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

陳佩琪醫師回覆「身為亞斯家屬,該如何照顧自己的心情 ??」

王幼玲女士。陳佩琪醫師和我花媽卓惠珠。 我們的孩子都已經二十幾歲。 即便現在講到ASD我們仍會忍不住拭淚,身為家庭的主要照顧者,這中間的辛苦還是會在某個時刻被觸動,但女性的堅韌總讓我們很快速的抹去淚水。繼續面對困難。

陳佩琪醫師分享和亞斯兒的相處經驗會後問答時間,聽眾問陳佩琪醫師「身為亞斯家屬,該如何照顧自己的心情 ??」
左起王幼玲。陳佩琪醫師。花媽卓惠珠


佩琪醫師說: 如果不是先生因為選舉浮出檯面,被媒體用量表來檢視,其實我不會覺得有甚麼需要特別,因為夫妻倆各的教育背景,當事件發生了會以就事論事處理,用平常心去面對這樣的特質。不會要求先生要為家裡「一定要做到甚麼」? 體諒對方目前做的事情。

面對孩子的發展遲緩,教不來的狀況,自己需要妥協及調整,當孩子真的學不來就要換個方法,
不需要對峙當親子關係受損。多試幾次就有機會成功!! 孩子總有一天會慢慢學會!

我們三人都是如此看待的家屬的。佩琪醫師跟我們都很棒是吧!!!

接著聽眾又問~

Q. 如何陪同孩子走過就學時的人際關係受挫感?

A. 自己孩子的特質個性比較溫和,會比較不在乎人際關係的發展,因此鼓勵孩子將受挫的注意力轉移到喜歡研究的事務上面,觀察孩子的情緒發洩,最常需要的是專門的陪伴;若有些孩子伴有ADHD或者暴力狀況或妥瑞症,需要配合藥物舒緩。

會後身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王幼玲回應

 陳佩琪醫師分享教育亞斯柏格兒的經驗。因為病因,病理說得較多,經驗分享的部分顯得時間不夠。她瘦弱的身體其實承擔許多壓力。兒子和柯文哲都相當依賴她。演講末了,她回過身去擦眼淚,這樣的情境讓我心有戚戚焉。

張擇祥語言治療師PO文 

很開心今天能聽到佩琪醫師分享與亞斯的相處經驗,謝謝花媽舉辦這個講座~關於另一半因為參選市長而被放大檢驗亞斯特質,以及面對臺灣媒體的適應不良,演講時間不夠,午餐時間另開了一場聊天會 繼續講 

在午餐近距離的觀察後,很喜歡佩琪醫師在回答問題時,面對媽媽的問題時,可以用同樣是特殊生家長的角度去回應;面對我們大孩子的問題時,用[阿姨]的角度去分享(言語中有很多關愛),能用貼近彼此的身分去回應,而不是只用醫師的身分以及冰冷的醫學術語去回應,這真的讓我非常佩服~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