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推薦書《陪孩子面對霸凌:父母師長的行動指南》家中是否有霸凌?

就如同楊俐容老師所言:『本書嚴正揭露霸凌的
http://starflybc.shop2000.com.tw/
不正當性、指出旁觀者的共犯效應,並提供實用的對策與工具,展現的是反思的典範,值得所有關心孩子成長的大人深入閱讀、付諸行動。』

霸凌是學來的行為,它同樣可以透過學習而修正、改變。霸凌行為包含了三種角色:小霸王、出氣筒、旁觀者。本書除了分析這三種角色的內在心理動力,更追本溯源,探討家庭環境對孩子性格的影響,以及學校該如何輔導處置,以防止傷害和悲劇發生。

不管是小霸王或出氣筒,都是需要被了解、被幫助的孩子。透過這本書,希望大人們聽見孩子的呼救聲,一起攜手打破霸凌的惡性循環,讓校園和家庭成為守護孩子成長的安全港灣。

家中是否有霸凌?

我們沒有一個人願意認為自己的孩子是霸凌者。但你若擔心你的孩子可能是霸凌者,你可以停止擔心,開始仔細檢視那些讓你擔心的線索。要記住霸凌不是因為憤怒或衝突,而是因為鄙視─強烈地不喜歡某人,視之為一文不值、次等、不值得尊重。

霸凌有四種記號:權力不平衡、蓄意傷害、進一步的威脅、恐怖氣氛。除了這四種記號,你也許會感覺到孩子有一種控制、主宰、征服、
或虐待他人的高傲態度;不包容差異;以及錯誤假設他有權排斥那些他覺得不值得尊重或關懷的人。

https://goo.gl/4N1qI8
你兒子揍同學的一拳不是出於憤怒或挫折,而是算計好的攻擊。他似乎沒有同理心、同情心或慚愧。事實上,他平靜地向你解釋,他的同學是個愛哭鬼,展現出一種冷漠的態度。你的女兒把弟弟的手扭到背後,直到他痛得尖叫。她臉上的表情似乎很愉悅。看到你走進房間,她就趕快抱住弟弟安撫他。但你已經先看到了你女兒臉上冷酷的微笑。

老師打電話來說你兒子與一群朋友在學校餐廳包圍一個小孩,用蕃茄醬噴他,說他是「同志」。不,這不是玩耍,是的,你兒子似乎是帶頭的。開車送孩子上學時,你聽到你女兒與朋友笑著說她們如何整新來的孩子。你兒子把學校新來的女生說成是一塊好肉。你很震驚。他說孩子們都是這樣談話,你真是跟不上時代。

恐嚇、威脅、排擠、折磨與嘲弄並不是手足間的爭吵或同儕間的衝突。這些都是霸凌的行為。重要的是你不能掉以輕心,當成手足與同學間的「平常事」同樣重要的是你不能試著正當化、合理化或大事化小。「那個孩子惹了我兒子。」「女生們只是在玩耍。她們不是想要傷害新來的孩子。」「所有人都會被逗弄。」任由你的孩子這樣做,對他並不是件好事。你是在默默告訴他,你對他沒有什麼期望,因此讓他有藉口殘酷或暴力。

還有很重要的是:不要懲罰孩子。懲罰孩子只會教導他更有攻擊性與傷害性。他必然會成為一個狡猾的霸凌者,連細心的旁觀者或成人都難以注意到。更重要的是,懲罰會貶低、羞辱、與剝奪孩子的人性(聽起來很像霸凌)。懲罰會帶有怪罪與痛苦。懲罰沒有考慮原因或尋求對策。懲罰取代了與孩子更有建設性的聯繫。讓人們變得更疏離,也讓父母與孩子避免處理霸凌的潛在問題。懲罰所關心的是什麼規矩被打破?誰做的?應該給孩子怎麼樣的懲罰?懲罰剝奪了孩子瞭解行為後果、彌補錯誤或同情被害孩子的機會。

