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

花媽參加亞斯伯格多媒體紀實互動劇場《你可以愛我嗎?》首演

昨天3/27日是多媒體紀實互動劇場《你可以愛我嗎?》首演。這個劇很特別,特別到我用長長的文字也只能介紹梗概而已~~

劇場架構有許多鋼梁組成阻礙
劇場的組成是複雜的,各種阻礙橫梁參差在整個劇場中間,觀眾進入這個劇場時,必須越過層層阻礙才能找到自己可以安身的,自己覺得最舒服
的位子。

導演給了共同探索新環境的引導,於是有人用肢體的背部感受場景支架,有人用腳尖伴隨  Jimi 老師現場彈奏的吉他用韻律感受場地,也有用眼神上上下下觀看,甚至在地板上滾動展開肢體各部位探索。
一進入這個劇場,很快就會感受到,我這個很普通也很習慣被制約的地球人,對於這個看起來很像是為外星人設置的環境,很需要時間重新學習適應,於是我裹前不足,不知怎麼跨出第一步。導演造就知道參與者會有這樣的心情,於是用平緩安撫的語調引導我們安全的,小心翼翼的探索新環境。
第一次見面大家透過自己的方式,認識環境認識陌生人,甚至不想認識也可以隱藏膽小。有的人看到你的眼神,而帶著你引領你,有人有時喜歡領導,有人被引導。依情緒流動。

參加的觀眾本來以為坐定之後就可以觀賞一場台上演員的演出,但他們很快地就發現它們居然也是表演的一環,他們被邀請一起參加肢體伸展,也被邀請分享他們的感動,於是演出者與觀眾融成一體。互相交流彼此的感受感動。

除了少數幾位專業演員,大部分的演出者都是泛自閉家屬或相關助人者,這些人自己說出曾經有過的愛與傷痕,藉由戲劇編排演出自己的故事。演出時有時愉悅有時泛淚。

透過演出 泛自閉家屬 介紹自己的孩子。有位母親說,大家都說她有特殊孩子,其實她後來發現小孩很普通,但自己很特殊。這些生命的智慧語錄好多好多,難以一一敘述。期待日後能有紀錄片出版,讓我能再回味再感動一次。

展出主題中,有一項是體驗肢體褶與被迫褶的感受,改變別人的樣貌和力度。都需要大量的互動溝通理解。 你常褶人還是被褶? 有時你想褶人,對方不想被褶,有時你摺他他想恢復原狀,有時他被摺的太舒服,想保持原狀。有時會不舒服會抗拒反彈。凡此種種彼此都需要學習信任與承擔。

很多衝突事件都很相似。 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團 的張嘉容導演,希望藉由泛自閉家屬親身經歷過的事件,讓大家明白泛自閉家族的困難,她以戲劇呈現衝突事件,讓家屬本身得到療育,也讓更多人看見這個家族最常發生的問題,並透過觀看者的理解傳達更多愛給泛自閉家族。


這次的表演中,演出了某位醫師的傲慢。我自己也有一模一樣的故事。

我家哥哥大學考完後,已經使用了八年的輕度自閉手冊即將到期。從小五拿到一年手冊。到國三變成長期手冊。總共八年。只因為原先的醫師離職,換新的醫師居然跟我說整本超過百頁的醫療紀錄裡,沒半個字顯示孩子是自閉症~~

新的醫師很年輕,她要求我帶著孩子重新到院評估~~

哥哥即將離家念大學,又即將滿18歲,重新鑑定曠廢時日,孩子換手冊時間已經非常緊迫。~~接著我還被新手醫師想展現她個人的權威激怒。被譏諷說我善用資源,當時真的很難釋懷~

接著我帶著診療紀錄轉求朋友們協助。轉向某醫院評估求診,很快就拿到終生手冊。但當時我的憤怒大家可想而知。

我不知道他人的經驗如何,但我的經驗中,醫病關係是不對等的,大部分的醫病關係,病人是弱勢,我非常期待醫師能秉持著仁心,多看看病人的需求,若非絕對需要,我肯定是最不想要幫孩子貼標籤的人,我多希望我的孩子無病無痛~~

很多衝突事件都很相似。這次戲劇工作坊的演出,讓更多人看見,我們ASD家族被誤解需要被澄清的部分,這些演出確意義重大~ASD的家族衝突很多~藉由這樣的方式不但事件可以解決,身心靈也可以得到撫慰~~

希望還能有這樣的互動演出,讓更多人看見,互信互愛~~

昨天會後我向這次活動的主要贊助單位林芳瑾基金會的執行長林芳寬女士,感謝基金會對亞斯伯格的贊助與厚愛。執行長和工作人員小慈,居然告訴我,感謝亞斯柏格家族的成員,讓她們學習到很多~~我的感動更加深了一層。
謝謝您們的大愛。謝謝!

..........................................................................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