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日

我絕對了解 ,我並不知道您們的狀況,必須從頭聽你說起。你的真實你的錯覺我都接受~

在教育問題QA現場. 有些家長會用「 花媽,你不知道啦, 」 當成發語詞。是的 。我絕對了解 ,我並不知道您們的狀況,必須從頭聽你說起。

而且, 我絕對 能夠理解, 不管我們聊的多久, 不管我們談論的內容有 多麼的仔細, 都是冰山一角,都是個人觀點, 絕對不是全面多元, 也沒有辦法客觀。孩子的觀點跟家長的絕對都有落差。

圖片取自網路
即便我有辦法跟孩子面對面談話,我們之間有效的談話也是有得有的能聽進去有的如馬耳東風。

過去的花媽傾聽不足,意見太多,犯過不少錯誤,那些到現在想起來都仍覺得羞愧汗顏的事件,常讓我有踢到鐵板的感覺。

有一次高中女孩來求助,她開口第一句話就說:『我
要去日本了。』我一聽到馬上說日本很好玩ㄟ,你要去日本哪裡? 』

孩子緩緩的面無表情的說:『我媽媽過世了。』『幾年前我爸媽離婚,我選擇跟著媽媽到台灣來,但媽媽幾個月前突然過世,以後我得去日本依靠爸爸生活,而我幾乎根本不認識他。』

聽到有人要去日本,就自行腦補認為這女孩要去日本旅遊,這段晃若從天堂墜落地獄的描述,讓我至今引以為鑑,讓我學會把話聽完再問對方的感受。

另一位認識了五六年的明朗女孩,在一個特別的日子裡,我才知道她被性侵的慘痛過往,造成她日後告訴自己絕對不能美麗,放任自己的身形轉變,直到這之後幾次的深談,她那刻意的開朗的笑聲才開始變的誠懇真摯。

這一個個真實的事件讓我更謙卑的去陪伴這些願意跟我求助的人。

圖片取自網路
有一次,相識十多年的同學,孩子沒考上台清交,愛打分數的她,告訴我她覺得自己是個零分母親。

她說自己因為消化不良住院,但病房不夠所以住在精神科病房裡。我聽著這荒誕不經的敘述,但心疼陪著也沒多說,如果同學沒辦法直說,或者真的相信,那我就暫時陪著同學相信。

就剛好也那麼的特別,我又認識了另一位覺得自己是100分媽媽,千錯萬錯都是孩子的錯,這個行為不及格的孩子給她諸多麻煩,先生也都不幫忙。

雖是同樣的母親身分,評分卻是兩個極端。
圖片取自網路

『花媽,就您豐富的經驗,你覺得要不要告訴小孩自己有自閉症? 是告訴他?還是不要告訴他,哪種對他比較有幫助?』

『你覺得呢?』我覺得如果我知道孩子幾歲? 住哪裡? 喜歡什麼? 甚至見過他,能跟他對話,那麼我可能更知道,要怎麼跟孩子對話,了解孩子想要什麼? 他的想像,會讓我們彼此有更多的信任,可以深談下去,幫助他了解自己。

但大部分的時候,會向我問這樣的問題,都代表我見不到孩子本人。這時候「 花媽必須讓你知道,我不知道,也無法回答您的問題 」

 因為我並不知道您們的狀況,必須 從頭聽你說起。更需要從頭聽你的孩子說。

...................................................
延伸閱讀

被確診輕度自閉(亞斯伯格)以後會有那些反應?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5/10/asd.html

「因為有亞斯伯格,所以...」這是貼上標籤當藉口還是向人尋求協助?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5/10/qa_99.html

我正是大亞斯--入職場經上司發覺後確診 -Cu Chen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4/06/cu-chen.html

確診成人ADHD過動症,對我的意義...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5/09/adhd.html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