方,最後在兩周內協助了懼學的亞斯孩子回校就讀。

這樣集體的友善是必須的。社會需要集體的友善,這集體的友善,就從我們每個人開始做起吧!! 讓我們一起把擔心化為力量。
大家既然已經知道亞斯伯格特質濃烈的夥伴,會有社交障礙、溝通困難的情況,就應該協助當事人了解他言行上的缺漏,設法補救,而不是落井下石。

這樣的友善不僅適用於亞斯特質的人身上,也需要普遍深植於我們每個人的心中,祈願所有的煽風點火在此止歇!!!讓我們共同祈願吧~~~

柯文哲贈表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