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6日

陳曉帆分享四個被包容被關懷的《校園生活》,才發現四個故事的女主角都是同一個人...

今天106/11/26,是大亞斯社團固定實體聚會的日子。接續上次聚會討論霸凌和被霸凌的議題,這次設定的聚會主題是討論『我的學校生活』。

陳曉帆是這麼說的:

我的校園生活其實很平凡,一般來說,我都是在位置上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很少與周邊同學互動,剛看到這次的聚會主題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要講什麼,絞盡腦汁才想出了幾篇故事。

我覺得像我們這麼單純的人,好像反而比較容易受到到同學更多的包容與關懷。舉個幾個小故事作為例子:

例一:
我走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突然颳起一陣強風,緊接著聽到女生的尖叫聲,原來是一位女同學的裙子被風吹了起來,她發現了我在身後,卻開始拼命安慰我:「對不起!有沒有被嚇到?沒事!沒事!曉帆是正人君子,不會怎麼樣。」


例二:
有一次我想回到位子上拿東西,卻發現我座位旁站著一位女同學正在跟人聊天,我想說不打擾她,於是從桌子的正前方想取出抽屜的物品,突然聽到一聲大叫:「誰摸我屁股!!」

原來是我拿東西的時候,手肘不慎碰到她。但她回頭看到是我,卻改口:「沒事,不要理我。」

例三:
聖誕節有人送我自己做手工餅乾,這應該是我第一次收到別人的禮物,覺得很感動。我還記得,當時我跟她道謝時,還會結結巴巴。

例四:
某次學校辦活動,忘了是運動會還是園遊會,因為當時天氣正值寒冬,又剛好比較怕冷,所以就說了一句:「好冷喔!」

沒想到旁邊的女同學聽到,就馬上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我身上,當時我也很不客氣,就這樣穿了兩件外套。



然後我在寫完這四篇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巧合,上面幾個小故事都是在說同一個人。由此可見,會和我互動同學的也就只有少數幾位。

曾經在學校廁所遇到同學,我一時間情緒太激動,大聲問他:「咦?你怎麼會在這裡!」廢話,來洗手間當然是為了上廁所,他當時的表情超尷尬的。。

在我國中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同學突然這麼對我說:「你就一輩子躲在女生後面就好了!」當時的我搞不清楚狀況,只覺得莫名其妙,這人怪怪的,所以就沒理他。

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當時發生什麼事,又是誰幫了我XD

另一則故事大概在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們導師車子的窗戶在學校被人用石頭砸破了,她懷疑是班上同學做的,於是要我們全班發誓。

我是一個不太輕易發出誓言、做出承諾的人,這種把私人情緒帶到班上行為也讓我有點反感。但一個個輪,終究還是會輪到我。

印象中,我當時發的誓言是這樣的:「我發誓,如果是我做的,那我希望會有顆彗星來撞擊地球,讓全世界的人跟我一起被毀滅。」我不好的話全世界都要跟我一樣不好。

在課業方面,我向來都是全班前十的資優生,尤其是數學和物理,更是一個被老師稱為怪物的存在。

國中的時候,曾經發生這樣一件事,老師出了一題數學,問班上同學有沒有人會解,我馬上舉手,全班也只有我舉手,但老師卻對我說:「曉帆,我知道你很厲害,但你應該學會把表現的機會讓給別人。」

寧可點沒舉手的同學,也不讓我上臺解。

高中時,我的數學老師也覺得我很誇張,題目才剛出完,我答案就可以馬上跑出來。

物理方面,更是拉開了全校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間將近三十分的差距,被物理老師稱讚:「你的天賦在我見過的學生之中可以排名第二,全臺灣最天才的學生,最多也就是像你這種程度」。
圖片取自宅男行不行
為什麼不是第一呢?因為其實我對物理本身沒太大的興趣,我只是比較喜歡解題。

這裡我想到一件事,我們班上有個女同學跑去跟我爸媽告狀,說我上數學課常跟老師互嗆,她很替我擔心。那我爸媽是聽我的還是聽她的?當然是聽她的!

我也就理所當然的被罵了一頓。但其實我只是在和老師討論解題方法而已。

同樣這位女同學,還跑去跟我爸媽告狀,說我都不理她。但問題是她離我的位置那麼遠,也沒有主動找我說過話,我跟她之間根本就沒什麼交集,就算看不慣我,也沒必要特地跑去找我父母告狀吧?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
陳曉帆的述說,讓我大笑不已。他跟我說覺得花媽笑點很低,如果您覺得這一整個敘述很有意思,麻煩您回應給他,讓他知道絕對不是花媽笑點低~~XD

............................
延伸閱讀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