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考題瞎不瞎? 陪孩子討論問題討論下一步進行目標,不光看分數跟結果...

台東國小金頭腦競賽,題目「陳樹菊第1次住院是因為什麼病」?家長認為題目很瞎,有網友則批不該拿樹菊阿嬤隱私當考題。(原報導連結 陳樹菊生病當考題 遭批題目瞎 。)
請寫下 < or > 

陳樹菊女士是我的精神指標,我很樂見陳女士讓更多人知道她的善行。但我個人覺得這個考題不恰當。

跟據報載:『台東縣政府教育處表示,這次出題的是美和國小,考題參考10本書,樹菊阿嬤的繪本也是其中1本,以電腦選題。』

縣府教育處的回答,沒有負責也沒承擔。竟然把責任推給和美國小,推給電腦選題,而非對整個出題制度給予正向的引導,以及日後改進的指示。

一般來說學校考試的目的是要測試學生的學習成果。抽獎現場測試是為了把獎金獎品送出(或不送出)。各種考試的目的不同,光是測驗的目的就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10年前出的小考考題,每單元都有測驗
以學校考試來說,即便是同一位老師出考題,也會根據考試規模大小,有各種難易程度的區別。

我自己在學校教書的時候,平常小考都自己出題不翻印考古題,所以絕對沒有某補習班題目外洩之類的事情,題目很簡單,學生小考考試成績普遍良好,會有成就感,而且正確的答案永遠比錯誤的多,因為期待在學生寫考題時,考試的過程中也可以從答案中推理學習。 

小學的期中考期末考考卷就得有『鑑別度』,
圖片取自網路
多少得有少數幾道難題來分辨出學生的學習成果落點。

至於7-9年級,高中的考題,都會參考基測學測統測測試風向,這又是另一種出題方式了。

當小學老師時,畢竟經驗不足。所以只要輪到出月考題目,我在初步完成後,一定會把考題拿給其他相關老師檢查過,請資深老師給意見後再修改。

修改完成後當時我任教的學校,童年級的科任老師都會會合一次,檢查確認考題無誤。 (板橋國小,在此也感謝 黃世榮,林進財等等多位老師的協助)

導師出國語跟數學科考題,因為一個學年導師眾多,容易出現漏洞瑕疵,所以就只交由學年主任跟教務處檢查。

其實這當中有層層關卡,若是產生疏忽,可以看見疏忽整個流程背後結構的鬆散。

以家長的立場,若遇到這麼瞎的考題。我會想跟孩子討論,題目瞎在哪裡? 出考題的人目的為何?  考題可以怎麼改?  

 要不要據理以爭去跟老師要分數? 親師親子溝通的好題材經常有機會看到孩子念小學的家長,在拿到測試題時問同質性的社團成員『正確答案』。回顧數十年來,我好像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如果答案無解,或是題目看不懂,就附上質疑點說明讓老師知道;如果看起來兩個答案都對,就評估是絕對只有一個答案,或者決定兩個都對,加上附註為何兩個都對的原因寫在題目旁。 

至於接下來老師怎麼給分數,我之前已經寫過了,有興趣的人請參考:

要不要據理以爭去跟老師要分數? 親師親子溝通的好題材

回憶起那個對亞斯伯格還模糊著的年代,幸好老師會針對孩子的行為給予寬容。 哥哥曾經整大題漏掉沒寫~~也曾看題目不爽拒絕考試~情緒困擾的哥哥躲在桌子下不肯好好上課。

老師在電話中問我:『OOO最近都躲在桌下了,我還可以怎麼做?』電話中,老師對於當時哥哥躲在桌子底下的詢問,顯示她對我這個母親的接納,讓我再度感恩!!!

只是一張考卷,面對已經發生的問題,給出建議或意見,減少謾罵。減少憤怒。多一點親師之間的信任,多一點共同向上提升的交流。親師間、親子間都可以有更和煦的交流。

彼此傾聽,互相分享經驗。然後選擇接納或不接納,接著承擔。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