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當配偶懷疑自己可能是亞斯伯格時,我這麼說…

在孩子剛確診為亞斯伯格的前幾年,曾經大怒認為「 哪有什麼亞斯伯格?根本就是小孩沒教好」的外子,在孩子確診十幾年後,某天突然問我一句話:「 老婆, 我是不是亞斯伯格?」

這下我尷尬了。 過去這麼多年來,我不斷的認為我先生絕對是亞斯伯格,只是沒被確診,但是當他問我這樣的問題時,我居然無言了。

我先生凡事精準是個人體GPS,也幾乎是過目不忘的考試能手,他的外語多數都是自學的,幾個月就學會韓文捷克語有多國語言的證照,他還有很多元的不同種類證照,多到我搞不清的程度。
圖片取自網路非實際情境

大家最怕亞斯去當兵,可我先生輕易考上預官,好像當兵也沒聽他吃過什麼苦頭。但他有很多固執。喜歡一個事物會重複迷戀到廢寢忘食的程度。同一本字典
按ABCDEFG順序背誦,讀到破掉再重買一本的程度。我剛認識我先生時,覺得他是個天才,但真正進入婚姻,卻常被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卻不知民生疾苦毫無道理」的生活白癡事件,耍的團團轉也氣到變成凡事「算了,我自己來」的女強人。

原本我對他的行為非常不解,只是單純的認為,公婆在教育他成長的過程,只讓他一直讀書讀書,所以身為長子的他什麼家事都不用做,才會變成一個生活白癡。但這一且到兒子被確診為亞斯伯格之後,問題幾乎有解了。我從一些行為確定外子亞斯伯格 的氣質非常濃厚。

在上一本書《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裡面我提到我先生換日光燈的妙事, 現在我再告訴你一個有趣的洗衣服事件 。

有一次我因為良性腫瘤剛開刀在家裡休息行動不便, 但家中待洗的衣服已經堆積了一個禮拜,洗衣機又突然壞掉,所以我請先生把衣服拿去自助洗衣店洗滌烘乾。 我先生做事仔細、 凡事精確、所以洗衣服要花40元、烘乾衣服要花40元、於是他總共帶了「剛剛好的80塊錢」 和一籃子衣服出門。

寫到這裡大家一定覺得洗衣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為什麼花媽還要寫個故事來釣大家的胃口? 真的沒那麼容易,這件奇案,我整整花了三年才解開。

我先生出門後十分鐘,就接到他的來電,一向性格溫和沒脾氣的先生,居然用氣急敗壞的口吻高音頻說著:「洗衣機的投幣孔怎
圖片取自網路非實際情境
麼設計的這麼奇怪?讓人看不懂方向?」「到底是誰設計的? 設計的這麼爛? 」

因為設計的很爛的洗衣機讓他投錯投幣孔,投到隔壁那台自助洗衣機,害他洗到隔壁那台機器,隔壁那台洗衣機空轉了起來。害先生只剩下40塊錢不知道後續該怎麼處理。

電話中,我請先生再回家拿四十塊錢, 以補足不夠的金額。 但外子堅決不肯再多花錢。 跟洗衣機槓上了。 不肯另外再多花錢,投下剩下的40塊錢硬幣,洗完衣服沒烘乾就把衣服帶回家。

但此時正值潮濕的陰雨綿綿季節,衣服根本沒有辦法自然乾。 這麼多年來我早就知道先生的固執, 也不跟他多加爭辯,所以直接請他晾衣服。特地跟他說因為陰雨連綿,請他務必把衣物的間距拉長比較快乾。

他沒聽我的,說他有自己的方式。知道並且習慣他的固執,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但沒想到他接下來居然把所有的衣服,攤平拿出來晾舖在床上。 我忍不住大叫,告訴他不能這樣,衣服要拿出來掛,鋪在床上不但不會乾,還會讓床墊發黴棉被發黴。但先生不相信我的話,堅決認為衣服要鋪在床上才會自然乾。

韓國住家地板下大都有熱氣-圖片取自網路
我不記得後來衣服怎麼了,但我還記得當時自己氣到不行的氛圍。 想當然爾, 我們吵架了,後來棉被發霉了,床墊也毁了。損失慘重。不過這次的大損失,好處是造成先生終於願意用我們一般人的方式來晾衣服了。

後來一直想不懂,為什麼先生會用這種奇特的方式來晾衣服? 事出必有因,這個謎團在我在三年後到韓國住在老朋友家聊天敘舊,光著腳踩在朋友家暖暖的地板上才恍然大悟。

婚後我跟先生孩子曾住過首爾多年,冬天氣候寒冷乾燥。 韓國氣候乾燥到 家家戶戶都要在家裡面裝加濕器, 讓家裡保持一定的濕度免得過度乾燥,秋冬會發生流鼻血皮膚龜裂等等因濕度不夠而產生的傷害。

所以我們在韓國居住時,洗完衣服以後會把衣服直接鋪在地板上,讓地板上的熱氣將衣服烘乾。 這樣也可以讓空氣中充滿水氣,減少流鼻血皮膚龜裂的機會。

這一天,看到這個場景我才恍然大悟,我先生會把衣服晾在床墊上的原因。原來這位聰明無比IQ不知道高到多少的天才,在轉換生活情境上面有困難。這又再度驗證了,我心裡面覺得我先生亞斯伯格的成份很濃的要件。

外子會問我這個問題,我有點欣慰。這表示他從否定到認定,從「你說我自閉症?我怎麼可能有自閉症?」,到知道孩子的問題不是因為我教養失當,而是有遺傳上的可能了。這也表示他做了搜尋,知道自己的特質。而且也肯定了我「有回答這個問題」的能力。

但即便外子沒問前,其實這十幾年來,這問題已經在我心中百轉千迴,孩子確診之後我接到學校緊急奪命連環CALL時,剛開始我常常埋怨,「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都怪你….」但這樣的埋怨根本無助於事。有時候更離譜的是明明是孩子的錯,我還怪罪到外子身上。

孩子吵鬧不肯寫功課,我跟他僵持到11點,先生加班到11點回家,而我明明需要先生的幫助,卻選擇用謾罵的方式潑婦罵街,轉移方向開始埋怨外子:「你都不幫我,我累得要死你知不知道….」換先生怒火沖天,陷入無止境的爭吵…

問題是即便我覺得外子的亞斯伯格氣質很濃, 但對於一位事業有成,並且已經六十歲的人告訴他是亞斯伯格的意義何在呢?

我看到的反而是我自己的問題。孩子是亞斯伯格我的處置和陪伴,我已經說過很多很多。 但先生問我他是不是亞斯伯格? 要怎麼回答呢? 我心裡想著是啊!!你是啊!!! 但我真的知道你不需要確診,以你現在的年紀確診想要得到什麼?

所以我沒回答這個問題,只技巧的說:「你覺得呢?」,因為我知道他自己心中是有答案的。 也許,也許,哪天如果你覺得你需要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的幫助,我們再來討論下一個問題吧!!!

....................................

延伸閱讀

當配偶懷疑自己可能是亞斯伯格時,我這麼說…

當我先生喃喃自語說: 我媽媽好像也是亞斯伯格的時候,我女兒這麼說....

我是這麼跟疑似亞斯的先生相處的~~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