孩子是否會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會的,但他不會因為被羞愧而感到羞愧或內疚或後悔。這些感受要出自於內心,而不是外在要求。因為故意傷害他人而感覺內疚是好的,事實上是很重要的。但除非培養出同理心,不然不會感到內疚。同理心與內疚是一體的。孩子必須在乎其他的人感受,並能夠「設身處地」,才會對於傷害他人或不公平感到內疚。你的角色不是去羞愧他,而是讓他知道他做錯了,你很關心他,願意幫助他修正。當你對孩子有這樣的關心,他比較能夠把這種關心轉移到其他人身上。

你若知道你的孩子在霸凌手足或同儕,你需要立刻採取決斷的行動。考慮你自己的行為。你所做的是否會鼓勵或支持霸凌者?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你可以改變你的態度、行為、與習慣。於是你也會改變你與孩子的關係,這將會影響他與同儕和手足的關係。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也許還有其他的社會因素導致你的孩
http://goo.gl/6nhKx0
子霸凌─同儕關係或社交與教育環境,如幼稚園或學校。因為霸凌是關於鄙視,種種藉口如情緒、生理、或心理障礙都只是藉口而已。霸凌是蓄意的、思考過的行為,想要傷害被視為次等或不值得尊重與關心的人。有過動症狀、注意力障礙、或有身心症狀的跡象,可能導致孩子有攻擊性的行為,但不會「導致」孩子鄙視、厭惡、或仇恨其他人。這些心態是學來的

你的孩子是學會成為霸凌者,所以他也能學會以更社會化的方式與同儕交往。從霸凌特徵清單可看出霸凌所不擅長的:關懷他人、對手足或同儕友善、分享、容易相處與結交朋友。幫助你的孩子發展這些能力,可以讓你孩子扮演新的、更有建設性的角色。

以下是你能做的:

1. 立刻以紀律來干預
2. 創造「做好事」的機會
3. 培養同理心
4. 教導友誼能力─決斷、可敬、與和平地與人相處
5. 密切觀察孩子所接觸的電視,電玩、電腦活動、與音樂。
6. 接觸更有建設性、娛樂性、與有活力的活動
7. 教導孩子「保持善念」。
....................................................

立刻以紀律來干預。
https://goo.gl/XL3Y8v

紀律是一種讓生命學習的過程;修復與歡迎和解。目標是指導、教誨、引導與協助孩子發展內在紀律─自我的內在秩序,而不是外在的約束
。管教一個霸凌的孩子時,我們要注意不要只是要求遵守(「別霸凌,說你抱歉,然後不要再打擾他」),而是邀請他深入觀察自己,超過外在的要求與期待。當孩子發展出自己的道德準則,願意在行動上表現仁慈與公正,相信自己有能力控制行為,並能加以選擇,為自己的行動負責,他就可以達成自己的期望,同時以他所希望得到的同樣尊重,來看待其他人。

紀律能幫助改變導致霸凌的態度與習慣,促進家中真正的和平。紀律的過程有四種步驟,是懲罰所沒有的:

(1)讓霸凌知道行為的錯誤─不打官腔,或說成是衝突,或加以淡化。(「真是的,餐廳所有人都會叫別人綽號。」)

(2)讓他承擔問題─沒有藉口(「我們不是故意要傷害他;我們只是逗弄。」),不轉移指責(「詹姆斯帶頭的;不是我」),沒有但是(「但是他真的是個窩囊廢」),沒有假如(「假如他不那樣子,我們就不會找他麻煩。」)

