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您是否因選擇「安全科系」,而喪失獲得「夢幻理想」的可能? 這世上少了賈伯斯跟Matt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可惜呢?

新北市教育局104年公立高中優先免試入學,27所高中整體報到率近8成。不過,一向最多人報名、錄取門檻也最高的板橋高中,報到率僅7.9%。

板橋高中是新北市指標高中,錄取學生成績皆可錄取建中、北一女等傳統基北區名校,以致學生填選志願選校時多數採取「安全機制」,結果板橋高中報到率極低明顯不如預期。 ( 2015年06月09日 新北報導 )

居然有這麼多人選擇「穩定」?? 這個新聞讓我想到一些自身「安全機制」「防衛機制」和「夢幻理想」的爭奪過程。

照片來源 http://goo.gl/SjLNYA
就在前天我們主持的亞斯青年就業培訓課程中,亞斯青年也有類似困擾。他們介紹自己時,普遍「過與不及」很難恰如其分。

有的高估自己的能力,有的低估。但我在上課過程中,分享的不是實力,而是分享考試跟就業除了實力之外,「運氣的成份都很重」。

有時候粥少僧多,有時候僧少粥多,是否會錄取除了實力之外,運氣好不好也是要見之一,所以如果能不那麼堅持,多給自己一個機會多給自己一個選擇,那麼就有多一種可能可行。「先做先贏」「先搶先贏」就是其中一種策略。

我是會先填寫「夢幻理想」的人。「安全機制」「防衛機制」是次要選擇。因為在我的思考中,夢幻理想實現後面的安全跟防衛自然會產生,有人會因為了解你而相信你,主動提醒你協助你。但先啟動安全機制甚至先啟動防衛機制的話,比起「理想實現」相對難以興致勃勃,甚至別人也會因為不瞭解你而也因此防衛你。

舉例來說「名校」「名人」都會讓我們有一定的聯想,在聽到「陳樹菊」「義美」就會讓我們有既定的感受,他們都是把自己的堅持跟想望徹底執行出去,然後用時間經營著堅定著,接受過層層考驗,才有今日的信用與成果。

我自己的例子是,我很喜歡分享,也將自己的生活跟行程持續做部分透明呈現。我從架網站到部落格,從噗浪到臉書,看到很多人對網路的恐懼跟不信任,但我反而是透過用這些工具來減輕不被信任。

沒有臉書之前,如果要分享點關於租書店的資訊,會遇到不少的質疑,得花一些時間告訴對方,花媽是誰? 花媽為什麼會特別關心ASD議題,會不會花媽其實是想賺大錢。開門做生意,要賣東西給泛自閉族群。早期很多人都會旁敲側擊,用一些時間確認花媽是誰? 還去問醫師,為什麼他們的孩子都去找個什麼花媽的人,那是什麼地下組織嗎? (笑)

但透過十幾年的書寫,累積出來的信任,我已經無須為自己的行為解釋太多了。反而是常常看到當我的想法被誤解時,文章底下已經有一長串討論跟解釋,讓我去看底下的留言看看讀者對我的理解和觀感。
圖片來源https://goo.gl/bwRbCs

但現在很多人都知道我有二十幾年撫養ASD的經驗,不必有太多解釋,甚至有些夥伴告訴我是醫師心理師推薦她們來找花媽幫忙的,對方會少花很多不信任的查證。

一開始就啟動「夢幻理想」,會先帶來壓力跟批判,但比起預先啟動「安全機制」「防衛機制」好像「先發制人」「先講先贏」的機會的大的多。

這很像使用「剪刀」的學習過程,早點拿剪刀,比較容易傷到人也傷到自己,那看起來像是利器,但越早操練越早熟悉,是嗎?晚點學會也沒關係,但是之後會比較晚點學會,甚至要多花點時間才能超越第一個完成創作的人,就要能力比他超越多很多,才有展露頭角的機會。

也許有人說,我有讓小孩早點用剪刀啊,有「安全剪刀」就不會弄傷人也不會傷到自己了,但這不也是啟動「安全機制」嗎?「夢幻理想」是讓孩子去碰觸一般的情境,剪出自己期待的樣貌。

您還記得Where the Hell is Matt 嗎? Matt Harding,出生於美國曾在澳州從事電玩設計師。他在27歲時辭去在澳洲的工作,用先前所存的積蓄到亞洲玩了一圈,同時製作了一個網站告訴家人與朋友,他在哪裡、是否平安。

後來他和朋友在越南河內(Hanoi)旅遊時,朋友臨時的一個提議。原本Matt只想拍張照,他朋友突然提議:「你為什麼不跳舞呢?我幫你記錄下來!」於是他們拍下2003年5~8月間,以及一年後到非洲遊玩時Matt的舞蹈,並集結成第一部短片。

這段既逗趣也可說無意義的影片,開始引起網友們的轉寄。某天 Stride口香糖公司注意到這支有趣的影片,於是他們找來Matt,表示願意出資贊助旅費,讓他環遊世界,條件是請他再拍攝一支新的影片。於是2006年Matt再度展開旅程,進行一段為期6個月、走遍7大洲、共計39個國家的旅行。

第三次的影片Matt去了更多地方,包括台灣。更多人與Matt跳舞的點子,顯然讓Matt成功了──沒錯,Matt獲得為Visa金融卡公司拍攝亞太區廣告的機會。VISA公司在新聞稿中指出:「在網路上為數以百萬人帶來歡樂的Matt,在廣告中於中國、印尼、日本、新加坡、美國與越南等國家盡情舞蹈。這也象徵Visa讓他在周遊列國時更輕鬆自在,不需要兌換各國貨幣。」



Matt表示,他通常在一個地方停留2~7天,至今為止至少去過80個國家;根據其他人的計算,有在當地跳舞的國家就有71個。

有人問Matt,他是否想要透過跳舞的影片,傳達某種訊息?他回答:「Up to you. I'm just dancing.」(你怎麼想都行。我只是在跳舞。)看來他的小小舉動大家要怎麼想,it's all up to you!

相對於穩定,我真的很喜歡「夢幻理想」這類選擇。

想想如果因為選擇「安全」,而忘了「理想」, 這世上會少了賈伯斯跟Matt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可惜呢?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