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

《當H花媽遇見AS孩子》推薦序 生命,總有無限的可能與美好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生命,總有無限的可能與美好 王意中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臨床心理師)


常常在演講中問到,「農民曆的最後是什麼?」

嗯,或許是現代人已經不像以往那麼經常翻閱庶民百姓這本生活指南。

欣慰的是,偶爾現場仍有幾位會迸出「食物相剋圖」這字眼。沒錯,「螃蟹不能碰什麼?」「柿子」。


「那亞斯伯格症孩子不能碰到誰?」我常接著問。嗯,「過動」。

你可能會疑惑「這話怎麼說?」

如果你對亞斯伯格症與ADHD孩子有些初步的概念,你會發現亞斯伯格症孩子總有自己一套看待周遭事物的模式,同時特別忌諱周遭他人未經允許就去碰觸、打亂,甚至於打破他的結構或節奏。

然而,如果偏偏遇見了隨性、熱情、不按牌理出牌的ADHD的熱情關注(謎之音:這該說是衝動吧?!)這對亞斯伯格症來說有如一種侵犯、騷擾、無法承受的刺激,這可是很容易讓自己的情緒歇斯底里。

也因此,自己常常半開玩笑地說(其實內心是很慎重的)「當同時有亞斯伯格症和ADHD在同一班,我往往會送給老師兩個字貼在教室門口,這兩個字叫『大凶』,對於老師的班級經營可是一大挑戰。」(當然,這話真正要傳達的是對於編班所需的細膩與謹慎考量)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但如果今天這種組合變成是在家裡的母子兩人呢?我想,你可能無法想像那種令人捏一把冷汗的衝突畫面。但是,在閱讀花媽這一本《當H花媽遇見AS孩子》,卻令人遇見了作者如何逢凶化吉,翻轉了前面所提到的刻板印象。將亞斯伯格症與ADHD的相處幻化成一場場、一幕幕動人的生命樂章。

這本書,不僅僅是一本為人母親對孩子成長的生命記錄。書中除了處處可遇見花媽與孩子的生命智慧在流動,更令人感動的,是你會遇見一位母親如何選擇優先調整自己、改變自己,來試著了解眼前如謎樣般的孩子。如同書裡的這些話『我才知道自己必須調整看孩子的視野。我必須蹲下來跟他等肩同高,才看的到他的困境。』『很有趣的是,當我蹲下來時,我也看到全然不同的光景。』

這更是一本屬於關心泛自閉症孩子的家長、老師與治療師們的教戰手冊。內容中,你將透過花媽生動及詳實的分析與記錄,做為自己陪伴孩子成長及面對困境因應的參考指南,而讓彼此跳出親子之間的曼妙舞步。


書中,你將會遇見許多經生命淬鍊的醍醐灌頂的文字,無論是『這十幾年間,我跟孩子間最大的磨合就是「媽媽講話盡量精準」,「兒子盡量接受一般人說話概念會比較模糊」或「太多選擇會讓他無所適從,要幫他縮小範圍」』等。

感恩《當H花媽遇見AS孩子》這本書,讓我們遇見生命,總有無限的可能與美好。無論亞斯,無論過動。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