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人生若重來,我還是想當你的母親,而你還想當我的孩子嗎? 兒子說...


兒子七個月大我們僑居韓國照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即便艱難,即便背離親緣,即便覺得孤單。我還是希望兒子可以再來當我的孩子。

如果我的孩子沒給我這麼多生命課題,我肯定是個傲慢,自以為是,罵別人沒教小孩的傢伙~

為此,我感謝這個孩子,用這麼艱難的方式,讓我學習讓我成長~想到這裡嘴角張揚笑了起來!!

開心沒多久,突然想到這樣的想法滿自私的,我沒問孩子的意願,就自行決定。也許我該確認一下,是不是願意再當我的小孩? 是不是願意有自閉症特質?


馬上很認真的問兒子,他也很認真的回說:「不願意。」他不願意當我的孩子,而且反問我:「你自己呢? 」嗯:「我願意當我媽的小孩,可是不想當我爸的小孩。」 

兒子接著說:「所以說,我們兩都一樣。」

另外不一樣的是,兒子不想有自閉特質。可是我喜歡自己有過動特質。(想到問題馬上去問果然衝動~~)

我在幼稚園小學ASD(含疑似)家長及助人者社團 討論了這件事。引起一些迴響。有的家長表示因為有特殊兒,而讓自己性格多了謙卑和包容。但也有人表示想重結母子情緣,也有人說人生若可以重來,希望能不結婚。

討論串中,林曉綠說:『我在有這孩子前有學習很多特教,心理學等助人工作的資歷。那時是知道,理解,同理,陪同面對。現在成為一個家長+亞斯配偶,多的經歷是“體會” 以前是understand 現在是understood 。每個經歷都讓我成為不同的自己,這社團讓我不孤單,不換不換!』

對此我深有同感。我曾是生命線志工。也曾經因為孩子當了幾年小學老師。在教務處輔導室資源班都有一兩年經歷。這些經歷就如您所說知道,理解,同理,陪同面對。現在則是體會。但不只是體會配偶或孩子。更體會身為人可以軟弱可以生病可以憂鬱。然後面對或不面對。

在這個討論中我突然想起 慢慢Bistro 餐廳的洗手間貼了一張很有趣的說明: 

為了避免堵塞人生及廁所。衛生紙,前男友,生命的熱情,理想的堅持。都被禁止丟入馬桶。

看來這張告示可以寫進去的內容還有很多,比方說誠懇;正直;真摯;美好的ASD家族成員也不能丟棄。我這可愛衝動的過動媽媽也該留著。

兒子居然也願意陪我思考這個假設性的問題。我喜歡。也感謝著。兒子即將28歲。我還在學習怎麼當母親。怎麼當一個還算可以的"人"。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