(3)提供他一個過程來解決他造成的問題─認錯、改過與和解;換言之,他必須修正他所做的,想出辦法不再犯,治好他所傷害的人。

(4)保持他的尊嚴─他不是個壞人;只是他的行為不當我們相信他能夠成為一個正直、關懷、負責的孩子。

紀律是對霸凌的一種建設性與慈悲的反應,考慮到意向、行為的嚴重性、與幫助霸凌更社會化的修復步驟。你需要花時間,孩子也要花時間。然而,你花的時間是值得的,孩子將開始明白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有後果,不管是意料中或意料外的。他將學會他能夠負責,承擔自己的行為,為自己所造成的傷害負責,不是因為他害怕懲罰,而是因為這樣做才正確。

認錯、改過與和解

你撞見女兒扭著弟弟的手臂,於是也扭她的手臂來教訓
http://goo.gl/x9xbt1
,隔離她,難堪她,羞愧她,說你不喜歡對弟弟那麼兇的小女孩,或禁止她外出,都無法教導她不去傷害弟弟;反而讓她知道下次不要被抓到處罰比較可能讓她覺得自己是你的受害者,而不是導致弟弟痛苦的元兇。忽視這種情況,或希望只是她暫時失控,這樣只會讓你女兒更加霸凌。有建設性的作法是紀律的四種步驟,其中第三步包含了修復三步驟:補償、對策與和解。

你可以清楚表達她做了什麼,強調你相信她能夠修補她所闖的禍。「妳扭了弟弟的手臂。妳傷害了他,妳需要有所彌補。我會告訴妳修復的三步驟。我知道妳可以處理。」

修復第一步:認錯,並補償她所做的。她若弄壞了弟弟的玩具,她就需要修好或買新的。物質傷害通常比個人傷害容易賠償。她弟弟所感受到的疼痛,擔心姊姊可能會再傷害他,不信任她會好好對待他,這要比修理舊玩具困難多了。

需要道歉,但只是提出要求,而不是命令。你若命令道歉,就會得到不真誠的「我抱歉」或再次扭手臂之後的再次不真誠道歉。這種被迫的懺悔無法修復任何東西。若孩子看到了示範或自己接受了真誠的「我很抱歉」,比較可能做到真誠的道歉。

不管多麼真誠,只是說出「我很抱歉」並不夠。一位小學老師對學生說明一個清楚的例子。她把一根釘子釘進一塊軟木頭。她不停敲打釘子時,要學生想想他們肢體傷害、言語嘲弄、或排擠某人的次數。然後她把用工具釘子從木頭拔出來。她舉起釘子說,「這就是『我很抱歉』,但這樣並不夠。」她拿起木頭問學生,「我們要如何處理木頭上的洞?」真誠與無條件的懺悔是要為行為負起責任,承認所做的錯事,表達強烈的期望不再犯,為傷害負起責任,開始修補破裂的關係。

不能強迫你女兒懺悔,但你可以幫助她達成懺悔,協助她進行修復三步驟。懺悔本身不是目標,而是她完成了整個和解過程的副產品。

修復第二步:改過,並想出一個方法來防止再犯。換言之,不逃避與否認她所做的,你女兒要如何更新自己?更新自己是要把破壞性的行為(扭弟弟手臂)與一切後果都整合為一個新開始。事情已經發生了。她無法取消這個行為。希望事情沒有發生也沒有用。她需要明白她真正做了什麼(不,這不是意外;她蓄意要傷害),她為何要這麼做(是的,她嫉妒,是的,她生氣─不是氣她弟弟,而是他似乎從來不惹麻煩,而她總是有麻煩),她能夠從這件事學到什麼(當我感到嫉妒與生氣,不在乎他人,不設身處地時,我會蓄意傷人。我可以想出辦法不傷弟弟而滿足自己的需求;可以嫉妒或生氣,但絕不可以扭他手臂傷害他)。

這時你可以與女兒談如何覺察她的行為後果─她的行為對弟弟的影響(手臂被扭是很痛的),對他們姊弟之情的影響(沒有人願意跟加害者在一起),以及對她的影響(扭手臂是很糟糕的玩耍方式;不久就沒人願意跟我玩了。我想要也可以成為一個正直、關懷、負責的孩子,一個讓弟弟喜歡的姊姊)。你可以幫助你女兒釐清她的感受,協助她練習更社會化的行為。她的行為若是出於嫉妒─手足之間的貶低或鄙視時常是出於嫉妒─重要的是你要檢視你如何對待兩個孩子。很容易把手足定型為「霸凌」與「被霸凌」,於是大家都會認知這些角色,並加以扮演。

