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8日

當高調遇到低調~當花媽遇到洪仲清老師

這個禮拜六5月12日中午,我和曲俊芳老師賴英宏老師王意中臨床心理師。將去拜訪洪仲清臨床心理師布丁老師的治療所。

就如以往的任何合作一樣。這次去拜訪,我主動收起相機,不等 布丁老師 通知。花媽我自己會秉持不拍照不錄影不錄音。三不原則。低調低調再低調。

拜訪低調的洪仲清老師花媽我來說是一件苦惱的事。


比方說。我正想把他們的治療所介紹給大家的時候,突然又發現它們又在粉絲頁抽掉了關於治療所的住址電話等等訊息。(我當然知道這個治療所的名稱,但如果連老師的粉絲頁都抽掉了,我當然得尊重不曝光)

其實我雖然看起來高調,但其實只是速度驚人做很多事情,嚴格來說可能也不算是高調的人。

曾經電視台找我做母親節專輯。出版社想要出版我家孩子的故事。我從來都沒有答應過~~

但因為我有個理念是『做對的事要讓人看見』『讓實踐多於批判』所以大家才會看到我不斷的有各種呈現。

這個社會有很多負面報導。人云亦云。求證不夠。所以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用微薄的力量,去做正面說明,讓別人看到我們的社會還是有光有熱的。

而我,非常幸運的認識一些人,他們都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想讓他們被看見。比方說我就非常希望洪老師的理念被看見。

親職花路米廣播的組成是非常有意思的。(改天我再細寫一篇)

一開始我打電話給 洪仲清老師 說有個電台我可以借用兩個小時的時間,我想用這個時段採訪洪老師。我一發想就得到洪老師的承諾。而且跟我討論細部的內容。我們信件去去回回,做了修訂。內容都談好了。卻因為電台的硬體出了問題,讓我沒辦法錄音。

我這人是衝動的,固執的。行動力很高的。想到的事情就會馬上做。所以我開始陸續就跟一些電台或機構的朋友商量。他們都要我寫企劃書什麼的。

我認為不受限於任何機構會比較有發揮的空間,所以又尋求其他管道。後來找到現在的平台。然後就是開始找其他領域的夥伴,沒想到吳佑佑醫師一口答應『好啊!很有趣』接下來就是曲俊芳老師的加入。

『做對的事』『類似有聲書的概念』『不鎖定亞斯伯格高功能自閉。做特殊教育』從四個人不同的角度來陪伴聽眾。是我們的共識。

這個團隊很順利的做了幾個月。第一階段到四月結束。洪老師選擇退出,王意中老師承接。有趣的是,到這個階段,我才真正懂得老師的心意。

我們認識的過程中,我極力想讓洪老師被看見。而他極力隱藏。辦活動講座時,我會擔心請老師這樣有人氣的講師到我的店來開講座,參加的人數不多,會對不起老師,老師卻希望開小型講座跟家長深入對談。

我突然清醒了。

對照他在某次場合中。我對某位老師急躁的表現有疑慮時,老師堅定而溫和的對我說;『花媽,看人要看長遠。'』

ㄡ~~(請拉長音)~~~原來老師是這麼的一致和連貫。

這就是高調遇到低調的故事。( 洪仲清老師 請原諒我用這麼高調的方式介紹您的低調。)呵呵!!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