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

為什麼高智商的兒子還需要身心障礙證明接受醫療特教跟社會的接納同理協助? 從學打電話困難重重說起~~

兒子有高智商,但為什麼還要拿身心障礙證明? 因為他的社交溝通能力缺失,已經影響他的 生活, 關係到他的成熟跟成長 。所以 他確實有需要拿 身心障礙證明 來協助他的就學,不然很難適應學校生活。

光是打電話這事,從小學教到現在,我花的心思難以算計。

兒子6歲前僑居在韓國,主要溝通語言是國語和韓語 。 當時親人家在台灣,打國際電話很貴,所以主要連絡方式是書信 。 在韓國會使用到打電話的,常常是我在海外中國婦女會的夥伴,幾乎跟兒子無關。因此在兒子小學之前我沒有他打電話或接電話的印象

因為 6歲之前 他已經 能夠 寫簡單的英文韓文作文 自己讀 中文版的童話書。所以我並沒有感受到打電話會是他的困擾。

國小三年級之前只有電話沒有手機。 爺爺奶奶打電話來講台語,兒子聽不懂台語只能沉默以對。 接下來電話自然轉到我手上,爺孫電話無法溝通,所以也就自然而然不用電話溝通了。

到了小學五年級確診高功能自閉,拿到輕便輕度自閉手冊之後,我才開始正式面對他社交溝通 能力缺失,打電話很有困難的問題。

接下來 慢慢陪孩子打電話,我才發現打電話的難度對他來說很高。不但聽到台語就把電話筒拿給我,連講國語的夥伴打電話到家裡,兒子對電話鈴聲都毫無反應。

這孩都是小事,讓我真正焦慮的原因是求救受困,一直到現在都難以處理..

有天趕著出門碰一聲關上門,馬上發現自己鑰匙沒帶。門鈴不應。於是找手機想打電話叫哥哥開門,卻又發現我連手機也沒帶。

接著我走到樓下請一樓鄰居借我打電話。我打了好久沒人接,才想到這是個陌生電話號碼..兒子看到顯示陌生電話號碼是不會接的。


所以我再打電話給租書店裡的店長,請她用店裡的電話打到我家,用顯示店裡的,他熟悉的電話號碼通知兒子。兒子才出來幫我開門。

為了訓練兒子打電話,小六特地為他辦了生日趴。只有請三個同學,一個像天使般的女孩,我請她打電話到我家,讓兒子接,他只要負責接和聽就好了。接電話的目標很快達成。

接下來是兒子要打出去邀請同學,兒子事先告訴我他擔心OOO家是他的家人會接電話,所以我先打電話給另一個同學,配合務必由同學本人接電話,不會有別人接。

沒想到兒子還是拿著話筒手一直發抖,問很久才說他怕按錯數字號碼,所以我們協商他按前四碼,我按後四碼,而且開擴音功能,萬一不是他同學接電話,由我馬上接手說話。

到此,陪伴兒子接打電話還是難如登天。

然後手機出現取代家用電話了。國中畢旅第一天晚上,哥哥打電話給我報平安!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打手機給媽媽,說是被老師逼迫的!

但有了手機,兒子還是不打不接,畢竟開口對他來說,要思考還要應對到他覺得正確要花很多時間。

後來高中單獨坐捷運出門,他不願意講電話,我要求他帶手機,到達目的地時發簡訊給我,讓媽媽放心。他果然很乖照做了。但到達時用簡訊傳了一個字「達」馬上關機,讓我哭笑不得。

所以我回家又教了他一次,到達目的地不能關機,這會讓媽媽沒辦法回簡訊,並且要求他回家前也得發簡訊給我,所以再下次出門時,他發了「達」之後,沒關機,並且在回家前傳了個「歸」字

學習安心.學習口語,和學習溝通都是不同的事。

兒子高一開學一個月後,莫名其妙開始前兩節不進教室。當時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他明明來得及搭捷運,卻還是遲到並且在捷運上徘徊!某一天早上,我突然接到一通手機,告訴我哥哥沒到學校,孩子跟著陌生人走了。

因為哥哥不可能跟陌生人有接觸,所以我直覺是詐騙電話,但也不敢掉以輕心,打電話跟學校確認哥哥真的在學校沒被綁走。

發生了這件事,我用很嚴厲的口吻,告訴兒子得接手機讓親師確保他的安全,所以他開始帶手機上學且願意開機了

這同時,拒學問題突然解決了。他忽然每天六點多就出門,到校時才七點!因為他忽然發現,搭六點出頭的捷運,就不必跟別人產生肢體碰觸了!原來,這幾個月來搭捷運人擠人的問題,一直困擾著他...

接下來的時光,他每天快快樂樂出門上學...他自己解決了與人肢體碰觸,對聲光.觸覺異常敏感的問題....

