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2日

亞斯不是沒有同理心,但的確不擅長理解他人的情緒與應對/大鳥老師文

舉個印象最深刻的例子:

在某次的自閉兒營隊,我摔車,身上有不少傷口。有個孩子,我知道他一直很好奇我的傷口。


某次,趁我在換藥時,他衝過來,用指甲往我的傷口挖了下去,當場痛到讓我髒話噴發,眼淚也噴出,痛到臉扭曲。

這瞬間一個很喜歡我的孩子跑來問旁邊的人狀況
同事說:「大鳥老師受傷,太痛了,所以很難受,哭了!」
這孩子開始大笑!!!
第一時間超火,老娘我受傷,你笑????
冷靜一下後,費了一些心力發現原因,是因為之前我曾經寫卡片,覺得他笑起來很可愛,我很喜歡,看到他的笑容就覺得煩惱都沒了。所以,他自認解決我難過的最好方式就是:笑!

的確,我覺得他沒有定義的同理心,他不理解我的難受...他無法感同身受,但他能夠想辦法讓我不難受,但辦法可能不適當。
又如同我學生在我流產後,媽媽告訴他老師很難過,他決定狂寫閱讀測驗取悅我。他發現這樣做,我還是沒有辦法不難過,他很難理解...

我:「嗯,謝謝你,我知道你想要我開心,但是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他:「為什麼?還是我要寫數學?
我:「嗯,這跟你寫什麼無關,只是我需要時間,讓自己比較不難過,你是不是想讓我不難過?
他:「對。
我:「不然,阿嬤以後在佛堂拜拜時,你幫我跟佛祖說,請佛祖照顧寶寶,請佛祖給老師新寶寶。
然後,他開始了佛堂瘋狂拜拜的行程了。
Ps. 雖然我可以舉出看似有同理心的例子,但我也可以舉出同樣的孩子更多沒同理心的例子。

但,適當的同理舉動是可以被教會的,無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您提供意見看法,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