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對ASD的孩子來說,學習「求救」真的不簡單-by花媽

我們一般大多數的人,是有能力求救,但不願意也拉不下臉求救。但對『泛自閉』的孩子來說,「求救」真的不簡單,是需要花時間跟找方法學習的。

兒子在韓國讀幼稚園中班的時候,有一天在學校被同
學撞到, 剛好撞到課桌椅當場斷掉兩顆門牙。放學時間去接小孩的時候,老師有簡單告訴我是發的經過,但當時我韓國語聽力能力不佳,到孩子吃晚餐的時候, 兒子完全無法進食,我才知道受傷的嚴重度。 趕快帶著孩子掛號看診。

但事後我回想自己也很神奇,居然孩子受傷到這個程度,我竟然還沒有發現,孩子沒哭泣沒表情,沒有求救的能力。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到國小五年上英文科任課程時,
孩子流鼻血,需要處理但不知道該怎麼求助,所以沒有人發現他流鼻血。接著英文老師要考試,孩子困於流鼻血的情緒中,腦袋當機了沒有準備考試的動作。英文老師以為他不肯參與考試於是說:「不考試就零分」 。孩子不回應,把自己的頭埋在桌下。後來特教老師的協助我才知道原來求救也是要教育的。

以這個事件為例:
一、教孩子把狀態敘述出來。
教育孩子面對困難時,學會描述困難是重要的「要說出來」告訴別人「我流鼻血」。

二.、把需求說出來,要明白告訴對方「我想要你幫我.....」,別人才會知道你要什麼?

三、接下來等孩子情緒平穩,問孩子生氣的時候想要怎麼辦?找出可以「感覺良好的替代行為」。

情緒巡迴輔導老師提醒我,一般化的情緒發洩原則,只有兩個前提:
(1)不要傷害自己和他人。(2)不要讓自己陷入麻煩。我覺得很受用。之後我在處理孩子情緒不安躁動時,都以這兩個原則提醒自己處理事件。

這次我學會連續兩次重複要執行的內容,清清楚楚對著孩子表達,要溝通的事項。確認他聽進去了。  (關於此事請詳見突發事件的處理方式-小學篇)

後來國中時兒子腳痛到不能行走, 三更半夜帶去看急診,之後確診是僵直性脊椎炎,我教孩子以後不要這麼痛才告訴我, 但是哥哥來說,對「痛」的標準難以訂立。後來我們協商完全沒痛就是零分,痛到會死掉算10分, 然後兒子以此標準開始每天用excel記錄疼痛指數,我們才有了共識。

兒子今年23歲,已經有能力穩定從事程式工程師工作,但是他的求助的能力還是很弱。

去年12月他跟我說鼻子很不舒服要去看診, 就診當日醫生就說很嚴重要開刀。 診斷的幾個名稱分別是「過敏性鼻炎、鼻竇炎、 鼻中膈彎曲、 肥厚性鼻炎」總共四項。突然在很短的時間內聽到這麼多鼻子相關的專有名詞把我嚇了一大跳。

因為這件事跟病情拖太久才處理有關,所以我跟兒子說以後不能等到這麼不舒服才處理。但因為敘述不夠具體,所以兒子還是不知道怎麼判斷什麼叫做嚴重。
鼻竇炎手術後兩個禮拜,有天晚上突然莫名奇妙出血。 晚上12點我已經睡著了隱約約聽到怪怪的聲音, 起床確認,看到哥哥的書桌已經有數十張有血跡的衛生紙,我當場指著衛生紙告訴他,以後只要有這些衛生紙的一半數量,以後就要把我叫醒掛急診了(有具體圖像數量,就要趕快看圖說話),不可以忍這麼久。接著我們就去亞東掛急診,當然當晚也就住在醫院裡觀察了。

前幾天,孩子說他的胸部癢又痛,要我幫他看一下。後來發現是帶狀皰疹。 雖然還是比我想的嚴重,但是我覺得很開心,因為哥哥已經懂得要主動求救了。

雖然求救的學習學了很久,但以目前的進展來說, 比過往進步很多,所以我覺得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