後來到高二老師讓我看孩子的請假單,兒子有僵直性脊椎炎必須長期固定回診,他的請假條上事由:故疾復發,遺金予醫者,取仙丹矣。讓我們親師都開懷大笑!!


兒子大學的某天早上記得哥哥出門前跟我說六點會回家。下午兩點,突然有警察跟里長來找我。 說有人正在亞東醫院急救,身上有字條寫我的名字跟戶籍住址。 可我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再加上正在開會, 所以口語確認不認識之後,警察就離開去尋下一個線索了。

六點,六點半,七點,七點半,我開始哭了。因為哥哥非常守時。若得晚回家一定會打手機知會。這次竟然沒留任何訊息。於是我找學校資源班老師,找教官開始尋人~~

八點。我已經焦慮到不行~~ 打手機給他發簡訊給他一如往常,他都不接。我猜他應該也一如過往手機是關機的。我開始害怕下午急救的人會不會是兒子,理智上我知道不太可能,但情感上我已經六神無主。也沒想到要撥電話跟亞東醫院確認名字。只是哭著著急著。

焦慮20分鐘後我突然想到,如果他在電腦前寫程式,我可以發臉書訊息給他。我開始keyin我的焦慮。ㄟ?訊息有人讀取了。我請對方回訊息給我。

沒回,但訊息又讀取了。最後我跟他說,如果你在,一定要回訊息給我,一個字也好。訊息還是讀取了。但沒回音。

8:25教官打手機給我,說確認孩子在學校。叫我放心。教官跟老師都叫哥哥打手機給我報平安,哥哥說:『不必』

接著我謝謝教官,在那同時收到兒子的簡訊,上面是一串密碼~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一串密碼是什麼內容。但肯定是有意義的數學字串~

9:30哥哥回到家,我的焦慮轉為憤怒了。大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焦慮?』哥哥面無表情。 我告訴他得讓我放心。『你告訴我六點要回家,結果八點半才離校,也不說一聲,那媽媽會有多擔心害怕,你知道嗎?』

哥哥說:『是你弄錯了,我是禮拜二跟你說六點』(對ㄏㄡ,他平常確實禮拜三是八點半左右離校)

哥哥認為是媽媽弄錯時間,媽媽弄錯了。所以事情就結束了。沒必要打電話報平安。

這麼多年來,我持續教育哥哥要讓大人放心,但是每次都像在處理單一事件,我到現在都無法讓他明白,別人的焦慮是怎麼回事。他只覺得是我弄錯時間,他無需處理。他對於類似的事件很難類化,讓我再度有了體會。

這讓我想到某次大亞斯團體聚會中,有個青年會因為『車輛闖紅燈』而用肉身去擋車,『這樣很危險ㄟ~』。

『但是司機不對阿,他錯了阿』
『你若被撞死了怎麼辦?』
『那還是他錯啊』

他只固執在『誰錯』的是非中,跟我的孩子如出一轍。『媽媽弄錯,所以不必理會』

基本上我很喜歡亞斯的誠實單純特質,但對於突發事故的理解跟處理能力薄弱,實在是讓我驚嚇不已。但虎媽不生氣了,我會再慢慢想想看能怎麼處理這件事。先處理自己盡量避免弄錯,至於其他的來日方長。慢慢來。

兒子從小就是神奇寶貝忠實愛好者,我猜測如果台灣本土有神奇寶貝的知識比賽,他一定穩奪前幾名,弄個名號回來。

因為要搞懂神奇寶貝的知識,因此自學日文,目前日文的程度,看到他可以直接玩日本版推理遊戲,跟他一起看日劇,他會告訴我一般的日文連續劇哪裡翻譯錯誤的程度。

兒子的執著應用於神奇寶貝,最我喜歡的部分是他緩解了自閉症『人際互動』障礙,產生的社交能力。他會因為神奇寶貝在社群網站上跟別人互動,不愛出門的他,甚至到日本看神奇寶貝展。

兒子不愛講電話,省吃儉用他的手機月費只要繳50元。使用平價手機,使用的手機不支援夯到不行的Pokemon GO《精靈寶可夢》。

兒子沒玩這款《精靈寶可夢》,但有趣的是他過去國中高中大學的同學(ps.哥哥的說法是該來問的都來了),都在卡關時跟他連絡問他怎麼玩,兒子在線上接受諮詢。

他目前的工作是軟體工程師,念高中時就自己寫過神奇寶貝的遊戲程式。我家有相當多日文原版的神奇寶貝書籍跟遊戲。 但他卻沒有因為這個遊戲去買新手機。 我尊重他的自主性,但知道他能夠選擇並承擔,所以連問都沒問了。


科技日新月異,對逛街打電話厭惡的他,如今食衣住行都可以在網路上打字解決,所以他只要在緊要關頭接我打給他的手機就好了,而這點我們都做到了。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