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9日

社交溝通能力缺失的亞斯孩子最常見的『被誤解』實例。-感謝曉帆授權轉載

曉帆的這個事件,是在亞斯孩子間很常見的『被誤解』實例。事件中曉帆到成年才有能力說清楚這個過程。花媽的孩子也是到18歲才有辦法表達自我,懇請陪伴者務必給這群孩子多一點時間,讓他們有表白說明的機會。感謝您們的理解!!

曉帆說;國中的時候,班上的男生流行了一種惡作劇,就是趁人不注意去戳其他男生的下體,當然被戳的人就會不爽,然後又找機會反擊,變成一種惡性循環,隨著受害人的增加,越來越多人加入了這個幼稚的遊戲。




當時的我比較沒有跟其他人互動,總是專心做自己的事。但好景不常,這種惡作劇終於輪到我了。

大家應該都能體會,像我們這樣感統失調,觸覺比較敏感的人,被人輕輕碰到一下就會被嚇一跳,整個人彈起來
何況是敏感部位。

毫不誇張的說,當時我整個人彈了出去,摔到了地上,不但弄倒了椅子,打翻了桌子,甚至連走道另一側的桌子也無法倖免。我氣到差點情緒失控,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不過,事情並沒有因此而結束,有人向我們級任導師告狀,還特別指出我玩得最瘋。

老師一上課就直接叫有參與的站起來,我自認沒有玩,當然也就不會站起來。看到我沒起身,老師直接點名問我為什麼不站起來,但沒做過的事,我怎麼可能會承認。

老師就很生氣說,明明就有同學向他告狀我玩得最瘋,其他人都站起來了,就我敢做還不敢當,之後還當場問班上同學我有沒有玩。但當時的動靜太大了,班上同學其實也不知前因後果,大部分都認為我有玩。

我一時無法反駁,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這樣,說不出話來。老師以為我默認了,就叫我到教室後方罰站,然後又拿了一張悔過書給我,揚言要記過處分。

當晚回家我就發了高燒,老師打到我家告狀時,得知我發燒了,還以為我在裝病。但我爸說我臉紅成這樣不可能是裝的,而且溫度計39度騙不了人。

之後,我爸又替我辯護,認為自己小孩這麼內向,絕不可能參與這種遊戲,就算有,最多也只是反擊行為。

後來,老師問了我隔壁對我惡作劇的同學,他才坦承只是他單方面的惡作劇,但沒想到我反應這麼大,他也被嚇到了,才洗刷了我的冤屈。

直到最後,還是沒有人給我應有的道歉,雖然我也不怎麼在意就是了。記仇這種事,我最不擅長了!嗯,大概就跟交女朋友一樣不擅長!!
.........................
花媽補述:

上述事件是曉帆分享給大亞社團的事件,但對我來說,衝突事件發生的當下,亞斯柏格和高功能自閉(輕度自閉),這類有社交溝通能力缺失的孩子,幾乎都很難為自己辯解,也有可能誤判環境,別人挖坑給他跳他就跟著跳了。

再一次懇請陪伴者務必給這群孩子多一點時間,讓他們有表白說明的機會。感謝您們的理解!!
............................
延伸閱讀:

誤解的事件:
需要讓外界說明的部分: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