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

總有一天,我要看著孩子以自閉症者的身分告訴社會:什麼叫做特殊需求!-施慧玲授權轉載

一個自閉兒的社會學習課...

下午我們全家手牽手去參加自閉生大學甄試座談。講者説: 她是台灣最了解自閉生升學制度的專家。她説課程內容已經講了很多次,理應沒有問題...

她不厭其煩的提醒家長們,考試時「不應該做的事」,請家長務必回家轉告孩子。例如:
  • 不可在答案卷旁畫圖或簽名...
  • 不可以從口袋拿出悠遊卡放在桌上...
  • 不可以起身去撿掉在地上的准考證...
她一再用之前發生過的案例提醒家長們:一定要提醒孩子,不可以做這些事,否則會被依考試規則扣分...

我開始聽到一些家長竊竊私語。講師説「不可以做的」,正是我們(ASD)的孩子自然而然就會做的事!

在我身旁的兒子開始露出不安的神情,他抓著我的手,直冒冷汗。

不一會兒就在我耳邊激動地説: 又沒有作弊,為什麼要這樣!!(我只能盡力平復他的情緒...)

然後,連我們家爸爸也忍不住舉手發言,還站了起來... 強烈質疑:這樣的考試規則,沒有顧及自閉症考生的特殊情形。 監考人員要學習同理心。

講師回答:自閉症考生應該懂得遵守這些規則,「因為」將來他們如果參加一般國家考試,也是要遵守規則的...

我完全沒有想要反駁,只是心中感覺刺痛,很心疼那些曾經被扣分的孩子 -- 因為「站起來去撿掉在地上的准考證」,就被當成是「作弊者」處罰?! 我想,重點不在他因此被扣了多少分,而在,自認受到冤枉的他,還能夠繼續考試嗎?!

士涵的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他們有需要這樣對待自閉兒嗎?!」

講者説到的那些「不應該做的事」,士涵都不會做,自從他參加第一次團體考試,我已經在他耳邊不斷碎碎唸上千次了吧!所以講者每說一件「不應該...」,他都會在我耳邊説:「這我一定不會做!」

但是,最後他還是發出不平之鳴 -- 為了他的自閉兒友伴們...

作為一個母親,我很難過要讓兒子面對這樣的社會現實,同時卻也很高興他可以意識到問題所在。雖然士涵還不能理性應對,但這樣的社會教育可以讓他學習整理思緒,學習把不滿的情緒化為有力的論述...

總有一天,我要看著士涵以自閉症者的身分,去告訴這個社會:什麼叫做特殊需求!!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