修復第三步:和解,是去療癒你所傷害的人。
犯行者必須做出承諾,並實踐承諾。她的弟弟也必須願意信任、冒險、跟她一起重建關係。補償與想出對策後,你女兒若願意花時間與精神在弟弟身上會更好。(「你弟弟今天被你扭手臂的感覺很不好。你能如何幫助他今天感覺好一點?」「他喜歡坐小車子被人拉。」)

你女兒拉著兒子坐的小車。這有兩種功能:第一,被霸凌的弟弟能體驗到姊姊的良善;第二,霸凌姊姊能體驗到她自己行善的能力(「我搞砸了。我是個正直、關懷、負責的人,可以補償我的過錯,想出辦法不再犯,並療癒我所傷害的弟弟。」)。

孩子很可能在修復第二步就覺得夠了。重要的是必須落實第三步要由成人來策劃。你的女兒尚未定型在霸凌的角色─她只是練習了幾次─這一步可以比較快達成,幫助她選擇更社會化的角色。她的弟弟還沒有成為姊姊不斷霸凌的目標,也許願意坐上小車被姊姊拉。暴力循環就被停頓了,堅強的關懷循環被建立了。

若教師打電話給你說你的兒子常對另一個孩子施暴,這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況。對方不想再接觸你兒子,更別說是要進行修復,不管你兒子表達多麼真誠的懺悔,想要補償,或想出很好的對策。被霸凌的孩子與霸凌時常會被迫參加衝突解決工作坊─但要記住,霸凌不是關於衝突,而是關於鄙視。沒有衝突需要解決。霸凌只是被成人扮出笑臉,表達被迫的懺悔─這只是老戲新唱。被霸凌的孩子沒有得到緩解,沒有支持,霸凌沒有學到真誠的同理心或社會化行為。霸凌很可能會想要報復,或受害者因為畏懼報復而改變說法。霸凌很可能會繼續。

你的兒子可以做到以上所說的,一直到和解的一步,然後他必須耐心等待被霸凌的孩子願意開放接受他的和解。光是時間並不能療癒關係,但療癒需要時間。就算你孩子真心向另一個孩子道歉,提供補償,被霸凌的孩子可能需要時間才能變得更堅強,然後才能和解。需要時間並不是為了傷害你兒子,讓他感到內疚,跟另一個孩子一樣受苦。受害者可能需要時間才能面對傷痛,表達情緒,開始放下怨恨與破壞性的感受,他不僅能恢復自己的平靜、安全感與自在,也能敞開心胸,接受你兒子的和解。

你兒子可以表達尊重,在這段等待期間保持距離。若這段時間必須讓人不方便,你兒子必須承擔。他可能必須避開與另一人碰面的場合,不管是走廊,教室,或足球隊。若被霸凌的孩子太害怕跟他在同一所學校,他也許必須在家自修。他也許必須被監督,被限制在操場的某個區域活動。他的行為將被密切注意。你兒子可能抗拒這些條件。你可以溫和提醒他,是他犯下了霸凌。

當另一個孩子準備好時,他與你兒子可以一起尋找有創意的方式來解決他們的問題,來達到和解。這並不是把霸凌當成一種衝突。要解決的問題是在霸凌結束之後,並在霸凌經過紀律管教之後,他們要如何一起在學校團體中生活。
......................................
延伸閱讀
手足霸凌跟同儕霸凌一樣嚴重

正義勇士 「最醜女」的抗網路霸凌行動

教導他 不要羞辱他-洪蘭

學校裡的人際課:我老被同學欺負,和大人說也沒用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