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9日

張擇祥語言治療師說: 面對還沒有口語的孩子,請不要用強迫的方式來訓練口說-聽花媽說說話20

口語溝通是最快速、最直接,也是比較不會造成誤會的溝通方式。但是,經過訓練還是無法使用口語的人該怎麼辦呢?別擔心因為語言治療不是只有口語訓練,也不是用強迫的方式來訓練口說喔!

 

花媽跟 張擇祥 (Tsehsiang Chang)語言治療師這次談的議題文字檔如下:

花媽問: 我們很多自閉症的孩子,小時候是不會說話的。不會說話 也可能以後也不會說話,那不會說話為麼要做語言治療呢?

張擇祥語言治療師: 在人類的社會,最主要的資訊傳遞的方式還是語言。

當然我們現在會有很多的圖像 ,我們大概就可以懂,是什麼意思。比方說我們開車看到紅色的就會先煞車。不管是前面的車燈是紅色的,或者是紅綠燈出現的紅色我們知道他會煞車。這個也都是算是一種符號。

符號如果要用的越來越精準,會變成它濃縮成 語言的這種符號你會更精準,因為紅色也有可能代表蘋果。所以對小朋友來講,我們要為了讓他可以跟其他人可以溝通。我們會想辦法讓他可以用語言來跟別人溝通。

很多人會覺得語言只有一種的輸出模式就是口語。就是 我嘴巴講出來這種才算語言。可是像我們在閱讀書報雜誌的那個語言,它是文字 它也是可以拿來溝通。我們用一抬或是用打字的方式可以。

那我覺得最 最讓大家可以理解的例子就是霍金。就是前
一段時間剛離開人世的物理學家,他就是後天因為生病他就是不能再講話,可是他還是可以寫書,可以把他的知識傳遞給我們大家,這也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所以可以說其實語言治療本身,它是在學習一個表達跟溝通的方式跟別人應對,我覺得如果我們遇到一個小朋友他不會講話,我們會想辦法讓他可以盡量發揮 盡量成長,就是發展到他可以跟我們大部分人,用的溝通方式是可以接軌的。所以我們會第一個選項當然是口語,想辦法讓他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去溝通。因為大部分的人來講 打字是比講話還要慢,是 第一個選項當然是口語 。

那我們會幫助這個小朋友,看他能不能詞彙量增加,語句慢慢的增加,講話越來越清晰,用的辭越來越精準。那這個都是我們會幫助小朋友,你用的越來越精準不會讓人家誤會。這個都是語言治療師可以去幫忙的 。那我們會漸漸的脫離就是只幫助這個小朋友口語的這一塊。

有一群小朋友,特別是在自閉症族群的小朋友當中,他的這邊的聲音 這邊的肌肉,就是會沒有辦法控制,沒有辦法發的出來像我這樣這麼清楚的聲音,所以他們最極限就是在練習練習了很多年,他會像這樣子非常不清晰,那他的被人家誤解的機率就會很高。

那我們會去找看看,他有沒有其它表達更精准的方法,很有可能他可以用手寫,很有可能他可以用圖片交換,有可能他可以用打字,那我們就會覺得可能可以朝其他的方向去發展。

所以我才會有一個標題是 :語言治療不一定是在治療語言。我們在想辦法讓他的溝通效能可以發揮到最高 。

花媽: 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我常常遇到有一些低口語,就是口語能力很不好的小孩,長都跟他講說講三遍,跟著說說三遍 ,我覺得這件事情有一點奇怪不自然,像這樣子的仿說是不是有真正的必要性?

張擇祥語言治療師: 我可以 用一個例子喔。花媽你會不會發這個音?不會? 再發一次!連續發三次。

花媽:我想打你可以嗎?

張擇祥語言治療師: 就會像這樣的情緒就是當事人或甚至是小朋友他會很清楚的知道,他這邊的動作發展還沒有到可以發這個音,他就是會沒有辦法發出來。我們如果經過好幾個月的訓練,他就是沒有辦法發出來的話,我們要不要用其他的方法? 還是我們就要很堅持說 你就是要發出那個音~

我們有很多語系需要彈舌音。可是那個那個那個國家裡面的人,總有人不會彈舌對不對?那個音如果你發成不會彈舌的音,像泰文裡面那個.... 你就是沒有彈舌,別人還是聽得懂 別人還是聽得懂。

那如果有自閉症小朋友,他的這邊的肌肉就是沒有辦法發出那個音,我們要不要用其他的方法?還是要讓他一直在那個泥沼當中?越來越不喜歡講話?

就像我剛才請花媽再講一次連續講三次,你說"我好想打你喔"可是偏偏你是我的爸爸媽媽 那怎麼辦? 我不喜歡講話 ,那時候我們要讓爸爸媽媽去理解那種痛苦。

就像我剛才示範的是彈舌音,但你現在知道你沒有辦法發出彈舌音,我又要求你講三次,你會不會就不想要跟我講話了?如果你現在一整天都不跟我講話,我要怎麼讓你練習說話呢?我要怎麼讓你練習溝通這件事情 ?

所以第一件事情要讓你喜歡溝通,喜歡講話我們才會有更多的機會可以練習。甚至是小朋友拉著你說 我要來練這個東西,媽媽我要表達,我要這個東西,我要出門我要去小7。那這麼多的機會,我們才有辦法去練習溝通。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